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一八章 又是要钱

正文 第一一八章 又是要钱

    从元宵节过后,李家村的人就见到华锦家的冬青三天两头的去县城请大夫,那大夫来了一拨又一拨,药也是煎了一服又一服,华锦的小院子里弥漫的药味,隔了老远就能闻见。

    王兰香和田桂花这些跟华锦走的近些的,眼看着华锦的脸上一天愁似一天,那冬青每次出门请大夫的神色也是越发沉重起来。

    大家都猜测,这华锘怕是要撑不下去了,有些人念叨着华锦的命硬,另外有一些老鳏夫什么的,听说华锦这个情况,也还打听着,看看如果华锦得用,就把她娶回家。这下子,牛鬼蛇神全都出来了。

    “什么东西!”芙蓉恨恨的坐在厨房里面摘豆角。

    容嬷嬷却是很淡定,人心本就如此,原本华锦也是想要利用这次机会,跟华家彻底掰扯清楚关系,避免以后的纠缠,顺势干脆的离开,直接迁居去江南。

    两个人正在厨房忙着,就听见院门响了,这个时间,华锦这里应该是无人拜访的,加上村里人也都知道华锘生病。华锦心绪烦乱,不愿见人,自然不会故意过来打扰。

    听到敲门声,银桦赶忙扶着华锘躺在床上,又把华锘刚刚写的字都收起来,做出得病的样子。冬青则是沉着脸去开门。

    华玎和华玖兄弟俩之前也听说了,华锘生病的事情,但华家自己事情多,那华玞和华钢在县城治病,光见着送银子过去,却不见人变好,那江氏入门之后,也不大不小的闹出了几个事情来,若不是看着华玞一直没有回来,怕是要闹得更欢。

    两个人被华老头命令着找华锦,等到走的稍微近一些了,就闻到很浓的药味,如果不是一直熬药,量很大,也不会传这么远。心中猜测他们那个没福气的侄子,这次怕是真的很病重了。

    所以,二人敲门之后,看到冬青阴沉着脸,也并不奇怪,华锦的院子,他们之前也来过,之前可是亲眼看到这院子里花团锦簇,生机勃勃,此时却是一片萧索,虽说刚刚入春,也有几枝迎春花开放着,但整个小院里,却似乎带着一股子沉闷的死气一般。

    两人只是这么看着,便觉得压抑,心中也是惊讶,他们这侄女最是有本事的,分了家反而过的更好,对他们更是不屑,但还不是人敌不过命,自己命硬,再有本事,也是孤独终老!

    “二老爷,四老爷,不知道有什么事吗?”冬青一脸的阴沉冰冷,对于两个人的拜访,明白的表现出了自己的不欢迎。

    “你这是什么态度……”那华玎原本还笑话华锦命硬,活该遇到这些,突然听到冬青如此无礼的声音,马上指着冬青,就要骂人。

    那华玖却是有城府的,看到华锦家里现在这个情况,就觉得不好,但爹娘派他们来了,他们就要好好的听话做事,这就是孝道。

    华玖伸手拉了哥哥一把,让他不要说话,自己上前说道“我来找你们家小姐,不知道她在吗?”

    冬青皱眉“你们又找我们家小姐干什么,还嫌连累我们少爷小姐不够惨吗?现在我们家少爷病的眼中,小姐每日也跟着焦心难过,现在可没有功夫管你们的闲事!”冬青这嘴可快,蹦豆子一样说话“那个跟着江氏的老婆子,小姐自己没空,也托了城里的朋友帮忙找,如果找到了,就会跟你们说的,如果没事,就别上门打扰了!”

    “你一个下贱胚子,有什么资格说这个,给我让开!”华玎可没有什么好脾气,哪里停得下冬青的话。说话就要冲进门。

    华玖对这个哥哥冲动的脾气没辙,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这冬青就算是个下人,想要跟华锦交好,就该客气一些。

    冬青自然拦住不让他们进门,一直嘟囔着,少爷小姐现在都不好,让他们不要找麻烦之类的话。

    正闹着,就看见华锦的房门打开,华锦穿着厚厚的袄子,外面还罩着兔毛的披风,面色苍白如纸,无力的靠在门上,正看着这边“冬青,是谁来了?”

    华玎和华玖见到华锦的时候,就不闹了,然后,他们听到华锦有气无力的声音,心中就是一惊,都说是华锘生病,他们怎么看着,这华锦自己,病的也是不轻呢?

    “华锦,是你二伯和四叔啊!”那华玎对冬青不客气,见到华锦却是腆着笑脸,凑近乎。

    容嬷嬷也听到华锦的声音,从厨房出来,快步走到她身边“这外头还凉,小姐怎么还自己出来了?”说着,还给明熙拢了拢披风。

    “无碍的,我在房里也闷得慌!”华锦摆摆手说道。

    “还是莫要吹风了,既然是二老爷和四老爷来找您,都是亲戚,您就算在自己房里见见,也不算坏了规矩,您还是到床上歇着,大夫都说您不要思虑过度的!”容嬷嬷念叨着,要扶着华锦进门。

    “二伯和四叔有什么事,不如进来说吧!”华锦进门之前,跟冬青说道“冬青,让他们进来,你去看着少爷的药,别煎过了!”

    冬青听到华锦这么说,却是撇了撇嘴,然后点点头“是的,小姐!”又瞪了华玎和华玖一眼,然后才走了。

    华玎和华玞赶忙进门,容嬷嬷给他们拿了凳子坐下,芙蓉还端上两杯糖水。

    “不知道二伯和四叔到我这里,可是有什么事?”华锦一脸苍白的躺在炕上,还盖着被子,一边说话,一边咳嗽的说道。

    两个人听到她咳嗽,都忍不住的捂着口鼻,然后才反应过来一样,尴尬的笑了笑“你爷爷让我们过来问问,城里的宅子,卖了没有,家里现在急着用钱,你大伯还在县城,一直昏迷不醒,很是严重!”

    这话才说完,不等容嬷嬷说话,芙蓉都不乐意了“二老爷,四老爷,您也看看,我们家小姐和少爷都病着不说,那宅子哪是一天两天就能卖了的,你们这就过来催,是什么意思?”

    华玖尴尬的笑“你爷的意思是,如果没有卖,就从你这里借一点,不多,就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芙蓉声音很尖“两位老爷是当我们家小姐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吗?”

    一直沉默的容嬷嬷也说话了“两位老爷,不说小姐和少爷有没有,元宵节回来,少爷就病了,现在您们也看到了,小姐也操劳过度,生病了,家里为了给少爷看病,多少钱的砸进去,就算手里还有点,我们也要给少爷留着治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