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三五四章 宁雅川的原则

正文 第三五四章 宁雅川的原则

    如果华锦知道宁淏是怎么评价自己的,大概也会觉得心惊吧,这个人竟然细心的看出来她身上的不同,看出来她内心当中最成熟的一面。

    实际上,华锦从前世到现在,都是个性格有棱有角的人,有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被磨平了性格,变得平庸,但即使活到三十六岁,杜菲菲也依然是个有棱角的人,也曾经遍体鳞伤,但她就是不愿屈从,然后最终经历了一切,变成了现在这个华锦。

    除夕这天,芙蓉和容嬷嬷特意找出来两年极其喜庆的衣服给姐弟两个穿着,华锦对于过年就要把自己穿的跟红包一样这件事情,也是恨不能理解呢,但还是听老人的话,穿的喜庆一点。

    以前华锦姐弟过年,其实还是按照北方的习惯,吃水饺,但男方是吃汤圆的,不管朝中多少麻烦,也不管他们出门在外,过年还是要正经的过的,华锦很干脆的决定两样都做,一家人都不能置身事外。

    于是,华锦他们四个也都一起包饺子,弄汤圆。

    “除夕夜,年来到,洗洗手,包饺子,和和陷,擀擀皮,伸出小手捏捏紧。饺子包好了……”华锦捏着饺子皮,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红彤彤的衣服,红彤彤的脸颊。

    宁淏看着华锦这开心的样子,也好像感觉到自己从前担忧的事情全都不见了一样,只是这样单纯的过一个新年,跟这个小女子一起,不用去担心那些曾经自己最在意的事情,在这陌生的州府,在这陌生的小院子里,周围却都是宛如亲人一般的师弟,还有自己倾心的女子,曾几何时,他总觉得老天爷对他太不公平,每天只觉得胸中郁闷。

    但在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他的生活中依然有阳光,原来,这个从好远好远的北方,来到苏州的女子,是为他带来所有的宽容,温暖还有幸福的!她告诉自己要追求幸福,要努力让自己过得幸福,他想,他找到了,只要这个小女子可以这样在他的身边这样笑笑闹闹,只要能让他这样看着她笑,看着她闹,看着她惹祸,看着她偶尔篇篇大论,偶尔芳华,偶尔调皮,这样的每一面,这一生,他便在无所求。

    哼唱着歌曲,跟华锘一起包着大小不同饺子的华锦,似乎感受到了有人对自己的凝视,抬头,就看到宁淏正一脸温柔的笑,安静的看着自己,华锦对他灿然一笑,宁淏眸中的笑意越发璀璨。

    华锦看到少年眼中不容忽视的专注和深情,也看到了那份满足和心安,一瞬间只在脑海中浮现出‘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八个字来,这样一个看似匆促,看似简朴的年,却让人嗅出了最平稳的幸福。

    灿烂的笑容缓缓的化为一抹恬淡的微笑,华锦目光湛然的看着宁淏,然后微微垂下眼眸,嘴边依然哼着歌曲,继续包饺子。

    宁淏原本的微笑,慢慢的泛开,变成不容忽视的大笑,徐深在一边偶然看到了,整个惊呆“四师兄?”

    宁淏深深的看了华锦一眼,然后慢慢的收敛笑容,只在眼中还有那掩不去的浓浓笑意“嗯!”

    “再均匀一点,否则汤圆不好看!”宁淏跟徐深交代着。

    徐深看了华锦一眼,又看了宁淏一眼,放弃对这对男女的研究,他觉得,依他的智慧来说,大致上是搞不明白这对到底在想什么的了。

    “小姐,您可别添乱了,您这饺子包成这个样子,要煮多久才能熟啊!”容嬷嬷看着华锦姐弟在这帮倒忙,最后还是忍不住了,华锦姐弟面前这些水饺,也是做到了五代同堂啊!

    “容嬷嬷,哎呀,煮不熟就多煮一会儿呢,这不是比包子小多了么!”华锦捧着快赶上她巴掌大的饺子,还在强词夺理。

    “公子们去年包的饺子就是这样的,没想到过去一年了,还没有什么进步啊!”芙蓉也跟着说话。

    冬青和银桦是帮着滚汤圆的,听到芙蓉的调侃之后,冬青也跟着说道“芙蓉说的有错,比起之前在咱们李家村的时候,还是有一点进步的,至少不会变成汤饼了!”

    这话才说完,所有人都笑了,特别是徐深,看着华锦“小六,也有你不会的事情啊!”

    华锦一瞪眼“我不会的事情多了呢,有啥不行的,五师兄也不会包饺子呢!”

    徐深一听她反呛自己,当然不甘示弱“哼,但是你师兄我是不用嫁人的!”

    徐深这才说完,就觉得自己的后背一凉,转身一看,只看到依然在滚汤圆的宁淏,手上的动作不变。

    华锦会因为徐深这句话,就输了么,当然不会,论起嘴炮,华锦还没怕过呢“师兄可真有追求,跟我一个小女子比这个,别忘了我好歹也是个县主,嫁人带十个八个厨娘,难道还用我动手吗?”虽然当前燕国大多数的大家小姐,都是要会一点厨艺的,但华锦没这个天赋,前世现代的各种煤气,天然气,电磁炉她都玩不明白,古代这些烧柴的灶,她要是能会做,那就神了。

    人要有自知之明,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追求了,发挥自己的强项多好啊!

    徐深无语凝噎,他就知道,自从华锦是女子的事情他们知道了,一旦有什么说不过的时候,华锦都毫不犹豫的用这个理由,他一个少年公子,非跟个小女子比这些,有意思么!一时让人无语。

    但徐深真的很想咆哮,华锦她是女子么,就她这身穿着,出去勾搭多少少女没有,她那字写得,她那诗文做的,她那生意弄的,就算是女子,也不是什么小女子!

    被怼的没话说了,宁淏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华锦,这小女子就是这样,啥时候都一点亏也吃不得,又小心眼,又记仇,哎,谁让他就喜欢这小女子呢!

    “小五,不要欺负小六!”宁淏直接对徐深说。

    徐深睁大眼睛看着宁淏,这还有天理么,偏架也不是这么拉的吧!

    对于徐深这样控诉的眼神,宁淏非常淡定,他很公平,很理性,判断的很合理啊,只要华锦说的,都是对的,若是怀疑,一定是别人怀疑错了,如果没有怀疑错了,那一定是看错了,如果没看错,请看第一条,华锦说的,就是对的,没错,苏州宁雅川就是这么的有原则!

    木雨相说

    苦涩的沙吹动脸庞的感觉,可怜的我,惨淡的人生,眼睛涩,手腕酸,作者君好可怜啊……

    <!--gen3-1-2-110-25890-258206494-14839545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