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二二二章 虐你没商量

正文 第二二二章 虐你没商量

    “新开寒露丛,远比水间红。……”华锦以一首韩愈的木芙蓉作为开篇。

    同一时间,这次的题目也被挂到了知府衙门门口。一群人看到之后便各自归家,准备做自己的诗词,还有一些人,知道自己的水平,便放弃了参加,而是守在这里,想要看看谁会第一个先挂出来自己的诗作,同时已经准备拿好了自己的笔墨,想要好好的评断一番。

    张璞站在华锦的身边,看着她作诗,他声音很低,喃喃地念着华锦做的诗,在所有人都在思考的时候,王明逸逸然的进入他们几人的房间。连华锦都不知道,王明竟然到她家来了,而且还是从后门进来的。

    也是,王明本来就住在书院里面,书院与华锦家又只隔了一个胡同,从正门出来,对面就是华锦家的后门儿,要来拜访着实方便,平时王兰芝便没事儿就跑过来找华锦玩。

    这一次作诗的事情,整个苏州城都闹着来参加了,王明自然也关心,想知道自己的弟子是什么水准,在书院里看到学生们也都在热情地参与此事,书院的夫子们,也都把时间给学生,让他们参加这次诗词比拼。他便过来华锦家里,关心一下华锦会作出什么样的诗词出来。

    所以人都在低头思考,几人当中只有张璞看到了老师,他刚要行礼,就见到王明与他摆手,让他不要多礼,不要打扰这些人的创作,张璞顺从地答应下来,然后继续看着华锦作诗。

    华锦写字是非常快的,她写的是狂草啊,草书一向是大笔一挥,一蹴而就的,所以,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华锦就已经做好了一首诗,然后,双手把这一张宣纸拿起来,扬声说道“冬青,骑马去府衙门口挂起来!”

    “嘿,莫着急,先让我们抄录一番!”张璞一看她写完就要让人挂出去,马上阻止,虽说现在时间是很重要的,大家都在看着谁会是第一个做出来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华锦已经是最快了。稍微留一下,把整首诗抄录下来,大家一会儿仔细研究,省得再忘了第一首诗词作的是什么。

    华锦也不阻止他们,看着张璞到一边去抄第一首诗,然后她却提起笔,开始做第二首。王明和张璞看到她这样,全都无奈的摇摇头。这女孩子天赋如此惊人,每每只会让她们惊叹而已。

    徐深和华锘本来正在思考,看到华锦这边动作如此之大,也放下笔,不想着作诗,而是关注华锦这边,他们原本只是过来凑热闹的,而且这次诗词比赛,持续的时间整整有一天,他们也不着急,这么早就把诗词挂出去。

    “小六,你要不要这么妖孽?”徐深先是过去看了一眼华锦做的第一首诗,然后又过来看她做的第二首,忍不住的,这样说道。

    “五师兄,你要相信六师兄的实力?”华锘听到他这样的惊叹,笑着过来说道。

    华锘年纪尚小,于诗词一道并不精通,并且,他也并不十分有兴趣,所以,对于这次比赛他倒觉得无所谓,但是自己姐姐的实力,他还是很相信的。自从爹娘去世之后,姐姐得了爹娘的帮助,有了鬼神莫测的能力。不过是作诗而已,华锘相信,自己的姐姐绝对能写好。

    徐深听的华锘又叫华锦为六师兄,就有些受不了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在他们面前,华锘永远都是叫自己的哥哥为六师兄,很一本正经的样子。殊不知,这也是华锘思考了许久才做出的决定,如果他真的叫哥哥,也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周围的这些人虽然不知道华锦女孩儿的身份,但实际上他们都是真心对待他们姐弟的,所以只好用这种语言上的漏洞,若是有一天,他们发现华锦是女孩儿以后,也不至于说,是他们故意欺骗,虽然,这是一种故意隐瞒。

    “小六的实力自然不一般!”张璞临摹了那首诗之后,又跟王明凑过来看华锦做的第二首诗。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第二首是华锦选择了王维的这首。

    而刚刚华锦做的第一首诗也被冬青拿在手里,赶到知府衙门门口,然后第一个把诗挂了上去。

    原本就等在这里,想要看到第一个作出诗来的人是谁的,那一群书生们看到有人过来了,虽说他们都不认识冬青,但还是赶快凑过来,想知道第一个人到底是谁,然后,这些人就看到冬青把华锦的诗挂了上去。

    “好不羁的字!”当看到华锦的字的时候,所有人忍不住的惊叹。他们这群书生一向都是与文字打交道的,对于书法都有几分研究。华锦的字狂放不羁,如果说之前在李家村的时候,她的字还有所收敛,只是阔达疏阔,现在华锦的字却好似没有了任何压抑的,飞扬起来,跋扈起来,狂妄起来,只是一打开,那个字便冲入你的视线,放肆冲击着人心。

    “这次,倒是比劝学那一篇更加肆意!”这些人都是看过华锦的字的,当初那篇劝学,在刊印的时候,王明特别选择让华锦做了两版,其中一版就是原版她写的,所以看过书的都知道,华锦的字到底如何。

    但说到底,那种刊印出来的字体,总是没有办法像真正的书法那样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只今天他们是,第一次见到华锦刚刚写出来,墨迹才干的书法。

    “好诗!”华锦的字虽然狂放,但是却绝对不会影响别人的辨认,所以很快大家就从字,转移到诗的本身。

    “都是刚刚才得到题目,她是怎么会作得这么快的?难道是从前曾经以芙蓉为题目做过的诗?”所有人都惊讶于华锦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作出一首这么高质量的诗。

    “肯定是之前的积攒,否则怎么会这么快?”所有人都有志一同的赞同这个说法。

    但是很快的,冬青不过才离去约一刻钟,就见到有另外一个青衣小厮骑马而来,又挂了一首诗出来。然后熟悉的字迹又让所有人惊叹,仍然是华锦的字,自然是仍然是她的诗。

    又是一首经典之作,所有人都惊叹于华锦作诗的速度以及质量,但是就好像是给他们的震惊还不足够一样,接下来的时间里,就看到青衣的小厮一个接一个的过来,相隔的时间不过是一刻钟,就会有一首新的诗词出来。

    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衙门门口便挂起了十首华锦做的诗词,而华锦则是甩了甩手臂,放下毛笔“这就差不多了,若是还有我在写。”华锦这样说道。

    所有人犹如看着妖孽一般的眼神看着她,不知道要说她什么,华锦看到他们这样微微一笑“所以说,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极致,虐人这种事情一定要虐的够狠,才算过瘾,如果不能下到最狠的力气,那还不如不做!”

    大家看她笑得露出一口银牙,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为什么眼前的华锦看着有点吓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