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三三一章 门口的男子

正文 第三三一章 门口的男子

    小小的宅院,是他用母亲最宝贝的玉佩当了以后换来的银子,一点点的经营着买下来的,不大,有些简陋,有人应该活在更富丽堂皇的宅院里吧,但他这样就很好,无论是多大的富贵,他都会自己得到,不靠任何人,他依然可以越来越高。

    宁淏努力的让自己深呼吸,他告诉自己,要平复自己的情绪,老师告诉过他,不要让愤怒冲昏了自己的头脑,他努力着,然后,突然看到了那副挂在墙上的字画。

    “赵客缦胡缨……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女孩神色淡然的铮铮琴音浮现在眼前,他从不知道,这世上还有那样独立的女孩子。

    如果是那个女孩遇到同样的情况,会如何呢?宁淏忍不住的去想,突然想起曾经在学堂上,华锦的一番话。

    “满娘的悲剧是男性主权的悲剧,但何尝不是她本人的问题?就算婚姻乃是父母之命,但日子过得好不好是她自己的事情,就算她运气特别不好,遇到的是个超级伪君子,在夫君求取功名不归的时候,踏上寻夫之路是正确的,但明知道自己的丈夫停妻再娶,还傻乎乎的相信对方,甚至差点失了一双亲儿,这传说我倒是不信的,一个能千里寻夫的女子,弱到这个程度,蠢到这个程度,很不符合人物性格!”那天不知道为何,大家讨论起了前朝传说,满娘寻夫的故事。

    “哦,那隐秀的意思是,满娘是有错的了?”宁淏记得,是赵轲问的。

    “她当然有错,既然事已至此,要么鱼死网破,不过是滚钉板告御状,或者干脆就当被野兽咬了,直接让夫君写休书,相国小姐又能如何,最后还不过是个继室?舍了这人,照例可以自己过好日子,何必最后落得那个下场?”华锦满眼不屑“这个世界上,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人不自救,天难留,男人女人都一样,所以我一点也不同情满娘,因为她自己太懦弱了!”

    彼时他们都不知道华锦是女子,还笑话她总是做女子生意,连想法也总是偏心女子一般,又探讨了如果真的如她所说的话,满娘要多困难。

    “再难又能如何,反正舍得一身剐,百十斤的肉,谁怕死,谁熬不住,我就不信那个贪慕虚荣的男子敢拼!”华锦很不屑的说道,那样的自信,带着果决。

    大家后来都笑着岔开了话题,毕竟只是个传说而已,现在宁淏想想,如华锦那样的女子,即使被打击到了谷底,应该也会不断的反击,而不会一蹶不振吧!

    一瞬间,他很想知道,那个女子如果遇到母亲一样的事情,会如何做。

    “小姐,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走了,咱们明日随时都可以出发,就是不知道咱们具体的离开时间是什么时辰?我让冬青做好准备。”容嬷嬷和芙蓉收拾好了以后,过来回报。

    “明天一早我去老师那边问问,因为这次不仅仅只有咱们,总要问清楚两位师兄的情况。”华锦听说了以后,说道。

    “好的,那小姐先休息吧!”容嬷嬷和芙蓉过来伺候华锦更衣休息。

    因为有心事,华锦醒来的时候,外面还一片昏暗,晨雾蒙蒙,听到外面还没有什么声音,华锦起来披着衣衫到院子里走走,一边想着最近遇到的这些事情,一边担心去西南之后的事情,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后面。

    “咚咚……”华锦发呆到了后面,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走到这里了,有些好笑,才转身要回去,就听到门口有声音。

    “谁?”华锦警觉的问。

    “是我!”很熟悉的声音让华锦十分意外,她过去打开后门,果然看到了一身青布衣衫的熟悉身影。

    “四师兄,你怎么在这儿?”华锦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早在积极家的门口,再仔细一看,宁淏一身衣衫竟然湿润着,脸色也有些苍白“您什么时候来的,是有什么事吗?”

    宁淏也不知道自己在华锦家的后门站了多久,只是脑海里总有一个冲动,想要将自己的困惑,好好的问那个女子,像是知道这个女子一定能够解开自己心底的疑惑一样。

    “小六!”声音撕裂沙哑。

    华锦皱眉“你这是站了多久了,快跟我进门。”华锦直接伸手,拉着宁淏进门“师兄室友什么事情吗?怎么来了也不敲门,要不是我发呆愣神过来,你还要一直站着吗?”

    容嬷嬷和芙蓉也起来的,看到华锦不在出来找,就看到华锦还穿着内衫,外面只披着外套,一只手拎着宁淏的袖子,一边唠叨着一边过来。

    容嬷嬷一看这样子,就着急了,几步凑过来俯身行礼“小姐怎么这样就跑出去了,芙蓉,带宁公子去花厅休息。”

    宁淏也是走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华锦是披散着头发,可以说是衣冠不整的状况了,这要是被人知道,他这是要对华锦负责的啊。

    华锦却浑不在意,前世她吊带短裙都照样出门呢,这一身啥也没有露呢“起来随便走走,就看到师兄来了,容嬷嬷,让冬青找一件衣服给师兄换上吧,芙蓉,煮上一些姜茶,给师兄驱寒。”

    容嬷嬷看到华锦这不在意的样子,也是有点头疼,忍不住的拉着华锦就走了,让芙蓉带着宁淏去客房。

    “宁公子,家里没有您能穿的衣衫,这是前几日才新做的,还没上身,您莫要嫌弃。”芙蓉拿了一件干净衣衫过来给宁淏换。

    宁淏看着那针脚细密的衣衫,料子也是不错的“劳烦了。”

    芙蓉把衣服放下以后就退出去了,留下宁淏一个人换衣服,一个晚上的时间,宁淏早就冷静下来了,一边打量着厢房的布置,然后将衣衫换上,他的身高与冬青相当,倒是合适。

    “小姐,就算是师兄,您这样见面也太没规矩了,这要是被人知道了,您的闺誉可怎么办啊!”南方再开放,也没有这样穿着内衫与青年男子见面的。

    “啊?哎,我这不是偶尔出去乱逛遇到的么,而且,师兄不会说出去的,我这样也没有露什么啊!”华锦讪讪的笑着,她这是没想到呢。

    “小姐的年纪越发大了,还没有定亲呢,这要是坏了名声可怎么办啊?”容嬷嬷真是操碎了心啊。

    “凉拌啊,有什么啊,嬷嬷,女人不是只有嫁人才是幸福的,若是嫁的不好,还不如这样一个人过日子,又不是不能赚钱,到时候小锘当了大官,我还怕没有依靠吗,而且,我可是县主啊!”华锦不以为然。</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