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四二零章 尘埃落定

正文 第四二零章 尘埃落定

    “到底,没有超出小六你的猜测啊!”等到杨贺和那个小将里来了,宁淏和华锦他们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才坐下,宁淏和徐深就有些复杂的看着华锦。

    华锘淡淡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不说话,华锦却只是苦笑“就算猜测出来又能如何?难道师兄们不知道,每个人一生之中总会有很疯狂的想法,甚至想要毁灭世界,但是只有付诸实现的才是疯子,我只不过是随便乱想,有的人却是实践了啊!”就连华锦自己都觉得皇帝和太子这对父子是兄弟,拿着天下当玩具一般。

    “一年多的时间,总算结束了!至少结果是我们想要的吧!”飘摇了那么久,最终有个结论,总是好的。

    “是啊,燕国的大儒少了一个,秋山先生被处死,靖王引罪自戮,赵王贬为平民,郑家满门抄斩,燕国除了势力最大的五大世家尚且有余力,剩下的世家年轻一代贬的贬,关的关,杀的杀,不用想都知道,京城会是如何的一片萧瑟!”徐深不免也有感叹,想当年他也曾跟秋山先生的弟子有过交流,秋山先生虽然追逐名利,但学问还是很好的,只是太早站队,最后的结果只能如此了。

    “就算秋山先生有错,好歹是当代大儒,怎么能说杀就杀!”华锘皱眉,秋山先生就算有错,这样的人又岂能是说杀就杀的?

    “傻孩子,皇权至上,秋山先生挑战的是皇权啊!”比起至高无上的皇帝,他们这些人不过蝼蚁而已,何况秋山先生借助自己的名声,在江南儒林当中闹出多少事情,支持靖王,质疑太子的储君身份,甚至编造太子的身世,这已经是涉及到底线了,老皇帝杀了跟这些事情密切相关的,但至少没有把这一门全部连累。

    到底,秋山先生一脉的思维和学问,还是传下来了,对皇帝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吧!

    一时之间,四个人全都沉默了,这就是政治,这也是朝堂,一步错,就是万丈深渊,每一步都是在走钢索,不允许有一点的失误和错误,这一次在江南被砍头的士子,血染了多少城,被煽动卷入这次皇位争夺的人,哪怕是站对了,跟的是太子,也一样受到牵连,能够撑下来的,也是寥寥无几。

    “变天了啊!”宁淏看着窗外,似有感叹。

    另一边,杨贺跟那个小将一起坐下来,杨贺看着眼前的人,心中感慨“我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你来传达旨意!”

    “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不过现在大家可是都看着西南这边,太子殿下也让我过来问问看,你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名小将显然跟杨贺是很熟悉的,说话也要自在许多。

    “冬日瘴疠不兴,即将出兵!”杨贺说道“为何会关注西南这里,我怎么记得,这可是块儿鸡肋骨,之前没人愿意来啃?”西南地处偏僻,以前的时候没人愿意过来,也是,那些养尊处优的,当然不愿意到这荒山野岭中来谋功劳。

    “之前的几个月事情闹的太厉害了,皇上雷霆万钧,直接出兵,才把事情平下来,你是不在京城,结束的第二天上朝,堂上去了大半的人,剩下的也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放眼望去,青壮年的都是少的!”小将说道“世家都慌了,之前构建的关系网,这次真的被伤了大半!”

    “那关我们西南战局什么事?”杨贺皱眉。

    “当然有关,大小章将军今年吃了几个败仗,西北今年大旱,粮食紧缺,有人借机倒卖粮食,宫里的极受宠的曾贵人祈雨失败,立即就遭了圣上厌弃,大小章将军也已经被押解进京,前途未卜。现在世家都很慌,军队都掌握在不是他们的手里,可不是想要寻个事端,让他们自己的人顶上去么!”

    “皇上和太子都是想保住大小章将军的,但他们吃了败仗不是假的,皇上和太子也有些为难,世家现在正蹦跶着拿军权,你这里可不是什么鸡肋了,所以这次我过来,皇上和太子也特意交代我,将军您这里的西征,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是皇命!”这小将说的很严肃。

    杨贺听到了也是苦笑“大小章将军这么多年守卫边境,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不是说押解进京就进京,我哪里还有什么退路!”别看这小将只说了几句话,其实信息很明白,现在世家的确是被削弱的厉害了,狗急跳墙的意思很明显,见着谁都咬,本来以为可以用世家手里的力量,动兵清君侧来支持自己选中的皇子即位。

    谁想到真的动手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手里面的军队力量根本不够看的,这许多年来,一点点的,皇上和太子已经收回了国家最大的力量,那就是军队权力。要不是这样,皇上和太子不敢把整个国家当棋局,更不敢这么大胆的削弱世家的力量。

    “虽然事情才过去没多久,最近京城里说亲的倒是不少啊!”小将意有所指的说道。

    “又是这一套啊!”杨贺冷笑了,世家在燕国这么多年来,也不是没有过危机,每一次遇到大的危机,平时各不相干的世家就会联合,而为了互相信任,联姻是最常用的手段,光是这一点,也是可以判断,这一次世家真的大受打击。

    “皇上和太子也知道将军现在困难,秦阁老几次上书请求增加西征军备,都被人给找借口拒了!”小将带来的都是最新的消息。

    “我明白,谢谢你了,特意跑过来!”杨贺深深的闭眼,感觉到沉重的压力,这小将说的太明白了,那京城中坐着的皇帝,现在的意思非常明显,不能给他们什么支持了,但是这场仗必须胜利,只有他这边胜利了,那边大小章将军还有一线机会,不能让世家得逞,他就算战死,这场也得胜利!

    小将看杨贺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不再多说什么,借口要休息就离开了,书房里只剩下杨贺一个人,看着外面的天光,一片乌云吹来,要下雨了,杨贺站在窗户前面,看着天空“噶老子的!”一向儒雅从容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烦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