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百章 病了
    那华玞和华钢被抬了回来,身后的伤可是很重,小杨大夫过来看过了,也说是这五十板子,伤到了筋骨,有些不忍的样子。这一年来,他连续看过两次这样被打板子的伤,也算是一种特殊经验了。

    当初华锦的伤就十分严重,原本他也以为是伤到了筋骨,怕是不好,没想到华锦自己居然熬过来了,现在看,似乎还没有什么后遗症,他后来还好奇的打听过。只可惜华锦对自己的病况也是不清不楚,他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幸亏它没看到华锦身后一点痕迹也无,否则更要惊讶了。

    “我这里有些伤药,当初华锦受伤的时候,就是用的这个,但其实这个药效一般,若是可以,还是请县里的大夫来看看比较好!”小杨大夫看完伤口之后,说道。

    小杨大夫只是给李家村的人看看病,医术并不算高明,小病看起来还好,但若是严重的,他就有些捉襟见肘了。当初华锦被他治好了,他自己都觉得惊奇呢!

    听他说的严重,李菊花咧着大嘴就要哭“我的夫啊,我的儿啊!”真真是哭的哀伤!

    华钎拧着手里绣着莲花的手绢,看着哥哥华钢和父亲的样子,心中直恨自己那哥哥没有本事,还给家里惹来这大的祸事。

    华老头听见李菊花的哭声,呵斥一声“人还活着呢,嚎什么丧!”对于这不懂事的大儿媳妇,更加不喜了。

    “小杨大夫,这伤药是否有效,是否一定要到县城找大夫才可以呢?”华老头问小杨大夫。

    小杨大夫犹豫了一下“华玞大叔和华钢比起之前华锦的伤,还要重一些,最好还是请县城里专门治疗外伤的大夫来看看比较好!”

    这话就明白了,小杨大夫没把握治好啊!

    华玎和华玖几个兄弟看着自家大哥这个样子,又听说要去县城找大夫,折腾人不说,家里好不容易攒下的钱,又要少了好些,未免觉得不愤,每次惹祸的都是大哥,消灾到时候都是他们出钱,凭什么啊!

    “爹娘,我看大哥和钢小子病的严重,大哥在县城不是有宅子么,不如住到县城去,也省的请大夫过来,不方便!”华玎眼睛一转,就想到了房子的事情。当初他们的好大哥可是不承认的,现在这个时候,可就能问清楚了。

    “华老二,你说这话亏不亏心啊,你亲大哥,还有侄子就躺在炕上,只剩下半口气了,你还说什么宅子,我们哪有什么宅子?”李菊花一听这话,就疯了,指着华玎的鼻子骂。

    华玖也根本不信大哥没宅子的事情,现在华玎开头了,自然也不放过“大嫂,我们也是为了大哥和钢小子好,咱们村子距离通兆县那么远,要治疗,在县城落脚是最好的,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也只是想救大哥和钢小子罢了,要不然这折了命进去,那宅子也落不到自己手上不是?”

    李菊花被气的喘不过气来,华钎扶着她,也是一脸的阴沉。

    华玕却是一直在冷眼旁观“钢小子醒了啊?”

    那华钢生生挨了五十板子,早疼的去了半条命,但他到底是半大的小子,体质比华玞这才伤了腿的人好一些,迷迷糊糊的听说自己和他爹要是不去县城治病,就要死了,才拼命的睁开眼,压着嗓子说道“去县城,我知道,爹的宅子在哪儿!”

    这话才说完,李菊花整个人跌到地上,这宅子的事情,父子俩竟然连她也瞒着。那华玞还晕着,却被儿子就这么给露馅了。

    华钢断断续续的把地址说了,又说那宅子里是有人的,才又晕了过去。

    华老头面沉如水,吩咐道“老二,你去华锦家里一趟,借她家的马车来,老三老四,一会儿车来了,抬着你们大哥和侄子上车,去县里!”

    华老太因为最疼爱的儿子和孙子被打伤了,一直趴在旁边心疼的直叫唤,现在听说有房子,也不说别的,收拾着要去县城的东西。

    华玎他们几个兄弟和媳妇却是眼前一亮,那老大的宅子被知道了,就不会是他一个人的了,到时候,可要好好的算计一下,争取到那个宅子,住到县城去,可不用在这里受气了。

    李小麦和孙氏都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华玎跑着到华锦家的小院门口,使劲敲了敲们,折腾了一晚上的华锦姐弟正在休息,芙蓉和银桦因为留下来看院子,所以睡得还好,听到敲门声,银桦过来开门“二老爷,您怎么来了!”

    “你家少爷和小姐呢?”华玎现在知道华锦惹不起,也有自己的算计,并不得罪,语气很好的说道“他们爷奶要去县城,想借你们家马车用一下!”

    “这样啊,家里的马车是我爹看着的,我去给你问问!”一边说着,银桦又询问一句“不是才从县城回来,怎么还要去啊?”

    “刚刚小杨大夫说,钢小子和他爹得去给县城的大夫看看才可以!”华玎才说完,就见到容嬷嬷从自己房间出来了。

    冬青知道了要借马车,就说道“既然是本家老爷子要用,我们给马喂了草,二老爷就牵走吧!”

    容嬷嬷的神色却有些紧张“小杨大夫在本家吗,少爷从县城回来就发起热,若是在,冬青你去找小杨大夫,买两副退烧的药来吧!”

    冬青听到是华锘病了,也十分着急,忙赶着马车跟华玎一起到华家老宅,到了老宅,却听说小杨大夫已经回家了,没有办法,冬青匆匆把车留下,自己去找小杨大夫了。‘

    华家的人听说华锘病了,也没有太当回事,一家子都被华玞在县城里置办的那套房子给占据了心思,县城的房子少说也要六七十两,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私下置办的宅子,现在被爹娘知道了,自然是要充公的,到时候可不是人人有份么!

    那冬青本来脚步很是急促,待走的远了,见不到华家人的时候,便减缓了步伐,慢悠悠的往小杨大夫家里走去。小杨大夫听说华锘发热了,拿着药箱就要去看,却被冬青阻止了。

    “我家小姐也读了些医术,少爷只是昨日受了风寒,小杨大夫给两服退烧的药,我们回去煎着吃就好了!”冬青这样说道。

    小杨大夫见他坚持,只好让他们注意,若是还发热,一定要找他过去,才包了两服药给冬青。冬青拿了药,加快步伐,匆匆的跑回家,一路上有邻居村人问起,便直说是少爷病了,得了一些关心,才回到小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