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二七章 何其残忍?

正文 第一二七章 何其残忍?

    华锦却像是被她的动作吓得一跳一样,整个人差点跌倒在地上“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从前在华家的时候。华钎经常带着其他的孩子欺负华锦姐弟,恐怕她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她需要跪在地上乞求华锦来帮助自己。但她毕竟是心智要成熟一些,知道此时能帮助自己的也只有华锦,即使是下跪,她也要做。她心里明白,这个家里,必须有她爹在才行。

    “妹妹,我知道我们以前对不起你。你分家的时候还打你板子,但现在爹和哥哥已经受到惩罚了。现在我爹命在旦夕,只有你能救她。算姐姐求求你了,无论是你要姐姐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你愿意帮助我爹!”华钎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能屈能伸了,跪在地上就给华锦磕头。

    华锦见她这样,脸上是不容忽视的不知所措,村里人一见她本就脸色苍白,十分虚弱的样子,那衣服穿在他她身上也好像是,空荡荡的一样。在想着那华锘已经是这种情况,无知无觉的躺在车上,就觉得这华锦越发可怜起来。

    “姐姐,咳咳,你说你这话说得,咳咳,不清不楚。小锘,咳咳,还着急去县城看病,你说,咳咳,你说只有我能救大伯,咳咳咳,那你说一下,咳咳,我要怎么做才能救她?”虽然声音很小,又虚弱地夹杂着很多咳嗽。但华锦还是把话说清楚了。

    田桂花听他这么说,有些不忍,想劝说她“锦丫头,你们姐弟已经这样了,哪还管得了这么多事情,你们已经分家了,莫要太好心。”

    村里人也觉得华锦这样也很仁义,但又想到之前华家人对他做的这些事情。也都纷纷出声劝说有些事情,不用非要揽在身上。这就是华锦这一年来所作所为造成的影响了,在这些人眼中看来,分家虽然是分家,但还是一家人,如果出了事还是要帮忙的。

    如果不是之前几次冲突,华锦都故意让村里人看在眼里。让李家村的人知道华家找自己的麻烦,而自己的委屈。恐怕今日,这些村里人帮着的就是华家,而不是她华锦了。

    “爷奶,你们说吧,小锘不一定等得了,请尽快吧!”见到他们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华锦脸色更加苍白,担心的看了一眼马车上的小锘,然后这样说道。

    不管怎样华锦的话才说完,大家都在内心称赞,华锦做人仁义。曾经华锦坚持要分家,带来的那些坏名声,几乎已经没有太大的影响了。

    华玎看他爹娘不说话,他却忍不住了,若是此时不开口,五百两银子难道要他们家出吗?“锦丫头,你既然着急,二伯也就不多说了。刚刚你姐姐回来说,你大伯在县城里,生死攸关。现在需要百年人参才能够续命。只是这百年人参极其难得,要五百两银子。”

    “什么?”一直沉默的站在一边,满脸焦急的容嬷嬷,此时终于忍不住了,大声的说了一句。

    与此同时,李家村的村里人也都炸了锅。他们没听错吧?刚刚那华玎说的是五百两银子吗?华家这群人是疯了吧?这可不是之前找华锦要五十两打点的时候了。这是五百两影子,李家村的这些人,活到死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怎么华玎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说出这样一个数字来?还想让华锦能拿出来这么多银子呢!

    逼人太甚!这是所有听到这句话的李家村人,唯一的一个想法。华家这些人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这,我哪里有那么多银子啊!”华锦听到这个数字以后,原本就苍白的小脸似乎更苍白了,整个人无力地靠在芙蓉的身上。

    “你怎么没有?你做生意,你做那些东西,那么能赚钱,你肯定有!!你就是心狠,不想救我爹!”华钎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张口骂道,声音刺耳。

    原本一群围观的人看着华钎磕头的模样,还觉得她可怜,此时听她这样不讲理,都觉得这个女孩子实在是不像话。

    “我没有,咳咳咳,我真的没有,咳咳咳。我卖那些东西虽然攒了些银子,但盖了房子,也没有剩下多少,咳咳,之后,有买了容嬷嬷他们,咳咳咳。现在小锘又病着给他吃药,看病也用去了不少,咳咳咳咳咳,现在我这手里也不过就百十两银子。还要给小锘看病呢,我是真的没有啊!”华锦听到华钎的话。着急的解释着,因为说话太急,所以她咳得更加厉害,声音断断续续的。

    田桂花还有一群村里人看到华锦被逼的这样可怜。都心生同情,觉得华家人对华锦姐弟未免太过无情冷酷。

    那华钎却想不到那么多,她只听到华锦说自己身上还有百十两银子。哀凄的看着华老头跟华老太“爷爷,奶奶,我爹,我爹就快不行了呀!”

    华老头和华老太看了看华钎,又看了看华锦,一面是他们一直疼爱的大儿子,另一面,是从来不亲,但也是病的很严重的孙子孙女。

    “你不是还有百十两银子吗?快拿来。”还没等华老头作出决定,华老太就张口说道。

    她这话刚刚说完,整个李家村的人全部都一遍哗然。不说那华玞本就闯祸,罪有应得,就说眼前这华锦姐弟,当初多可怜的分了家,华家当时什么也没给他们,现在现在又为了那个儿子这样逼迫姐弟两个。说是这百十两银子,殊不知这就是要华锘的命啊!

    “你们还是人么?我们少爷现在病得这么严重。这百十两银子是救命钱。你儿子的命是命,我们少爷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容嬷嬷气急败坏的走上前来,指着鼻子对他们骂道。

    田桂花也忍不住了,站出来“华老太,你这话说的亏不亏心?当初分家的时候你给他们了什么东西?那分家文书上可是写的很清楚。现在她们姐弟俩的银子,那都是锦丫头一文钱一文钱得自己努力赚的,你们出过什么力?现在说要就要,凭什么?”

    “就是,华家这些人对他们姐弟俩也太心狠了些。那华锘病成这个样子还堵在这里要钱,也太过分了些。”李家村的人也都纷纷议论起来。不管如何,这个事儿绝对是华家人做的过分,有良心的都看出来了。

    华老头此时脸色也苍白了起来“锦丫头,我看你弟弟的病也不严重,你拿一百两来给你大伯!若是剩下的钱不够,你再找爷爷要!”

    华锦听了这句话,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震惊的看着他。内心却在冷笑,这个选择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只是心里还是为真正的华锦和华锘姐弟俩,感到一阵悲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