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二零八章 就是要低调

正文 第二零八章 就是要低调

    苏州城里,一边宴饮,都是要请一些乐师到家里,有些时候,还有请名妓来家里表演,也算是一种雅趣,但华锦这次请他们来家里,却没有这些。

    虽说南方不像北方那么固守规矩,要开放一些,华锦姐弟也还在孝期,请朋友家里简单聚会,也不算什么,但又是唱又是跳的,那可就犯忌讳了。

    华锦抱怨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情绪有点外泄了,也不怪她了,自从收了这几只,这几只是真心的傲娇至死啊,虽说大面上还是听话,但每次她让它们做点符合宠物身份的事情,它们就撂挑子,太过分了。

    容嬷嬷没有跟着华锦姐弟出门,但此时也听到华锦的抱怨了,芙蓉和容嬷嬷一起过来行礼,一边心中同情外面抢一只苹果打成一团的四只凶兽,在山里面怎么也算是山大王一样的存在,到了华锦这里,整天被华锦遛狗一样的逗,只要保持自己身份的拒绝,就会被华锦吐槽几只太不知道感恩。

    他们都无语了,为什么一定要凶兽卖萌呢?不是说好了,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么?

    “师兄,嫂子,请上座!”到了花厅,已经都布置好了,华锦请张璞和刘氏上座。

    “今天你们是主,我们是客,我们就坐下面了!”张璞年纪虽大,但大家都是同辈,也不会做这种喧宾夺主的事情。

    华锦原本也是客气,所以点头,带着华锘坐下来。张璞和刘氏坐在左侧,宁淏和徐深坐在两人下首,赵轲和陈固坐在右侧,双胞胎在他们下首,至于张婉华,华锦见她年纪还小,就安排她坐在刘氏旁边。

    刘氏却看着华锦不过才比女儿大一岁,都已经顶立门户了,女儿也有八岁了,家里也都开始教她很多知识了,便没有同意,华锦很喜欢这雪团子一样的女孩子,见刘氏这么说,就让她坐在自己旁边了。

    刘氏见她这样,也没有说什么,但看到女儿礼数周到,反而欣慰,华锦看到了,还暗笑,当父母的都是一个心态。

    “呀,华老弟这桌子有几分雅致啊!”这次华锦特意没有安排一个大圆桌,而是分桌而食物。这里的每一个桌子,都是华锦特意弄好了样子,然后交代下去做的。

    几人原本就刚刚坐下,现在听赵轲这么说,赶忙也看着自己前面的桌子,这个时空的人还都是跪坐,特别是这种场合,更是如此,反而在家和自己房间的时候,没这么讲究。

    他们每个人的前面都有一张长约三尺的红木桌子,上面现在放置着一个白瓷碗,里面装着几只时令水果,除了这个碗,旁边还放着五个小碟子,每个碟子上都放置着不同的小点心,有花生芝麻糖,还有金黄色的蛋糕,漂亮的糯米点心。原本张璞看到那碗盘的时候,就发现这碗上面烧制的图案,并不是之前常见的,而是一首诗还有花朵。

    现在听赵轲说桌子,张璞才看到,这桌子上面在一侧,也是雕刻了一首诗,还有花朵的形状。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张璞读自己面前的诗,旁边雕刻的却是一只木棉。

    “我这里的是另外一首,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赵轲原本以为大家的诗词一样的,没想到居然不同,自然,他的诗旁边是一株桃花。

    之后,每个人都发现了,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都雕刻着不同的诗,分别代表不同的月份,而且,还雕刻着属于那个月份的花和植物,同样的,他们面前桌子上的碗盘,也是一套的。

    “华老弟当真是雅人!”陈固看完之后,忍不住感叹,不说这里的每首诗都质量极高,这字分明就是华锦的字,想来那画,也是华锦自己的了。

    “哈哈,孟坚兄谬赞了,不过是不爱外面那些东西的图案,才特意做的!说到这里,小弟也就不瞒各位,这套桌椅还有餐具,原本是做了放在女子会所用的,这次几位师兄来访,小弟也只有这点东西见得人,就拿出来了!”华锦谦虚的说道。

    刘氏看到这么精致的东西,居然是要放在那个女子会所的,就觉得华锦这次要弄的女子会所,怕是又要在苏州城掀起风暴了。她们这些养尊处优的贵妇人,什么样的好东西没有见过,只是见得越多,便越是没有了新鲜感,这次华锦弄的女子会所,却很新鲜,说能给她们的,更是新鲜,这次一看,就连这样小处的家具,都如此用心,让她对女子会所有期待了。

    “幸亏小六无心科举,否则哪还有我们这些人的机会了啊!”赵轲感叹的说道。

    徐深则是二话不说,直接招手,让自己的书童把纸币拿过来“我不管了,这既然是按照时节来的,应该还有一套吧,小六你拿出来,我要把这些诗都记下来!”

    华锦一看他这样,就想起来,自己当时随口说的那首葡萄美酒的诗,就是这个大嘴巴给传出去了,他可不要再有名了“五师兄记下来可以,但莫要外传,小弟守孝之人,不愿引人注目!”

    “小六,你这话就不对了,好诗自然要给更多人欣赏,你这样敝帚自珍,不是让这样好的诗词蒙尘了吗?”徐深跟华锦认识的久了,就觉得,这个师弟实在是让人不能理解,明明有本事有才华,但就是无心科举官场,明明有如此才华,偏偏还要隐藏。好像生怕引起别人注意一样,他又没有什么丢人的事情,相貌也好,才学也好,都如此优秀,真不知道怕什么!

    “诗词不过是小道,没必要这样,本来我做来就是为了多点新鲜花样,要是传出去了,说不定让人笑话,五师兄……”华锦还是在恳求,一边说,一边看张璞和刘氏。

    张璞尝了一片橘子,好甜啊,刘氏拿了一块糯米点心,觉得这特意被制作成花朵形状的点心着实精致可爱。

    华锦看着这两位居然装傻,也是无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