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三三四章 原来是我错了

正文 第三三四章 原来是我错了

    华锘看着姐姐送走师兄之后,就沉下来脸,没有之前的轻松“姐姐,是怎么了吗?”

    华锦也是想到了什么,忘记自己的弟弟是多么敏感的人,她蹲下来,然后看着华锘“小锘,姐姐很感激,因为我们还有对方,互相可以依靠。WW·”

    华锘想了一下,似有所悟“姐姐是知道什么了吗,四师兄家里的事情?”

    “也许吧!”华锦站起来说道。

    华锘走过去跟华锦并排一起“之前听五师兄说起过,四师兄家里有个不太讲理的娘亲,看四师兄这样沉稳的性格,就是因为没有父亲,早早的顶立家门有关吧!”

    华锦摇头“姐姐跟小锘也是顶立家门,但我们跟师兄一样吗?”

    华锘听到了以后一想,也发现了“不一样啊,我们过得挺好的。”

    “对啊,好了,背后莫论人长短,你记得,以后不要在师兄面前提起他家世或者爹娘的事情就好了!”华锦最后结束话题。

    其实以华锦的敏感,从只言片语,加上之前她可是读过许多宁淏读书时候的感悟,那时候她就感觉到了,这个看似平静柔和,偶尔补刀的温润少年,内里却掩藏着一座火山一般,又似乎是一头汹涌的野兽,虽然力持让自己隐藏自己,安稳宁静,但其实不然,有些时候的感悟甚至让她感到心惊。·

    因为职业的缘故,她自认为看人也总比一般人多几分准的,但即使是她,在读到那些随笔之前,也根本没有看出来这个男孩平静表面下的锋利,可见他将自己掩盖的多么深,她这之后才明白为什么王明说宁淏未来的成就会超越秦尚任了,这个男孩像烈火一样,燃烧生命在追逐着一些东西。

    以前她不懂得,到底是什么,能让这个男孩心底里压着这样一股子气,现在明白了,怕是宁淏的身世,远比他们想的更加复杂,复杂到,比他们这样失去父母还要更加悲哀。

    只是,有力量虽然不错,但这样极端的思想,华锦不觉得是好事啊!

    宁淏快马回家,一进门就看到妇人正被丫鬟扶着,正要到门口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那丫鬟也是满脸无奈“夫人以为公子走了,要来找公子。”

    “淏儿,我的淏儿,你不要走,不要离开娘,娘就只有你了,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了,我的儿啊!”妇人在见到宁淏之后,哭喊的悲戚。·

    “母亲不要哭了,今年的秋闱,我不会参加的,您说什么,我都不会去的!”宁淏让下人把门关上,然后淡然的看着妇人。

    “宁淏!你答应我的,你忘记了,他们还好好的过着,让我们母子这样……”妇人似乎又是一篇长篇大论。

    “够了!”宁淏想起今日华锦说的话,看着眼前的妇人“母亲,您与他初识的时候,他可曾隐瞒自己已经订婚?明知道对方已经订婚,你是怎么做的?你说他错了,难道您一点错都没有吗?”

    妇人没想到,一直以来,不多话的儿子,今天突然回来居然会说这些“淏儿……”

    “别叫的这么亲切,在你的眼里,我不过是让你最后炫耀的罢了,我就算考中状元,那又如何,让人家的正室妻子觉得,生下的儿子还不如一个外室之子吗?还是说让那个人后悔?别说你只有我了,你的心里只有自己,从一开始,明知道是错的,依然选择一错到底,自己选择的路,却不愿承认自己有错,一味的怪到别人的身上。”宁淏红着眼睛。

    “我曾经以为,我很可悲,被人抛弃,我像你跟我说的一样,恨那家人,那个男人,想要努力把他们踩在头上,让那些人看到我的成功,然后巴结我,求着我认祖归宗,承认我这个被他们抛弃的孩子,今天我才知道,我最可悲的,不是因为那家人,更不是被抛弃,而是即使不愿承认,我居然还是认同了你的话,去为了你争夺那本来就不该属于你的幸福,你醒醒吧,就算我真的比那个男人的儿子强,他也不会让你成为他的妻子的,这辈子,你都只能做个外室,不对,是被抛弃的外室。”他的心很疼,像是很久很久的伤疤,看似已经结了痂,今天揭开才发现内里已经化脓了。

    “我不是外室,他爱的是我,他娶那个女人就是为了负责任,是那个女人太阴险了。”妇人听到外室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受不了了。

    “母亲,您清醒吧,路是你自己选的,这辈子你已经这样了,真的还要抱着虚妄的想象继续下去吗?我这辈子都不会跟那个男人相认,你放弃吧,以前我觉得我要有一个根,要有一个家族,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什么认祖归宗,我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孑然一身的,我是个独立的个体,你要我去追求的人生,那是你的梦想,与我有什么相关?未来我会努力的找到自己想要的路,我不会在深陷在悲哀的自怨自艾和自怜当中,因为,我想要幸福!”宁淏的耳边响起女孩的声音,以及那一双关切的丹凤眼,清澈如水,如温润的温泉浸暖着他的心灵。

    华锦一定不知道,自己简单的几句话,到底是如何的醍醐灌顶,他每日勤勉的早起练武,练剑,然后每日不掇的读书学习,老师曾经说过他的确聪慧,但即使再聪慧,有些事也是不能走到捷径的,他却总逼着自己在一年内做完别人几年的事情,虽然他的确做到了,但其实一直以来,他都不知道自己,不是宁氏的儿子,而是那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年人宁淏,到底要的是什么。

    所以当看到华锦笑着说自己要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的时候,他才茫然,他努力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呢,看到华锦自在的说起,不要死后还总有那么多事儿,突然觉得,他想错了太多事,原来干干净净的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然后干干净净爽快的离开,也是一种人生。

    女孩告诉他要让自己幸福,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他羡慕女孩的潇洒,困扰了许多年的一些事情,在今日,女孩子几句话就点醒了,他不会在执着,母亲的执着,不是他必须努力实现的梦,他,想要幸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