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二四五章 咏雪

正文 第二四五章 咏雪

    “姐姐,苏州城难得下雪,想来那些文人雅客肯定会写诗。不如咱们也做两首。省得到时候,到了学堂里面,只有咱们没有写,多没面子啊!”华锘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情,马上说道。

    华锦倒是挺喜欢华锘现在与同窗好友相处起来,多了许多同年龄的朋友,更有些少年气,现在见他说起没面子的事情,便笑着说道“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也爱作诗了?”

    “哎呀,我自然是不大会作诗,但是不是有姐姐了吗?”华锘听她这样说,有些不好意思,他读书还不错,记忆力也还好,但若要论起作诗,却绝对比不上姐姐的那种神来之笔,妙手偶得。

    华锦听他这么说,没好气地又戳了戳他的脑门儿“你还嫌姐姐的名声不够大呀!”他们这才来苏州两个月,热门话题就没离开过她,虽说她也找了一个背锅侠。但是鬼才知道曾梨会不会一直配合她的这种炒作?

    “哎呀,他们也不知道姐姐是女子呀!而且那个曾梨,据说之前在郡主娘娘的宴会上,跳了一舞,十分惊艳呢!”华锘也是知道华锦找了个背锅侠这件事情的。

    “你真别说,我都有想到曾梨这么争气,咱们还真的没白白帮人家宣传,的确是才女啊!”华锦听他说起这个,也笑了。

    同一时间,曾梨还在咒骂,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人,胡乱传她的名声。之前为了练习那个舞蹈,她脚上都磨破了不知道多少个水泡。而且,她会跳舞的名声传出去之后,她又不能只学习了一个舞蹈,从那之后她的课程又多了一项舞蹈,每日比起从前辛苦了许多。而且她也因总觉得,是有人故意来传她的名声的,虽然不知道目的为何,但是她也有一种危机感,总觉得未来她会因为这些流言蜚语非常辛苦。

    “对呀,我看咱们做的还是挺好的,如果没有怎么宣传,她的名声哪能传出来呀!”这姐弟两个是想到一块儿去了。真的以为曾梨如他们传说的那样,是个地道的才女。

    华锦还是有点怀疑的,毕竟跟她同岁,还能达到很高成就的,那是真正的天才了,她总觉得曾梨应该不是真正的天才,否则也不会需要她们才能出名了。别说是身份的问题,商贾的地位虽然低,但若是真的是天才,还是会传出名声的。

    不过她也就是过个脑子,并不会十分的在意。反正只是背锅侠而已,那个曾梨本来就是有攀高枝的想法,她也算是帮人家个忙了。

    “好了,好了,姐姐,咱们不说她,就说作诗吧!你就写一首嘛!免得外面那些人,隔段时间就传说你江郎才尽。”华锘这样说道。

    华锦听到弟弟说出这句话,却严肃了起来“小锘,你要记住,无论外人怎么说,都不要影响我们的态度,外人的评价只是外人的立场,你有没有本事,有没有能力,你自己清楚就够了。就好像姐姐,他们传说姐姐已经江郎才尽,但我们知道姐姐并不是。所以没有必要为了争这一时之气,故意去做一些事情,因为不值得。聪明的人不会相信流言,相信流言的人也不值得我们去争取他们的信任。”

    无论是从前在李家村,还是现在到了苏州,华锦从来没有放弃过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平时的生活中对弟弟的言传身教,她想要把弟弟教育成为几乎没有大缺点的人。不是完美,而是没有会影响很大的缺点。

    华锘受教的点点头“姐姐,弟弟懂得了。”

    实际上华锘也的确是受到了一些影响,他们两个人搬来苏州之后,华锦一下子就出名了,而且,他们姐弟两个同时都是王明的入室弟子,大家下意识的就会把他跟姐姐做对比。其实这也没什么,因为华锦曾经跟他说过,他们两个人擅长的东西并不一样,这不代表他比自己弱,所以他对自己还是自信的,但是他已经习惯了,姐姐是很优秀的这种说法。偶尔听到外面的人诋毁自己的姐姐,便有些受不了。

    “小锘,你不要忘记之前在李家村的时候,姐姐是没有任何所谓的才名的。但是咱们一样过得很好,所以你不用在意外人的说法,真正的朋友不会暗地里诋毁,也不用为了争取他们这些人的改观而去做什么。因为这样的人不值得我们付出关注。”华锦说的非常傲气。

    实际上,前世的华锦也一样,是一个非常骄傲而自信的人,当然她的成就也值得她骄傲,因为她足够的聪明,也足够的优秀,即使没有好的家庭,她一样凭借自己的努力,有自己的成就。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她的那点成就不值一提,但同时她也并不是那种追求所谓的更高成就的人,即使是现代的首富,也未必如她过得轻巧,她随意而自在。这是她想要的,并且她得到了,那她就是成功的。

    “既然你要作诗,那咱们就作一首吧!”原本华锘还以为姐姐这么说自己,就不会作诗了的,没有想到华锦最后还是答应作诗一首。

    华锦看到这细小的雪花飘飘散散,突然就想起前世在电视剧中经常用到的一首诗。庭院当中,大花它们几个蹦蹦跳跳,吵吵闹闹的,她慢慢的往前走“一片二片三四片”

    华锘听姐姐居然开始数数,睁大了眼睛“这是在作诗吗?”

    华锦却不理他,继续来“五六七八九十片。”

    华锘头上三条黑线“姐姐,你别闹了行吗?”

    华锦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梅花总不见。”

    华锘听完这首诗,整个人都惊呆了“原来诗还可以这么作呀!”

    华锦笑了笑,摸了摸他的脑袋“玩笑而已,走吧,我们去吃早饭。”

    华锘却越读这首诗越觉得有些意思“这诗好玩儿,等到过了年,我也念给五师兄听。”

    “行呀,你随便念给谁听?”华锦却不甚在意。

    要是外人看到她居然对如此经典的诗作如此轻视,恐怕是要数落他牛嚼牡丹浪费经典了。别看诗好像只是数字的堆叠,实际上,却丝毫没有累赘之嫌,读之使人宛如置身于广袤天地大雪纷飞之中,但见一剪寒梅傲立雪中,斗寒吐妍,雪花融入了梅花,人呢,也融入了这雪花和梅花中了。

    也是华锦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引导了华锘,所以他才会在外面很随意地念出了这首诗,然后,又让华锦出了个大名。</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