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三零七章 我是谁

正文 第三零七章 我是谁

    “你到底是什么人?”云姬从车上下来,站在距离华锦不远的地方,女孩子身上的衣衫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你们来过这里吗?也跟我一样,在这里遥望过自己的家乡吗?”女孩子慢慢的回头,完全没有自己身份被拆穿的胆怯,却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云姬看到华锦这个笑容的时候,却是心中一凛,这不是杜春花,那个女孩子轻浮而没有内涵,就算是笑,也总是傻乎乎的,带着几分天真娇憨,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只这样淡淡的笑着,却充满了自在的随性。

    “你是谁?”云姬一脸警觉的看着华锦。

    华锦挑着嘴角笑“燕国人!我是燕国人,是对面这片大陆上最平凡的一个百姓!你们呢,你们是什么人?”华锦讽刺的看着这些大部分说着燕国语言的人,一群背叛自己国家的人。

    “我们是吴牛岛的人,怎么了,燕国哪能给我们这样好的日子!”有人这样说道。

    华锦听了以后也只是摇头“但愿你以后到了地府,也可以用这话面对你的列祖列宗吧!”

    “别废话,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来吴牛岛?从一开始,你就是故意接近我的?”云姬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的身边,居然会被华锦混入,甚至到现在为止,她都搞不明白,华锦到底是什么人,明明没有什么能力,手无寸铁,为什么一个人来这里,还有,如果所有消息都是她一个人传出去的,没有人帮她的话,到底是谁传出去的?华锦每天的行踪,她都知道,从不去码头的她,怎么传递消息?

    “你猜?”华锦听到她问,嘻嘻笑着,一点点的戏谑,一点点的不屑。

    “你最好老实交代,别以为自己还能跑了!如果你从实招来,我就饶你一命,怎么样?”云姬看着华锦说道。

    “出来太久了,我该回家了!”华锦低头,喃喃自语的说道,然后抬头看着云姬。

    “快说!消息是怎么传递出去的?你还有什么同党?”云姬睁大眼睛,瞪着华锦。

    “愤懑吧,一向自视甚高的你,居然被我骗了,哎,可惜了海底泥的方子还是被你知道了,为了让你上当,我也付出了不少,你就知足了,虽然你身边没有人会玉女合药法,但有方子,效果差点,至少也比得上我后来给你做的臭死了面膜,没错,这个面膜我就叫臭死了面膜,你真的很爱美啊,这么臭的都敢往脸上抹,真有勇气!”华锦看着云姬,嘻嘻笑着说道。

    云姬被说的脸都黑了,对她来说,华锦这个人的出现,就是在打她的脸,曾几何时,她自认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但她居然被骗了,而且,哪怕在昨天,她对华锦下毒,也只是一抹怀疑,根本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说,如果不是今天华锦自己出来,恐怕她到最后也只会疑惑华锦的身份。这简直就是直接打脸啊!

    “你以为你逃得了吗,我也不怕告诉你,你昨天吃的点心里面,已经被我们下毒了,这个毒只有我们有解药,我劝你最好还是好好的回来说清楚,说不定我们还能让你保住一命!”云姬一直盯着华锦。

    “云姬,你知不知道,你的语言表达能力真的很苍白,还是要多读书啊,多懂些道理,知道吗?”华锦伸出食指,晃了晃,说道。

    这是直接说云姬没有学识,明晃晃的打脸,华锦做的完全无所顾忌。云姬看到她对自己这样的不屑,原本对华锦的那些方子和手段,还有些可惜,现在却是整个黑着脸,只见她挥挥手,她身后那些人,全都架起弓弩。

    当看到这些人手上的弓弩的时候,华锦的眼睛都红了,那是她和陆妙贤用尽多少心血,才做出来的弓弩啊,每一个零件都反复试验,每一个结构都是两人不断思量决定,然后才有了这世界上第一架清平弓弩,但不过才多久,竟然就已经流入这样的倭寇集团。

    “哈哈哈哈……”华锦忍不住嘲笑自己,当自己拼劲全部力量,去维护自己的这个国家的时候,当她每每回忆起那个叫翠翠的女孩子干净的眼神,即使步步为营却依然心甘情愿的时候,这个国家却已经有了这么多的蛀虫了啊!

    云姬看着这样近乎疯狂在笑的女孩子,声音里带着苍凉和悲哀,一个国家最可怕的地方,不是外面的敌人多么强大,而是内部自己的瓦解,她该回去了,这里不是最需要她的地方,没有人可以随便的利用她的努力,即使是这个国家的皇帝,也一样不能,她可以牺牲,但只会为值得的人和事情,若是国家的每个百姓都必然如翠翠一家一样,那要这个国家有什么用,要这个皇帝,又有什么用?

    “你笑什么,还不从实招来!”云姬身边的人驾着弓弩,瞄准华锦。

    其实华锦也是有点误会的,清平弓弩在燕国也只有很少军队才能配备,所以现在倭寇集团能用这个弓弩的,真的是极少数,云姬是整个集团的二当家,身边的人配备了,也是合理的,当然,华锦没有误会的是,这个国家的确已经有了蛀虫,很大很多的蛀虫,正在毁灭这个国家。

    “你刚刚不是在问我是谁吗?现在我告诉你,你走近一点,哈哈,怕什么,我可是手无寸铁,放心,我不会杀你,我这双手,做过很多事,却不会杀人啊!”华锦说这话,看着云姬走近自己一点了,她身边的护卫也跟着一起。

    “我是河边破旧的老水车,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灯,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一首来自现代的爱国诗,华锦才念了几句,云姬就知道她在说什么了。

    是的,华锦站在这里,在一群人的弓箭威胁之下,淡然的在骂着他们所有人,你们是一群不爱自己祖国的人,一群叛国者!

    云姬心一狠,挥手,所有人手中的弓弩全部发射,这样近的距离,华锦的背后就是悬崖,下面海浪阵阵,击打着岩壁,几乎是必死之局。</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