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四三一章 小六是我的

正文 第四三一章 小六是我的

    “谁说要嫁你了?”听到宁淏又撩自己,华锦伸手用力一推宁淏,撅嘴说道。

    “啊,小六你不会反悔了吧!”宁淏拉着她的手,低头看着华锦粉嫩嫩的脸颊。

    “什么反悔,我本来也没答应什么,哼!”华锦嘴上说着,手却乖乖的任凭宁淏牵着。

    宁淏见她这样,哪里不知道这是又故意傲娇呢,看华锦对自己越来越亲密,也是心中感觉很开心“那小六准备什么时候答应我呢?”

    华锦瞪了某厚脸皮加腹黑的少年“就不答应!”

    徐深在一边看不过去“师兄,小六这还穿着男装呢,这么多人在,你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而且,男女授受不亲啊!”

    宁淏听到徐深的话之后,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他一眼“你也说了,是男女授受不亲,现在小六穿的男装啊!”想一下,还觉得华锦总是这样男装很好呢,平时还可以见面,不用像一般的男女,只能偶尔见见,而且,就算在外面牵手,也不怕什么损害华锦闺誉的事情。

    徐深被说的一窒,看着宁淏和华锦手牵手,这画面也是很难形容啊!实际上,男装的华锦还是很少年的,她毕竟也才十二岁而已,加上平时行事作风也没有任何女孩子的脂粉气,倒是更像是漂亮的少年,宁淏更是如此,自由一番书生气质,更加上他常年练剑,身上有股英气。

    原本华锦有些硬朗的气质,在跟宁淏站在一起的时候,自然就多了几分柔美,加上两个人这样手牵手的并肩而立,怎么说呢,这个画面真的有点怪异,有点引人误会“但是你们这样很像断袖啊!”徐深越看越像,直接冲口而出。

    华锦听到了,毫不客气的翻个白眼给徐深“师兄难道忘记了,江南都知道华隐秀是个断袖?”华锦的记忆力还是很完整的,她自己搞的事情,她记得很清楚。

    徐深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是师兄没有啊!”虽然宁淏为人低调,并不出风头,但他到底是王明的入室弟子,江南士子中,知道宁雅川这个人的并不少,虽然大多是好奇之类的感觉,但是要知道他跟别的男人这样亲密,这名声可怎么办?

    华锦想了一下,看了宁淏一眼“这倒是,那还是注意点吧!”说着就要收回自己的手。

    宁淏当然不愿意了,用力抓住华锦的手,甚至改成了十指紧扣“什么是不是的,管那些人怎么说做什么?”

    华锦有些对宁淏改变印象了,看不出来这位小哥哥这么不在乎外界的评价嘛“你确定?别到时候影响仕途啊!”宁淏已经是秀才了,再进一步,中举就可以做官的说。

    “不会影响的!”宁淏坚定的点头,这种名声根本算不上什么,那个文人才子没有些风流韵事呢,要让他在外面跟华锦保持距离,那是绝对不行的!

    “行了,行了,也是我瞎担心了,你们觉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徐深放弃了,宁淏自己都不在意,还能说什么呢!虽然的确对名声上有所损害,但华锦毕竟是女子,等到以后成亲了,大家都知道了,也就没事儿了。

    徐深没有想到的是,宁淏是断袖这件事,居然传了一辈子,成为这个燕国历史上有名的贤臣一生中唯一的污点!

    “都已经运到车上了,咱们可以出发了!”眼看着天已经大亮,山洞里面的粮食全都被运出来了,徐深进去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漏下,然后准备离开。

    宁淏点头“那咱们走吧,小六,你和小锘呢?”

    “他年纪小,经不起折腾,刚刚我看着他身上有些发热,这次就跟着你们走吧,银子的事情我自己去湖广,我会尽快回来的!”华锦刚刚看了华锘一眼,发现这么折腾,他有些发热,华锦也不想他继续跟着自己奔波,所以决定自己走。

    “那我……”宁淏听华锦说要自己去,刚要说自己陪着她,就看到华锦摇头“师兄也回南宁吧,我一个人会更方便一些!”

    华锦阻止了宁淏,实际上,从南宁去湖广,来回至少要接近十天的时间,还是快马加鞭赶路的程度,取回足够的银子,运送回来的话,车队根本要更慢一点,南宁那边是需要银子的,华锦本来就不打算真的跑一趟湖广,她准备把空间所有的金银都拿出来,这去湖广,也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宁淏叹息一声,伸手拉着她的手,捏了捏他的脸颊“那你自己路上小心!”

    “嗯,师兄放心!”华锦说完之后,牵着自己的小白龙,利索的上马,跟他们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徐深看着华锦的背影“小六一个人没有问题吗?”

    宁淏上马“她希望自己去做,就去做吧,小六自己有分寸!”对于华锦的秘密,他不会追问,也会尊重,只要她会回来,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小六真的什么都好,可惜就是性子太强了,好像什么人都不需要,自已就能搞定所有事情一样,真的不像是一般的女孩子!”徐深叹息着上马,一边拉着马缰,一边说道。

    宁淏听到了以后,笑着说道“小五你不明白,女子若是太弱小了,家门才撑不起来的,小六很好,有她这样的内人,无论在外面如何,总是不用担心的,她总会把家顾好,就算没有男人,她一个人也可以!”

    宁淏见过母亲那样柔弱的女人,因爱而生,因爱而死,没有那个人,一个人就活不下去,他不想要这样,华锦就很好,她总能把自己的生活过的很好,无论外面发生什么,她总是这样不动如山的,他甚至相信,就算爱人离开了,华锦一个人也依然可以笑着,闹着,继续的好好活下去!

    徐深听到了以后,有些不能理解的样子“真的是这样好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小六已经是师兄的了,你就别想了!”宁淏最后有点开玩笑的宣誓主权。

    徐深听到以后,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对小六?怎么可能?”他又不是有什么毛病,干嘛喜欢一个各方面都碾压自己的女子?他可不是宁淏,居然欣赏华锦那么的彪悍,还主动支持!

    宁淏却是若有所思,他感觉得到,华锦的心里,隐藏在很深处的感情,因为太深,所以只是很少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他很想知道,曾经进入过她的心的人,到底是谁?</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