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九八章 连本带利打回来

正文 第九八章 连本带利打回来

    这案子其实可大可小,对王县令来说,自己治下真的出了舞弊案,可不算是他从政的功劳,反而会是一笔不算太好的记录,他内心也不希望这个变成舞弊,加上还没有考试,华锦这边再换个角度,改个口风,这个事情,意义就不一样了。

    华锦也是研究过燕国律法,才敢如此行事的,她从事心理咨询的工作多年,一看那王县令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做法,县令是认可的。

    “请大人体谅华钢一片向上之心,虽然有错,被人蒙蔽欺骗,但他本心不是如此,那欺骗之人过分,请大人帮我们华家讨回公道!”华锦站出来说道。

    其实华锦这话里的意思很简单,华钢是犯错了,他没说过贿赂县令的话,至于所谓的打点,必定考中,也是受人欺骗蒙蔽,他顶多是被骗了,也不是主犯,可以从轻发落。

    王县令觉得这个解决方法挺好,由可能的舞弊案,变成了现在的诈骗案,这个就可以变成功绩了。

    “华钢,华小姐所言,你可承认?”王县令问华钢。

    华钢现在可不记得之前怎么欺负咒骂华锦的事情了,他就是傻子也知道,华锦是在帮自己脱罪“所言属实!”

    “好,来人,带秦山!”王县令这话一说,华锦就明白了,这王县令的动作这么快,就把欺骗华钢那个人给抓住了,看来早就打算好了,重重拿起,轻轻放下了。

    秦山正是在书院里跟华钢走的很近的一名学生,他家境也不富裕,看着华钢在外面花钱大方,就起了心思,假装自己有考题,来骗取银钱,不仅仅是华钢,还有书院里几个家里富足的,也都花了钱,只不过这些人不像是华钢一样,傻乎乎的到处吆喝,而是十分低调,所以在县城里面才没有传开。可惜纸包不住火,最终还是被发现了。

    王县令听到整个过程,也觉得好笑,所谓的科考舞弊案,只不过是个穷孩子胡乱闹出来的。但案子就是案子,律法也是铁的律法,触犯了,就要接受惩罚。

    “堂下人听判,李家村柳家娘子诬陷县令,念在她无知,打三十打板,以儆效尤!”王县令扔了个令牌下来,就判了那小寡妇,小寡妇原本还要叫骂,被衙役堵了嘴巴,带出去打了。

    “秦山为一己私利,构陷科考之事,本县依照朝廷律法,褫夺秦山科举资格,此生不得参与科考,并打八十大板,即可执行!”王县令这效率也是挺快的,很快就给秦山定了罪责。

    最后,轮到华家人了,王县令看了华锦一眼,这女孩子跟安国侯府有些关系,这华家,到底要怎么判,才最合适呢?

    正犹豫着,就看到师爷从堂后面递了一张纸条给他,王县令小心打开一看,就又数了,接着宣判“华钢等学生,不思努力读书上进,而寻求小道帮助,所以才会被小人蒙骗,现在判华钢打五十大板,以后切记读书要脚踏实地,不可寻求捷径!”

    听说自己儿子要被打板子,李菊花大哭“县令饶命啊,小儿年纪还小,哪里经得住五十板子啊,您打我吧!”

    王县令见她这副样子,就知道为什么会养出华钢那样的儿子了,在看华锦一脸的沉稳淡定,她旁边的华锘小小年纪,在公堂之上也是一派严肃,对比那已经十三四岁的华钢,真是高下立现!

    砰地一声,王县令又敲了一声惊堂木“再敢扰乱公堂,拉出去打十大板!”

    李菊花鼓着嘴,憋了回去。

    “华玞教子不严,难辞其咎,打三十板子,以后记得好好教儿子!”王县令最后说道。

    华老头一直很安静,只是偶尔看一眼站在一边的华锦,似乎在算计和猜测什么,但看到华锦和华锘姐弟两个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看不出有什么来。

    那华老太原本被华老头压着不让她说话,现在听说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和孙儿要被打板子,也忍不住了,直接站起来,一只手指着华锦“你快跟县老爷说,你不是认识县老爷的夫人么,让他不要打板子了!”

    王县令一听,脸色都变了,这话说的正是刺他的痛处,他本是寒门出身,因为中了举人,被现在的岳家看重,娶了现在的夫人,才有了现在的前程,但这种事情,都是大家心照不宣。这华老太当着他的面,让华锦这个跟自己的夫人认识的人来求情,这是直接打他的脸。

    王县令正要说什么,就见到华锦直接啪的跪下了“华锦替奶奶给县太爷磕头,请县太爷原谅她无知懵懂之错!”

    县太爷愣了一下“哦,她何错之有?”声音也阴沉了下来。

    华锦知道这个事情必须处理好了,否则会很麻烦“公堂之上,大人是一县之长,我们小民听从大人指导。不说县令夫人与我只是生意往来,便真是有交情,才更应该让大人公正严明的处理。奶奶岁数大了,心疼儿孙的心思虽然是好的。但国家创造律法,就是给全国的百姓一个规矩,我们都要遵守规矩。大人是朝廷命官,按照朝廷法度,审案定夺,是常理,小女和家人都会遵从大人的审判,遵从朝廷律法!”

    华锦这番话,实际上就是隐晦的表明态度,这公堂之上,您王县令才是最大的,我跟您家夫人只是生意往来,就算不是生意往来,您说话也比您夫人算数。又说如果真有往来,就更要遵守法度,也是吹捧了王县令是个清正廉明的好官。

    这文人当官,那直接的吹捧,他们是不爱的,就爱这种隐晦的,看似很简单,实际上吹捧的言辞。不得不说,从古到今,这当官的全都是既想当标志,又想立牌坊的人啊!

    王县令听了过完觉得十分熨帖,自己县官的面子也找补了回来。对华锦,也是越来越觉得喜欢。在看华老太的时候,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华李氏扰乱公堂,念及年长,打二十板子,由其子代受!”华老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又多受了二十板子,但这次,她是不敢再说什么了。

    华锦看着华玞华钢父子一起被带走打板子,至于华老太那二十板子,其他儿子可不愿意为了华钢的事情担责任,全都推到了华钢和华玞父子身上。

    华锦抿着嘴,过去观刑。那棍棒打在两个人的身上,一开始还有叫疼,后来也慢慢的低了下来。

    华锦只是淡淡的看着,她说过,她挨过的打,总有一天会还回去的,五十板子,连本带利,都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