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零章 断亲文书

正文 第一四零章 断亲文书

    话分两边,李贵的速度也是很快,在拿到华家的断亲文书之后,便回家坐车出来,原本他想华锘病着,华锦姐弟的车应该赶不快,却没想到他们一路加速,却仍然是没赶上华锦姐弟。

    李贵想到华锘病的那样厉害,华锦应该是特意加快速度,赶快去县城给弟弟治病才对,便觉得一直没有赶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尽管如此,他与华锦一行人也算是前后脚进了城,只不过冬青驾了车去往这个老大夫的巷子里,而李贵却是直接让儿子驾车去了县城的衙门。

    “徐捕头有礼了!”这里贵下车之后就看到了衙门里的巡捕头,便上前笑着拱手问好。

    这衙门里的差役和捕头跟下属通兆县的小村的村长,也是互相认识的。见到是李贵,那徐捕头也过来笑着说道“是李老哥呀,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李贵赶忙把华家的断亲文书拿出来,然后才说道“自然是有了文书要登记才来的了。这个时辰正好,徐浦头,您等我一会儿,我这登记好了,咱哥俩去喝口酒去。”因为李贵是村长,经常要到衙门里办事儿,是需要跟这些捕头啊,衙差啊搞好关系的,眼看着这已经是午饭时间,李贵才这样说道。

    那徐捕头听他这么说,也哈哈笑着答应了。然后就带着他去登记,一边询问这是什么文书。

    “哎,要说起来也不算是多么值得称道的事情,倒更像是一桩丑事。今天我要登记的,是华家的断亲文书!”李贵也不隐瞒这个事情,甚至还有意故意的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

    父母在堂,分家也好,断亲也好,名声都非常不好。这不仅仅是影响一个家的人,甚至是对整个村的风评都会造成影响。与其等到时候各种流言诸多猜测,不如他自己把真相宣扬出来,至少大家听过华锦姐弟的经历之后,也不会觉得分家和断亲是多么不好的事情。最终也不会影响到李家村的名声。

    原本李贵只是随意一说,却没有想到那巡捕头听到是李家村的华家,马上感兴趣的继续问道“你说的可是之前在公堂上闹起来的那个华家。”

    李贵没有想到,当初的事情也过去了快十天了,还还有这么多人记得。他觉得有些丢人,十分不好意思地点头“哎,也真是没办法,可不就是那个华家嘛!”一想到这个事情到底还是影响了李家村的名声,李贵的情绪也不好了。

    徐捕头才不管什么李家村的名声,他在意的是,听说那华家有个分了家的姐弟,跟县令一家有些交情。如果是关于这姐弟俩的事情,他知道了以后早点去跟县令和夫人禀报,也能露个脸儿。

    “我只是听说过这华家有一对姐弟啊,自行分了家。这个事儿不是之前已经登记过了吗?这次断亲,还是她们姐弟吗?”徐捕头这样问道。

    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李贵也不隐瞒,便把今天一早遇到的这些事情一一的给这个徐捕头讲述了一番,这个巡捕头本来也只是想打探一下,想要在县令那里露个脸,结果听到最后却是义愤填膺。

    “这华家人也太不是东西了。那姐弟两个不过才几岁的年纪,竟这样逼迫。他们姐弟没有了银子,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呀!”徐捕头跟着有些担心的说道。

    李贵也跟着摇头“谁知道呢,剩下那点银子,我看着姐弟俩的病,却都是挺严重的,能不能撑过去,也就看天意了吧!”李贵又叹了口气“我现在只想着,赶快把这断亲的文书登记了,不管以后怎么样,这姐弟俩至少不用再被这一家人盘剥了。”

    徐捕头觉得李贵这话说的非常有道理。也不提到县令那里露脸了,慌忙拉着李贵过去登记“走走走,我带你去,赶快把这文书登记了,省得再看着两个可怜的孩子被欺负。”虽然这通兆县偏僻了一些,但民风也的确十分淳朴,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三观很正。

    有了这个徐捕头在,李贵的登记工作做的非常的快,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华家的这个断亲文书就在衙门里登了记,也正式存档了。华家的家谱上已经将华锦姐弟和她爹娘这一支,从家谱中完全抹去。因为时间匆忙,正经的话华锦姐弟应该另立家谱,从她们爹娘开始,成为一个新的家族。

    这些都是后话,不管如何,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华锦姐弟从此以后跟华家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们都将成为单独的一个家族。

    这个断亲文书登记好之后,李贵也算是了一桩心事,觉得自己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心情很好的跟这个徐捕头出去,到酒楼里点了几个酒菜,吃喝一番,然后才又回李家村去了。

    那个徐捕头喝完酒之后回到衙门,把存档的断亲文书专门拿了出来,到后衙呈给王县令和夫人。

    “什么?你说华锦姐弟跟华家断亲了?”王县令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皱着眉头。作为一个传统的文人和读书人,对于断亲这种事情,他是觉得不好的。

    王李氏却有着不同的想法,她与华锦接触的时候比较多。华锦为人,性格谨慎又低调,有着完全不属于她这个年纪应有的智慧,断亲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她不会不知,但她依然做了,恐怕就没那么简单。

    “你来说说,这断亲文书是怎么来的?”王李氏这样询问。

    徐捕头见到县令夫人询问了,赶忙把今天从李贵那里听到的一切,娓娓道来。

    原本王县令还觉得华锦姐弟这样断亲有点不像话,在听到华家对他们姐弟做了什么之后,也气愤了起来。他可是记得,华玞父子出事的时候,华锦为了帮他们脱罪,在县衙侃侃而谈的样子,那时候她就觉得这个女孩非同一般,而且之前也知道,两家其实有些矛盾,但是在这个时间里,华锦还是愿意帮助华家人,都让他觉得这个姐弟品性很好。

    年纪这么小,脾性如此高雅的女孩,却被逼的跟华家断亲,可见是被逼到份儿上了。

    等到徐捕头走了好久,这王县令还在哪儿一直讲着什么父慈子孝的大道理,王李氏看她这样觉得好笑,便说道“大人何必着急这个,那华家竟然如此行事,以后也会吃亏的,嗯,既然那姐弟生病了,明日我去看看什么情况,如有需要,许些银子给他们,帮帮他们就是了。”

    王仙灵听她这么说,才慢慢的不再絮叨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