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三二五章 江南即乱

正文 第三二五章 江南即乱

    常玉磊躬身送太子离开,等到确信这位太子殿下已经走远了之后,常玉磊才进门看着华锦“你这丫头胆子太大了!”

    华锦哆嗦一声“常大哥,我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您这里有客人啊!有水么,给我端一杯过来,我压压惊!”

    “他是什么人,你居然敢跟他那么说话,别说你没有猜出来他是谁!”华锦到底如何聪慧,常玉磊很了解,当初他也怀疑华锦怎么会知道是越王,没想到华锦凭借穿着还有细节,就能推断出自己没见过的越王,他可不信华锦见到太子会没有认出来。

    “我这不是没办法么,他怎么来了,不是说京城正乱着吗?”华锦一屁股坐下来,端着茶碗喝茶压惊。

    “越王这次是来调用郑家军的,他知道的自然会过来。”常玉磊也很心悸,他是知道自己掌握的力量的,就连他都没有得到消息的事情,太子却知道,甚至早早的开始行动了。否则不会他才从华锦这里知道,还没来得及确信,太子就登门了。

    华锦一算从京城过来的时间,也是暗暗心惊,刚刚她见到那个太子的时候,就觉得这人是心机深沉之辈。

    “你这次来是为了越王的事情吧?”常玉磊也坐下来问华锦。

    华锦正色“没错,越王借道苏州,郑家军就驻扎在松江府,万一有什么,我们苏州可跑不了!”华锦说的还算委婉。

    “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虽说郑家出了一个越王侧妃,但郑家的人未必会冒险,若非如此,越王也不必冒险前来了!”常玉磊跟华锦说的都是很隐秘的消息“这次太子过来,也不是一个人,不仅仅有身边的护卫,路上还调了常州府的守军!”

    “所以,神仙必然要打架了是吗?”华锦放下茶碗,然后看着常玉磊。

    “必然的,这次他来苏州的目的,不仅仅是越王,越王虽然有威胁,他力量已经壮大,并不能让他冒险这个时候出京,江南一向是富庶之地,也是国库最重要的来源,但江南的地方官多数与京城联系并不紧密,甚至有一些还是靖王的人……”常玉磊点华锦。

    “他最防备的是靖王?”华锦没想到这个太子居然防备的不是那些现在很活跃的兄弟,而是这个一直在富庶南方蛰伏的靖王。

    “这天下怎么不会是他的呢!”常玉磊没有回答华锦的话,而是这样说道。

    常玉磊虽然不说,但华锦明白了,虽然现在各个成年的皇子斗的热闹,但太子之位远远比大家想的更稳。

    “陛下?”华锦想到了什么一般,然后看着常玉磊。

    常玉磊马上就知道她问的什么“是他!”

    华锦心惊“我知道了,谢谢常大哥,我回去会提醒师兄的,常大哥自己也小心吧!”以前总听说常家如何超然,现在想来也是如行走刀尖之上,小心翼翼,这位太子来找常玉磊,应该也并不简单。

    常玉磊听到华锦关心自己,淡淡的笑了“你莫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常大哥小心些为上,毕竟大哥也不是一个人了,今日在门口遇到了嫂夫人,既然家人都在,更要注意一些才好。”华锦想到刚刚在门口遇到了莫莹莹,听衙役说是常大人的太太,所以才有这么一说。

    “她见到你了?”常玉磊听到莫莹莹竟然见到华锦本人了,表情有些奇怪的看着华锦,看华锦一身男装的坐在自己面前,才恍然领悟的样子。

    “是啊,还问我就是华锦吗,不过小弟现在这个身份,就没有相认,怎么了吗?”华锦笑着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常玉磊笑着摇头,然后端着茶碗喝茶,想来莫莹莹根本没想到,这个一身男装,潇洒如风的少年,就是那个少女,也是,对于那样整日在闺阁之中的女子,哪里懂得这世界上还有华锦这样的女子呢!

    华锦多敏感的人啊,莫莹莹对华锦这个名字特殊的关注,她当然感受到了,加上常玉磊对她的这份关心,脚趾头来想都知道是躺枪来的烂桃花,幸好她现在都男装,要不说不定还要引起这位少奶奶的敌意,然后,她这要宅斗文了吗?还是别了,她没兴趣为了男人斗。

    其实就算在现代,为了一个男人斗的女人也不少,但华锦是独立女性,你既作罢我便休,离开了男人又不是不能活,她这辈子也无法理解那些离不开男人的女人的想法,所以她是华锦,不是任何其他的女人。

    “已经很晚了,今日就在这休息一夜,明日再回去如何?”常玉磊看外面已经是夕阳西下,便出口留华锦。

    华锦摇头“不了,事情紧急,师兄他们还等我回去呢!快马的话,还能赶在关城门之前!”华锦可不愿意留下来,那太子就在长州这里,加上还有个对她各种敌视的莫莹莹,她还是走吧,免得有什么突然的麻烦。

    “哎,之前一直都是你招待哥哥,原本你来,我该好好的招待你的,但此时毕竟不方便,只能下次了。”常玉磊也想到太子就在长州,华锦不好引起这人的注意。

    “来日方长,常大哥还跟小弟客气吗?”华锦小的清风朗月。

    常玉磊看着华锦这样,也是叹息,这只是个还没长大的小丫头吧,心中没有任何的男女之情,他看了华锦漂亮的脸蛋还有她那双干净清澈的丹凤眼,发现那里面只有淡淡的亲切,从两个人相识到现在,这个女孩子对他的感觉,永远都是这一个,淡淡的待着亲切,又带着疏离。

    华锦被常玉磊这么盯着,心里一直流汗,表面上却一直很淡定,好像没感觉到一样,常玉磊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看着华锦还是懵懵懂懂的样子,才觉得自己好笑,就算华锦真的对他如何,他也没有资格了。

    “也是,来日方长啊!那哥哥送你出去!”常玉磊笑着说道。

    “不必了,小弟自己走就好了!”华锦拒绝。

    常玉磊又看了华锦一眼,然后站起来到她身边“西南虽然一直战乱,但独善其身,杨贺是个聪明人,又是你的师兄,江南要不安稳了!”

    华锦听到常玉磊就在自己耳边说了这样一番话,心中越发凛然,知道从头至尾,这才是最实际的一句话,也是常玉磊给她的建议。

    “小弟知晓了!”华锦躬身,行礼道谢。

    常玉磊站在衙门门口,看着那白色身影骑马离开,那个建议,他在心中酝酿许久,不想要她离开太远,但最后护她周全的心思占了上风,即使他知道,这一个建议,也许面对的是,未来很久的分别,不知道何时才会见面。</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