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三六八章 努力忘记的前世

正文 第三六八章 努力忘记的前世

    广南府的的一个客栈后面小院,华锦和徐深正在房中对弈,似乎是遇到了有些为难的地步,华锦每一步都走的十分小心,徐深也是十分认真的样子。13579246810ggggggggggd

    芙蓉站在华锦的身后,见到果茶凉了,就会端下去,换上温热的,华锦想到了就会喝,每次都是温度正好的果茶。

    华锘坐在一边的书桌前面正在写字,银桦在旁边给他磨墨,整个小院里面一片安静,虽然是客栈,但因为是后院,并不接近大街,也算幽静。

    “公子们,苏州来的信件!”容嬷嬷和冬青从外面进来,冬青的手中还捧着一封信函。

    虽然一直往西南去,但为了能够跟苏州有,他们依然是走一段时间,就会在一个地方多停留一些时日,这一次他们在广南府已经停留了半月,终于等来了苏州的来信。

    “这一局我输了!”华锦看着这盘棋之后,弃子认输。

    徐深笑着点头“小六的心神不宁,这棋自然下不好了!”

    华锘放下笔,直接走过来,接过来信件“下去吧!”冬青躬身退下,容嬷嬷给芙蓉一个眼色,两人出门去厨房做饭去了。

    华锘迫不及待的把信打开,华锦和徐深也来到华锘的身后,三个人越看下来越是脸色深沉起来。

    华锦看到那信中写着的字眼,清晰的写着宁淏母殁这样的内容,心中泛起阵阵的涟漪和微微心酸,从之前宁淏跟她说的话她猜测到,宁淏的母亲可能有过什么经历,不管如何,对宁淏也造成了一定影响。她无意探究别人的**,并未多问,却是没有想到,这人说走就走了。

    “师兄会很难过吧!”关于那些朝局的事情,他们不愿多谈,只是担心那个失去母亲的人。

    “怎么会不难过,姐姐,师兄跟我们也一样了啊!”华锘想起他们姐弟年幼失去父母,这一路走来,若不是一些机缘,华锦支撑,也不会有今天。

    华锦叹息一声“不管多难过,总会过去的。”人生不就是如此么,得到,失去,慢慢的长大了,便也越来越习惯失去!

    “老师很担心师兄的状态,已经让他出来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这里!”徐深说道,信中王明交代了,因为担忧宁淏的状态,才让他离开苏州,跟他们在一起,宁淏现在热孝,守孝三年,本来也什么不能做,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苏州,说不得要有什么问题,跟着他们,至少不至于沉浸其中。

    “小六,到时候你怕是要费心了!”徐深不得不承认,如果宁淏有什么情绪,怕是只有华锦才能够稍微安抚了,只是看她愿不愿意罢了。

    华锦听到徐深的话之后,点点头“到时候我们多些陪伴吧!”宁淏虽然表现的沉稳,但也不过才是十六岁的少年,华锦姐弟失去父母之后至少还有对方可以相依为命,但宁淏现在却真正的只剩下一个人了,那种孤单,华锦想到了都会觉得心痛,没有人明白,那种天地之间只有自己的,孤身一人的感觉。

    一时之间,因为这个消息,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华锦拿着信回自己的房间,华锘叹息一声,继续练字,心绪却已经是难以平静了。

    徐深坐下来,随手拿着一本书在读,这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刚刚的说笑从容都好似没有了力气。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华锦只觉得胸口闷闷的,使劲的敲自己的脑袋“放下,不要去想,不要去想那些,都过去了,过去了!”

    前世琐碎的记忆却像是针一般的,细细小小的扎入华锦的灵魂,即使努力的想让自己遗忘,但发生就是发生过,存在就是存在过。华锦越发觉得自己头疼起来,不管不顾的今日空间。

    “够了,为什么不给我孟婆汤,为什么让我记得!”很怕吓到别人,到了空间之后,华锦狠狠的攥起拳头,对着一片宁静的空间大吼。好像除了这样,再也无法让自己稍微舒坦一点。

    大花几个哪里见过一向开朗逗贫的华锦这个模样,即使是最困难,最烦躁的时候,华锦也不过是在空间里不断的写着心经,一遍一遍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只有今天,她如此的反常,好像曾经的沉稳平静,都不曾存在一样。

    华锦蹲下身子,早就长高的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眼睛红红的,泪水缓缓滑落“没关系的,没关系,我会放下的,我会忘记的,对,我可以的!”

    华锦站起来,无头苍蝇一般的,跑到结满果实的树上,伸手一颗一颗的摘着那些丰满的果实,一边摘一边还在数数,眼睛中含着热泪,一边努力的笑着,喃喃自语的说笑着,她要放下,她要幸福,她可以放下,她可以幸福。

    官道上一个茶棚里,一身缟素的少年就着茶水吃着馒头,看着外面初夏的绿树,偶尔吹来微凉的清风,天空湛蓝湛蓝的,仿若看到了那个眼神清亮的小女子,唯一的亲人离开了,他现在只有她了啊!

    突然觉得胸口一阵疼痛,针刺一般的一点一点的疼着,宁淏猛然站起身,看着西南方向,我的小六,是你吗?是你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心中越发不安,扔下几文钱付了茶钱,宁淏顾不得吃饭,翻身上马,不行,他不放心,他要尽快到那个小女子的身边。

    t5_8簀p2('o5Λ8_:]mm4那个小女子总像是很强大的样子,天不怕地不怕,但也一样会伤心会难过,只不过是习惯了强自支撑而已,他已经失去了母亲,这一世,至少那个人不能失去,绝对不能!

    大花几个凶兽比起平常都安静许多,连龟仙人都慢慢的爬起来,看着华锦反复的重复一个动作,努力的笑着,尽管满眼的泪水已经决堤。

    好久好久之后,也许是两个时辰,也许更久的时间,华锦终于累了,幽魂一般的坐在**上,泪水已经干涸,脸上依然是强撑的笑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轻轻的倒在**上,闭上双眼,华锦的脸贴在柔软的棉布上,那上面全是浅浅的四叶草:我答应过你,我会笑着,幸福着,好好的活下去,然后忘记你,爱上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我会做到的,所以,请你放心吧!

    “我,许你来世,可好?”呜咽的话语声慢慢淹没……

    t5_8簀p2('o5Λ8_:]mm4

    <!--gen3-1-2-110-25890-257856099-14842209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