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二八二章 圣旨

正文 第二八二章 圣旨

    宁淏看着被张璞训斥,还抿着嘴,一脸倔强地华锘,叹息一声“师兄,别说小七了,小六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做了决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也怪我,我本来就应该更加关注她的,没有想到……”宁淏觉得都是因为他放松了,否则他如果一直注意着华锦,就不会让她单独出门了。

    他现在非常后悔之前被华锦说服了,那个时候他不知道华锦是女子,如果知道了,无论华锦说什么话,他都不会答应让一个女孩子去冒险的。

    听到宁淏说这个,几个人坐在房间里都沉默了,好一会儿徐深才说道“这也怪不得四师兄,小六一向鬼精灵,只有她算计别人,哪有别人算计她的。她那么机灵,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话说起来,连徐深自己恐怕都不相信,如果华锦是个男孩就算了,这次单独出去冒险,他们也不会这么担忧,但若是女子,想到那些被倭寇掳走的女孩儿的下场,几个人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小锘,你真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姐姐长的又漂亮又有才。的确,她很优秀,但是你难道忘记了,那些倭寇最喜欢漂亮的女孩儿吗?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她落入那些人的手里,她会有什么下场?为什么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不跟师兄说呢?你们姐弟两个说决定就决定了,回去后老师知道了,会多担心呢!”张璞没有办法说华锦,只能揪着华锘说了。

    听到张璞说起危险的事情,华锘抬起头看着他们“我姐姐不会有任何事情的,她能好好的去也能好好的回来,最差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什么资料都拿不到,她一个人逃回来,不会有更差的结果!”

    这话是华锦亲口跟他说的,而且,华锦那神鬼莫测的能力,要做什么可能还比较难,但是要跑,或者是躲起来,还是很容易的,这一点他很肯定。

    张璞他们听到华锘的话,也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说了,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姐弟俩怎么就这么自信,怎么就能确认不会有任何危险?当然,华锦的想法他们也能猜出几分,因为不会有人对一个女孩太过警惕。但是这并不能保证华锦不会受人觊觎,虽然她才有十一岁。之前宁淏和徐深都没有想过,如果华锦这张脸是一个女孩子了会怎么样,毕竟一开始他们就把她当做弟弟一样。

    但是现在只要想一下,如果华锦这样一张脸,如果是个女孩,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美人胚子。如果引起那些倭寇的觊觎,被占了什么便宜,又该怎么办呢!

    “小七,你现在跟我说一下,你姐姐在离开之前都看了些什么资料?都跟你说过什么话!”宁淏现在已经不指望还华锘什么了,很显然,华锦对华锘说的也并不多,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借口和理由让华锘对她完全的信任,但宁淏不准备这样坐以待毙,既然华锦是根据这些资料推论出的一些东西,然后才行动的,他也可以根据这些资料,推断出华锦到底去哪了?

    张璞他们也知道宁淏要做什么,所以看着华锘“对,你说一下!”

    “我不能让你们破坏姐姐的计划,姐姐说过了,秘密只有一个人知道才叫秘密,如果一旦多了其他的人,就可能有更大的危险,姐姐一个人无论是躲还是逃都很简单,但万一你们去了,暴露了她的身份,她反而危险。”华锘觉得自己是姐姐说的很对,按照姐姐的能力,要逃很简单,躲起来就可以了,而且,他姐姐如果想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是很简单的。就好像整个苏州城里,若是她不主动说,没有人知道她是女子的身份,由此就能看出华锦的能力了。

    “小七,我们不是要破坏你姐姐的计划,但是,我们想要知道她具体可能出现在哪里,万一她有什么危险,我们也可以接应。否则,她一个人就算是要逃,她受伤了怎么办?谁来救她?”宁淏看着华锘想要劝服他。谁都不敢保证华锦会遇到什么,如果阻止不了,至少让他们想办法接近到华锦的周围。万一有什么危险,他们也能最快的时间去帮助到她。

    “我姐姐肯定不会遇到任何危险的,而且也不会受伤,如果你们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其实,所有的资料你们都知道了,就是从李刚那里问到的那些消息,还有就是李致远曾经告诉我们云姬这么多年来曾经露面的地方,但我姐姐到底去哪里我也不清楚。”华锘是亲眼看到容嬷嬷脸上那么深的伤疤都能消失不见的。

    而且,他小的时候贪玩,曾经有一次就摔伤了胳膊,流了好多血,姐姐用水清洗一下,不过一天的时间也就全都好了,他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到底有什么能力,但是有一点他很确信,就是即使受伤,华锦也不会受到很大的危害,因为她有治愈的方法。

    宁淏听他这么说仔细了,看着华锘的眼睛,发现他眼神澄澈,可以确信并没有撒谎,于是,他把那些资料全都拿出来,然后又问了一下李致远告诉他们云姬曾经出现的地方。

    之后他就发现,云姬在这些年当中上岸次数并不少,远的呢,到了北直隶,近的就在常熟。这么多的地方,真的无法确信哪一个机会更大一点,他们只能从出现的次数最多的开始着手。

    宁淏觉得,华锦推测问题的角度恐怕跟他们是不一样的,就好像同样的是这份资料,华锦能够推测出云姬有可能是二当家,这是他们这些人都无法推测出的,所以他觉得,自己就算推测出来,恐怕也不见得会与华锦想的一样,但此时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他们能做的就是分散各地,想办法的去找到华锦的行踪。

    在同一时间,苏州城的华宅里来了一位客人,这人穿着红色的袍子,容长脸儿,无须。一进门见到华锦的宅子,四下打量了一下“这宅子倒还是不错的!”这人说话嗓音尖细。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手绢,掩在鼻子上“哪个是华锦?过来接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