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四零一章 艺多不压身

正文 第四零一章 艺多不压身

    宁淏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快晌午的时间了,不由得有些气闷,遮掩要紧的时候,居然睡到这个时间,开门出来,就看到华锦只穿着一件单衣,正在院子里做奇怪的动作。

    “小六这是做什么呢?”宁淏看到华锦这奇怪的动作之后,疑惑的询问。

    华锦换了一个姿势,继续做“师兄起来了,这是在修禅!”

    “什么意思?”宁淏觉得华锦这动作也太奇怪了,只见华锦单脚站立,另一只脚扣住大腿内侧,双手在胸口合十,看着远方的天空,还挺虔诚的!

    “我需要静心,所以正在悟道参禅!”华锦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瑜伽貌似最开始就是悟道参禅用的啊!

    “小六你确定这个动作可以静心吗?”这么困难的动作,也亏得她摆的出来。

    “当然可以了,师兄也可以尝试一下,这样可以接触神秘力量,静心凝神,你就能够感受到气冲百汇,然后就会顿悟了!”华锦睁着眼睛说胡话。

    宁淏大概是才醒过来,脑袋糊涂着,听到华锦的说法之后,也试图做这个动作,华锦一个动作结束,站直了身体,就看到宁淏居然在努力的学习自己,她走上前,拍了拍宁淏的肩膀“施主很有慧根啊!”

    然后施施然的回自己的房间,好一会儿您好才反应过来华锦刚才都是逗闷子的,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觉得自己也是傻了,怎么连华锦是开玩笑都没听出来呢!

    “师兄肯定觉得小六是在开玩笑的对吧,错了,这个动作真的可以静心,经过刚刚的静心之后,我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方案,师兄过来,咱们吃完早午饭,就来好好的商量一下!”华锦从门里面伸出个脑袋,对发呆的宁淏这样说道。

    宁淏听到了以后,也是笑了笑,跟着进门,然后吃早饭“小六想到什么办法了,我想了一下,根据清芷的话,有一个人比较可疑……”

    华锦啃了一口青团,然后抬头看着宁淏“甄世山!”

    “没错,就是这个甄世山!”宁淏不意外华锦跟他想到一起去了,反而高兴两个人的默契。

    华锦点头“我也打算从这个人入手,只是我们的时间不多,要接近他比较困难。”华锦喝粥,然后拿着帕子擦了擦嘴“所以我要做个试验,师兄就帮下忙吧!”

    “什么试验?”宁淏有些不太理解华锦这话里的意思。

    “试验一下,我扮演个神棍不被拆穿的概率是多少!”华锦自己都觉得自己堕落了,她可是心理师啊,心理学是什么,是科学啊,不是封建迷信啊,但现在却要用心理学的知识来忽悠人,不过五行八卦那些也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她是不会的,她会的是洋玩意。

    “神棍?”宁淏也吃完饭了,然后一脸莫名的看着华锦。

    华锦点点头,然后直接拉着他的袖子,让他到桌子前面“常年说,艺多不压身,今日就让师兄见识一下我的压箱底技艺。”

    宁淏哭笑不得,这是说的什么话,还压箱底的,当自己是卖艺的吗“什么话也胡说,在外面也还罢了,好歹也是个县主了,规矩说话谈吐在外面总要注意一点,这种话也是你该说的吗?”

    华锦吐舌头“我随便一说,你就随便一听,哪儿那么多废话,而且,睡不知道嘉善县主丑若鬼魅,没人愿意跟她接触的。”

    “说吧,你说的试验是什么意思?”宁淏拍了拍华锦的脑袋,然后问她。

    华锦点点头,认真起来“师兄,你看在你面前这三张白纸了吗,第一张纸上你画一个屋子,第二张纸上画树,第三张画人!”心理学非常有名的一个辅助治疗手段,也是揭开人心深处秘密的技术,绘画分析,也是前世华锦最擅长的一项技术。

    这个技术是常模来自现代,所以华锦也不想使用,但没有办法,催眠是好用,但这不是不好下手么,所以才想着看看能不能客串一下算命先生。

    宁淏对华锦自然是完全信任,二话不说就按照华锦的吩咐,把屋树人画上了,华锦看下去之后,皱眉“恐怕是难!”

    洋玩意儿的确是没办法很好的适应,宁淏从小读书,字画那是基础,他字写得不赖,画作的比华锦还要更好一点,所以他的画很有美感,但同样的,透漏的东西就更加的砸,并且不见得符合现代做出的结论。

    “不行吗?”宁淏都不知道华锦说的是什么,只是听她说的困难,才说道。

    华锦叹息一声“最擅长的只能废掉,只能拿出我那半吊子的微表情辨认来试试了!”华锦无奈中,那个甄世山也是个读书人,读书人都有共性,画画肯定是不成了,华锦看了宁淏画的那棵树,还是欣慰一声“师兄的心结解开了许多了吧!”

    宁淏听到华锦这话之后,心中一动,看着华锦“小六怎么知道我有心结。”

    “虽然开解了不少,但仍然有伤害啊,师兄小时候有过很痛苦的经历吧!”华锦轻轻的把手放在那棵树干上,叹息。

    ‘你怎么会知道?’宁淏差点就问出口了,但最终没有“小六,怎么才能忘记那些记忆的存在呢?”

    华锦看着他“为什么要忘记呢?经历过的事情,总会在的,与其努力的忘记,不如用更多的记忆代替,慢慢的快乐超越悲伤,就算再想起,也可以一笑而过,原来自己曾经这样的伤过,就是这样而已!”

    宁淏低头看着华锦漂亮的眼睛“那小六愿意做那个跟我一起创作快乐记忆的人吗?”

    华锦的眸子里极快的闪过一丝感伤,然后低头笑了“师兄,我们现在的记忆不就是快乐的吗?”

    经历的事情是不会遗忘的,只不过慢慢的,我们都学会的负伤行走在人生的道路上,慢慢的习惯自己心上的斑驳痕迹,就如她自己,若是可以,多想要一碗孟婆汤,把所有都忘掉,但既然命运给她这样的经历,她就只能在这样的命运里,找寻那少有的快乐,只是每每安静一个人的时候,也会祈求上苍,若是可以,这辈子到了地府,给她一碗茶汤,让她,全都忘记吧!

    忘了,然后一切重新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