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零三章 罪加一等

正文 第一零三章 罪加一等

    那青衣的小伙计进门之后不久,就又匆匆出得门来,乘着马车赶往李家村。

    “这可怎么好,他们那家子作孽,倒是累的锘小子生了病!”王兰香和田桂花听说华锘病了,马上就提着东西来看望了,就在华家去县里的时候,她们两个正坐在华锦的房间里,满脸的担心。

    华锦坐在一个小绣墩上,王兰香和田桂花也一起围着炉子,坐着一边烤火,一边说话。

    “毕竟都是华家人,就算是分了家,他们有事,我们姐弟总不能什么都不管的,小锘一直都挺健康的,没想到这一夜折腾,回来就发起热来了,我已经让冬青从小杨大夫那里拿了药来,吃上几服,发散一下,应该就没事了!”华锦有些疲惫的说道。

    “哎,也是你们姐弟心好,那家人怎么对你们的,你们偏偏还愿意帮他们!”田桂花叹气的说道。

    王兰香却只是笑着“我看锦丫头人心好,善良,小锘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华锦笑着,拿着手绢掩了嘴,打了个哈欠“可是要借婶子吉言了!”

    王兰香和田桂花都不像是之前那样,经常来华锦家里了,只是偶尔过来看看说话,现在坐在华锦面前,说话都带着点不适应的感觉。看到华锦这般疲惫,便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一起告辞出来。

    待两人出了门,却都是苦笑一下“锦丫头,已经不是咱们村里的人了!”

    王兰香也点点头,却没觉得如何,那样有心思,有能耐的姑娘,不过刚满十岁,就撑起一个家来,虽然还住在这里,她早就不该是村里的人了。

    自从买了下人,这华锦姐弟说话行事,更是规矩起来,竟是比起那县城里最富贵的人家,还要有条理。无论是待人接物,还是说话做事,姿态优雅,遣词用字也是文绉绉的,他们这种粗人,说话的时候,都不自觉的小心起来,不敢多说什么,生怕出错。这哪里还是那个需要他们接济,瘦瘦小小的带着弟弟去山上捡柴火的人儿了啊!

    “嬷嬷看看,两位婶子走远了没有,再看一下,人到了没!”略送了送王兰香和田桂花,华锦回房间之后,就吩咐容嬷嬷道。

    容嬷嬷点点头,知道华锦是想要知道县里的情况,便到门口瞧了一眼。那冬青哪里会劳烦自己的母亲,过来留她在房里,自己出门去等。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见到有马车过来了,冬青想着应该是小姐等的人,马上回去禀报“小姐,有马车过来了!”

    华锦站在桌子旁边,正泼墨挥毫,听到冬青的话,轻轻的嗯了一声“人来了就带到正堂去!”

    冬青连忙应了,去门口迎接来人。来人却正是那穿着青色衣衫的小伙计,驾着马车匆忙的到了华锦家。

    冬青连忙过来迎接“小姐正等着呢,我帮你弄车,你先去正堂吧!”

    小伙计嘿嘿一笑,搓着手,把马车交给冬青,快步进入正堂,容嬷嬷给他端了两盘小点心,还有一杯暖暖的奶茶上来,然后,华锦才带着芙蓉过来。

    小伙计见到华锦,马上站起来,行礼“请小姐安!”

    华锦点点头,坐在上座“麻烦小哥了,不知道县城现在是什么情况?”

    小伙计放下点心和茶水,仔细的把知道的告诉华锦“小的跟着华家人一起到的那处宅子,华家人也是谨慎,提前还到衙门查了一下,华玞和华钢被华钎带着去看病,其他人去了那个宅子。”

    这些华锦都知道“之前我拜托秦掌柜查的,那个外室的身份,可是有消息了?”

    小伙计点点头“正是确定了,那小娘子是勾栏舍的女子,华玞走商的时候,与人应酬时候认识的,那小娘子年纪不大,虽然不是什么花魁这样的人物,却也算是不错,华玞很是喜欢,就花钱给她赎身,然后在县里置办了宅子,安置了下来。”

    华锦听到了以后,皱眉“他怎么有那么多钱?”那勾栏院这样的地方,最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给个姑娘赎身,恐怕不会太少的价钱。

    那小伙计见华锦问了,眼睛里闪过一丝同情,但还是继续说道“这个事情,我们调查的时候,也怀疑过,后来才知道,小姐的双亲当年出事的时候,其实是为一个大商户跑的,后来出了意外,那名商户也很有良心,给每个帮忙跑商的人一笔银子,那华玞就得了这一百两银子,给那小娘子赎身了!”

    华锦一愣,气笑了“合着他养的外室,用的还是我爹娘的买命钱?”

    这话虽然说的难听,却是事实。华锦咬了咬嘴唇,原本以为那一百板子,就足够报仇的了,现在看来,她还是太仁慈了!

    “麻烦小哥了,冬青!”华锦想了一下,然后笑着跟这小伙计说完,便带着芙蓉和容嬷嬷离开。

    冬青马上过去,给这个小哥塞了一个荷包,那小伙计捏了一下,里面圆圆的三个豆子,便乐滋滋的收起来,把奶茶一口喝掉,又将那些点心用帕子包了,准备离开。

    “容嬷嬷怎么看?”华锦进了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己刚刚画了一半的墨梅图,伸手拿起画,缓缓的扔进一边的炭火炉子里。

    芙蓉看着小姐烧了好好的一幅画,想到这宣纸的价格,不由得皱眉心疼。

    容嬷嬷却只是站在一边“这不是小事!”

    “是啊,勾栏女子为贱籍,不可为妾!”华锦这一年来,得空了就会读常玉磊送过来的一套燕国律法,她记忆力本就好,重生之后,几乎是过目不忘了,自然晓得其中利害。

    燕国的法律对不同层级的人,都很分明,士农工商自然不必说,若不是知道如此,她也不会在华锘没有功名的时候,半点不敢染指商业,不开铺子,哪怕赚钱也不做,就是因为燕国的法令。

    即使是匠人,也在商人等级之下,奴婢赎身后还可以恢复自由,可以成为农户,也可以读书,但伶人还有妓女,却是连做妾的资格也没有的。有那喜爱的,也不过是买回家去,做个暖床的通房丫鬟,就算生了孩子,也不过如此。所以,在燕国,除非活不起,没有人会想卖女儿到勾栏瓦舍的!

    “以妓子为妾,罪加一等啊!”华锦叹息一句,看着窗外开放的迎春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