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三二八章 书生意气

正文 第三二八章 书生意气

    “老师!”华锦没想到王明会直接让她走。·

    “小五,你回去跟家人询问一声,若是可以,也一起走。”张璞看了徐深一眼,这么说道。

    “我今日归家就与家人商量,应该会同意的。”徐深看不懂男女情爱的复杂,却对现状有几分感觉的。

    “小四,你……”王明看着宁淏,叹息一声。

    “弟子回去会与母亲禀明的,学生不在苏州期间,还请三师兄多加照料!”宁淏二话不说的答应。

    王明和张璞却没有那么乐观,就宁淏那个娘,也是麻烦啊!

    “我们为什么要走?”华锘是最懵懂的,这娃儿还只停留在对自己姐姐和未来姐夫的疑惑当中呢。

    “神仙打架,小鬼受难,靖王势力范围内有两名大儒,秋山先生弟子无数,已经是靖王的人了,只有老师一直超然,并不站队,这次太子过来,恐怕也有拉拢之意。”宁淏说道。

    “如果是这样,难道不该是咱们的好机会吗?”华锘说道。

    “小锘,我们都没有预见能力,我们都不知道谁会坐在那个位置上,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站队,一旦站队,你就等于下了一场豪赌,我们一派一向是中立的,与其到时候得罪这两个神仙,不如暂时躲避锋芒。·”华锦跟弟弟解释。

    张璞和王明一起点头,就这份政治眼光,让华锦只关在宅子里做贵族少女,就是浪费了。

    “常家的人一向超然,太子来了马上就找常玉磊,拉拢之意明显,恐怕老师这里,他也必然走一走的,老师只有咱们几个弟子,我是苏州知府,躲不掉,但你们都还没有进入官场,躲开这团必将会乱的局面,才是最正确的事情。”张璞说道,所以他才会说,回去找刘氏,刘氏的家族是大世家,总能护得住张璞在这样的混乱当中保持中立。

    就怕这两兄弟为了表达什么青睐之心,胡乱安什么名头给他们这几个没当官的,特别是华锦,才名鼎盛,宁淏和徐深也是一样有名的,王明的入室弟子,就没有差的。

    “最重要的是,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是好机会,江南那些自以为怀才不遇的书生们,要动起来了,只希望多一些有远见的吧,否则此后多年,朝堂之上的南方官员会锐减,不是好事啊!”华锦感叹。

    自此分析了之后,大家都明白了,这不是要乱,这是要大乱了,这两个心机boy为了争皇位斗来斗去的,不管谁胜谁负,都得牵扯一堆人来,历来只要涉及到了皇位争夺,无论是否站对了位置,都未必有好下场。·

    看现在京城的情况就知道了,真的都是因为海荣商会的账本搞下来那么多人吗,燕国总算富足稳定,也不能每一个都通倭,但这些皇子有一个算一个的,你整下来我一个侍郎,我就要弄下来你一个尚书,最后弄的谁都没好下场。

    到底谁占便宜都还不一定呢,现在整个燕国的朝堂就是一大片浑水,秦尚任现在也是跟佛一样,万事不沾身,立志做个纯臣,在那样一团浑水中左右逢源,也是不容易。

    “书生意气啊!”宁淏听了华锦的话之后,说了这样一句。

    江南的读书人太多了,自以为是怀才不遇的太多了,这样的人就容易走偏门,把这样的乱象看做一个好机会,其实对有些枭雄来说,未必不是机遇,但有时候未必要那么冒险。

    而且,这时候哪怕站对了位置,你以为皇帝登基之后会感激你吗,不会,大部分的皇帝会觉得你看到他是用了什么手段当上皇帝的,你看到了他最丑陋的模样,他看你只会觉得不舒服,不会觉得你是帮他的人,这特么就是恶心的人性啊!

    所以哪个皇帝成功之后不杀功臣的,无论是造反当皇帝的,还是这种争夺皇位的都的记载就知道的,心胸宽大的皇帝真的不多啊,恰好,华锦同学今天就与亲爱的太子殿下见过了,确认这位也不是个从容宽大的主儿。那位一直潜伏在太子周围的心机boy靖王,更不是善茬。

    华锦的经验是,对于这种满心算计的小人,前往不要表现的比他聪明,并且一定不要看到他们最丑陋的东西,否则利用你的是他们,称兄道弟什么都好的是他们,到时候直接弄死你的,也是他们。

    “小六跟小七立即回去收拾行李,还有嘉善县主的事情,景纯也回去吧!小五,你也一样赶紧回去,小四啊,你留下吧!”王明最后只把宁淏留下了。

    宁淏听到以后,沉声答应了,然后华锦他们全都退下去。

    “小四,当初我收下你的时候,跟你说的话还记得吗?”只剩下王明和宁淏以后,王明叹息一声。

    宁淏跪下“老师,弟子记得。弟子虽出身如此,但不可妄自菲薄,也不可妄自尊大,努力克己,平常心。”

    “咱们这一派一样中立,我们不要做什么拥主的功臣,我们只要做帮助百姓的好官,这一次,你若留在苏州,未来的路途更难以预料,回去以后,好好与你母亲商量吧!”王明看着跪在地上的宁淏,说道。

    宁淏心中苦涩,为自己,也为了母亲,深深的跪下磕头“老师教导,弟子莫敢遗忘,弟子回去会与母亲好好说的。”

    王明点头,然后让他下去。眼看着宁淏的背影,王明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的模样,瘦瘦的,满眼的愤懑和敌意,犹如野兽一样,敌视所有人,被那个宛如疯妇一般的女人死命的抱着,哪怕已经被掐的喘不过气来,也不肯多说一句话。

    没有眼泪,也没有请求可怜,这样执着的倔强着,却让人想要流泪,明明才不过六七岁的孩子而已。转眼间,男孩子已经长这么大了,这么多年来,看着少年慢慢的收起自己的獠牙,变得温润,变得温和,友爱师兄弟,学问越发出挑,也有了功名,他很欣慰。

    有人总觉得父母早逝是不好的命运,却不知道,有时候,父母都在也会更加悲哀啊!

    赵红霞悄悄站在王明身边,也看着宁淏的背影“一转眼,小四拜师这么多年了啊!”

    “是啊,这一次,你又要跟着我受苦了!”王明转身看着老妻。

    赵红霞笑了,色入春桃,即使早已经满是皱纹,两鬓斑白“我嫁给你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倔老头子!”

    一对老人站在昏暗的灯光里,身上染上了暖暖的黄色的光晕,好像是一体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