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二章 幼弟
    随着这一声‘姐姐’,小小的稚嫩身影出现在华锦的视线当中,小小的娃娃还没有凳子高,走路还有些踉跄,身上的衣衫也是又脏又破,露出一截的手臂只一层皮贴在骨头上,头发只留了最头上一缕,也松松散散的。

    华锦想起前世看到过的,那些穷困山区的孩子们,即使是那些孩子,也没有眼前的这个孩子看起来瘦弱,顶着大大的脑袋,好像是个ET。一看就知道是营养不良了。

    华锦感觉到心里刺痛,这是原主身体的记忆,也难怪原主拼命也要从那个家里出来,出来了,至少还有一条活路,否则,他们只会被折磨死吧!

    “姐姐!”小小的孩童站在炕边上,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华锦,两只小手捧着几棵菜叶子,眼巴巴的看着华锦“小锘刚才不在姐姐身边,去给姐姐找野菜了!”

    声音软软糯糯的,让华锦母性瞬间泛滥了,她虽然是个大龄剩女,但也是很喜欢孩子的,只是没机会自己生,每次在路上看到别人家想想软软的小包子,都爱逗逗宝贝。不过才刚刚四岁的小包子,看到姐姐受伤,就懂得出去给姐姐找吃的了,华锦心里暖暖的。原身的付出是值得的,虽然付出了生命,但这个孩子,值得!

    华锦看了一眼小包子手里的绿色叶子,眨了眨眼,不认识,然后笑着说道“小锘真乖,都会帮姐姐挖野菜了!”

    桂花婶和兰香婶看到两个小人儿互相安慰依靠的模样,看着这凄凉的家,擦了擦眼泪,这两个孩子,太难了。

    华锦的身上还伤着,也不能动,小包子也很懂事的就乖乖陪着她。期间有个女人曾经过来骂骂咧咧的送来了所谓的粮食,华锦不能下床,后来听过来帮忙做饭的桂花婶说,都是些烂菜叶子,还有一点小米。这就是分家之后,华家分给他们的全部粮食了。

    一个茅草屋,一点粮食,说是分家,其实是把华锦和华锘赶出家门了。对于这种情况,华锦也没觉得多受伤,哪怕是原身,也对那一家彻底失望了,何况是跟这家没什么关系的她了。

    华锦养伤期间,桂花婶和兰香婶轮流过来照顾小华锘和她,还给他们送饭过来,还有村里的人也送过来一些吃食,这些华锦都记在心里,等以后有机会,再报答吧!

    在这些好心人的照顾之下,十天之后,华锦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

    “桂花婶,我现在已经好了,我自己能烧饭了,您不用担心我们,柱子叔不在家,您回去看着虎子哥哥和二丫姐姐吧!”这天,桂花婶过来送饭之后,华锦说道。

    桂花婶的男人是个木匠,在县里做工,并不能经常回家,桂花婶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也经常做些活来贴补家计,这么多天照顾她,估计已经耽误人家赚钱了,华锦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眼看自己能动了,当然不好再麻烦人家。

    桂花婶也是实在人,客气了两句之后,就答应了下来,所谓救急不救穷,他们家也没过的多好,不可能一直贴补华锦他们。

    之后兰香婶过来的时候,华锦又如是解释,兰香婶一看华锦是铁了心拒绝,也就顺着答应了下来。

    送走了两个婶子,华锦将破烂的院门关上,虽然这门有没有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然后回头看着属于他们姐弟的茅草屋。

    果然是无片瓦遮身啊,华锦感叹,因为这茅草屋,房顶都是茅草,当然,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是这种茅草房,瓦房那可是富贵人家才住的起的。

    “姐姐!”华锦正看着茅草屋发呆,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一只小小的手掌握住了。

    华锦蹲下来,跟华锘对视“怎么了?”

    “我会保护你的!”黑色的大眼睛里全是坚定,小包子看着华锦,这样说道。

    看到四岁的小男孩露出这样的神色,华锦的心里瞬间就暖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好,那以后小锘要努力做大官,然后保护姐姐啊!”华锦将华锘的小身子抱在怀里,说道。

    “嗯,以后我当了大官,再也不让那些坏人打姐姐!”小小的他还不太明白做大官是什么,但已经明白,只有姐姐,是对他好的。

    华锦站起来,牵着华锘的手,看着茅草屋,想起她还了十年贷款才得来的小公寓,虽然只有三十几平米,她辛辛苦苦赚钱还贷款的时候,虽然也很疲惫,但每次想到自己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窝,就觉得很幸福。

    但是,谁能想到啊?

    “去尼玛的,早知道还完就挂,我买什么房子啊,有那些钱,享受生活多好!”华锦念念叨叨,然后,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她是不能尽孝了,虽然不大,房子卖了也有几十万,给父母养老也够了吧,希望妹妹能好好照顾父母,代替她尽孝吧!

    也许是职业的缘故,见惯了太多的人间悲欢离合,也早就学会了什么叫放手,什么叫释然,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无论如何,上天既然把她安排到了这里,她就在这里好好的活下去。有句话说得好,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躺一会儿。

    不管发生什么,总要活着,对不起的人,已经对不起了,还不起,也只能欠着,如果有来生,让前世的父母做她的儿女,她来为他们付出所有辛劳,养育他们,报答他们一世的养育之恩吧!

    “姐姐!”小包子感觉到身边的姐姐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悲伤,轻声喊了华锦一声。

    华锦从自己的思绪中恢复过来,眼神清明而坚定,拉着年幼的弟弟“饿了吧,姐姐给你做饭吃去!”

    “姐姐,咱们刚吃过饭!”华锘看着莫名兴奋的姐姐,满脸的疑惑,为什么他觉得,分家之后的姐姐,有点不一样了?

    华锦默,她当然知道才吃了饭,她这不是想熟悉一下农村的灶台嘛,眼看着就两口人,也不可能让小包子做饭,肯定是她动手了,这可不是天然气电磁炉,生火对她来说,绝对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所以,华锦点点头“嗯,既然吃饱了,那就睡一会吧!”

    华锘看着自家姐姐,吃完了就睡,应该这样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