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二九章 容嬷嬷的过去

正文 第二九章 容嬷嬷的过去

    一下子买回来四个人,华锦家里干活的人瞬间就够了,照例给几个人改名字,挑云就改名叫冬青,玉墨就改名叫银桦,至于秋香,华锦做主,改名叫了芙蓉。都是香草植物的名字,正好合了华锦做香薰的生意。

    了解过冬青会一些拳脚功夫,正好华锦也想要让华锘好好锻炼身体,读书也是耗费体力的活,没有好的身体是不行的,就让冬青每天都带着华锘学习打拳什么的,小包子对这件事倒是很有劲头,憋着劲练好了可以保护姐姐。

    至于银桦,年纪正好合适,华锦就给了华锘当做书童,伺候笔墨什么的,也当是一个玩伴。芙蓉相貌出挑,做活也很利索,做饭也好,针线活也好,都做的很好,华锦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助手,非常顺利就接替了赵二丫的工作。

    容嬷嬷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到了华锦家里之后,虽然是粗布衣衫,但表情却好像从容了许多。家里也只有一些简单的活,她便买了一些料子回来,张罗着给华锦和华锘做衣服。

    “既然要做,不如多买一些料子,索性把冬青银桦,芙蓉还有嬷嬷您的四季衣裳一起做了吧,至于我和少爷,还守着孝,俭省些就好了。”华锦最后决定,下人买回来了,总不能不给衣服吧!

    眼看着芙蓉还穿着以前在村里的衣服,华锦也看着别扭,既然要做,不如一起做了。

    “谢小姐赏!”容嬷嬷行礼,答应了下来。然后就要出去叫着芙蓉一起去县城买料子。

    “嬷嬷您等一下!”华锦对容嬷嬷还是很尊重的,这容嬷嬷虽然答应了她跟她回家,但对她并没有完全的忠心,倒不是存什么坏心思,只不过在容嬷嬷的心底,还无法真的特别尊重她。

    华锦也不生气,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时间证明的,时间久了,自然都会有的。

    “小姐?”容嬷嬷回头疑惑的看着华锦。

    华锦拿出来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上面还印着紫色的薰衣草图案“我看嬷嬷脸上的疤痕是新伤,这里是我做的薰衣草精油,可以去除疤痕的,嬷嬷回去涂在脸上试试。”看着横贯容嬷嬷整个脸颊的伤疤,华锦说道。

    其实容嬷嬷年纪不算大,大约三十多不到四十岁的样子,模样也是不错的,看得出来之前生活的好,保养的不错,虽然现在落魄,但底子还在。华锦看到她这样的伤疤,想到她跟自己前世的年纪也差不多大,容貌就毁了,心中肯定难过。

    哪里有不爱美的女人呢,她之前用空间里面的薰衣草做了许多精油出来,但没有卖,准备过两个月做新品推荐的,这次看容嬷嬷脸上的疤痕,才想到薰衣草精油有祛疤的功效,便拿了出来。

    容嬷嬷从没听说什么精油,打开红色的塞子,一股子特别的香味就散发出来,凭她的经验,也只能判断出这是一种花香,应该是鲜花制作的,除此之外,再分辨不出什么了。

    “小姐是说这个可以祛疤吗?”那场****中她勉强才保命下来,却被毁了容,男人也死了,心中也是愤懑的,只不过还有儿孙要照顾,才撑了下来。对于这张脸,她以往多要好的人,现在竟然连铜镜都不敢照了。

    “是的,嬷嬷尽管用,虽然见效的慢些,但坚持会有改善的。”都是女人,她也想让容嬷嬷能够好好的。

    “奴婢谢过主子!”她不是那没有见识的妇人,她见识过太多精贵的物件,即使在那最高贵的地方,祛疤的灵药也是极其珍贵的,华锦却能够这样轻易的给她治疗脸上的伤疤,如果不是真心替她着想,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在那吃人的地方久了,这样单纯的关心,她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也只有在这一刻,她才感受到,原来她已经离了那吃人的地方了,以后再也不用每天惴惴不安,怕犯错活不到明天了。

    想到这里,憋了许久的眼泪,竟然忍不住的留下来。华锦早就看出来容嬷嬷有非同一般的过去,又是官家罪奴,虽然她表现的很平凡,但处事和动作,却能看出不凡来。前世她做的是劝人的工作,也许天生就有容易让人倾诉的气质吧,才会让容嬷嬷就这么散发出来了。

    “嬷嬷别哭了,无论过去如何,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只是一个乡野村姑的仆人,既然我买了你们回来,自然会护你们的周全,大家在一处,好好的把日子过好,就够了,什么都不用想,放下所有,虽然我们这里是乡野,但随心自在,未来都是好的了。”华锦劝道。

    容嬷嬷哭了一会儿,才停了下来,然后才跟华锦说了,她之前的经历。原来容嬷嬷当年是京城一户富户家里的小姐,因为继母不慈,便被送入皇宫做宫女,她小小年纪就进入那吃人的地方,谨言慎行,各种小心,后来成为了兰昭仪身边的女官,算是心腹吧,在那样吃人的地方,能够混到她这个职位的,手底下都有着不少的阴私,甚至人命,她心中不忍,后来趁着也没沾人命的时候,就跟兰昭仪的女儿,蕊公主拉关系。

    果不其然,蕊公主出嫁的时候,她就是随行的女官之一,虽然还在公主身边伺候,但离开了皇宫,总算不至于轻易就丢了性命。

    到了公主府之后,她有意识的犯了几个不太要紧的错误,便慢慢的不再受到公主的看重,被安排的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当然日子过的就不太好了,但她也还知足,并且在公主府,就算再差,她作为一个有品阶的女官,待遇也还不错。

    后来她就认识了丈夫,是公主府的一个小管家,也不太受重视,原本结婚的时候,她以为这人踏实,并不贪慕虚荣,没想到结婚后丈夫却想办法往上攀,最后又称为公主信重的仆从。

    她心中不喜,但也只能旁敲侧击的劝说,最后还让丈夫不喜,引得丈夫在外面找女人,要不是她有手段,说不得妾就进门了。

    “后来,蕊公主和兰昭仪联合十王爷造反,结果失败,和府的人全折了进去,我拼了命,才保下了儿孙,但我那可怜的儿媳妇,却为了银桦去了!”容嬷嬷最后哭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