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影后番外四 盛世烟花

正文 影后番外四 盛世烟花

    薄影后去世的事情,不仅仅是对她的家人,对于喜欢她的粉丝,也是一样的难以置信,但陵园的石碑上刻着的名字,宣告着这间残忍的现实,照片上的女人巧笑倩兮,脸上有岁月的痕迹,却依然美丽。

    薄堇的陵墓总是不乏人来祭拜,经常是摆满了鲜花。但对这些祭拜的人来说,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偶尔跟海松的相遇。

    据说薄影后去世之前,是说了,希望能够海葬的,但最后海松却没有答应,而是葬在了陵园里面。从下葬以后,人们便习惯的看到,每天有个头花花白的老人,早上起来,慢慢的从小区走过来,花上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坐车来到这个陵园,他拿着一个便携的椅子,每次到了以后,就坐在薄堇的陵墓前面。跟他的妻子说说话,每当这个时候,大家都不舍得靠近,只是在远远的看着,隐约看到他笑的开心,看他说着孩子,孙子的事情。

    整整八年的时间,风雨雷电,老人从没有缺席过,有时候天气不好,子女们就会专门开车过来送他。如果是寒暑假,他的孙儿们放假,也会送他过来,陪着他跟他们的奶奶说话。

    从公交司机,到陵园的守门人,还有那些来祭奠薄堇的粉丝们,都习惯了,每天看到老人缓慢的走上来,脚步从轻快,到慢慢蹒跚。

    海松八十三岁那年,突然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许多,他开始接很多电话,似乎总有很多事要忙碌。儿女们很担心,也想问他在忙什么,看是否能帮忙,却被他都拒绝了。

    “这是我的事情,现在不用你们,真的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你们的!”海松的脸上都是轻松的笑容。

    这种笑容,他们很久没有见到了,自从母亲离开,即使是笑着,也好像是蒙着一层朦胧的阴影一般。

    后来于堇荍透过粉丝才知道,他们的父亲,居然在忙着,筹备一场盛宴。租游轮,确认每一个细节,每一样都亲力亲为。

    知道了父亲在忙什么以后,几个孩子面面相觑,他们竟然不知道,母亲已经离开了,他还记得他们曾经的许愿。

    “婚礼还是不要了,等到咱们金婚的时候,我们在游轮上,请我们最好的朋友,然后一起庆祝,那时候大家都满头白发了,咱们还可以高兴的宣布,看吧,我们,白头到老了,多美好啊!”很多很多年前,年轻的薄堇曾经趴在丈夫的怀里,说过这样的话。

    接近五十年的岁月流逝,说话的人已经离开了,但活着的人,依然记得。

    知道父亲在忙什么之后,几个孩子也一起帮着忙碌,看着父亲神采奕奕的样子,却越发担心起来。

    但有些事,他们没有办法阻止,某天,许多人,曾经见过薄堇的,她的朋友,她的粉丝,采访过她的媒体,一起收到了以海松和薄堇的名义寄给他们的请柬,邀请他们来参加他们的金婚仪式。他们有的人已经不再了,有的人在,却也是老迈,但看到这个请柬的,却都没有任何犹豫的过来参加。

    他们曾经有的人,怀疑过薄堇和海松的爱情,只是一场利益的谋算,也有些人,被两个人的爱情感动了,有些人是他们的追随者,这些人一起,来见证一个,没有妻子的,金婚盛宴。

    游轮上放映着薄堇在世时候的电影,回忆着她跟海松相遇相知的过去,海松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八十三岁的他依然有年轻时候俊帅的模样,他笑着跟每个见过薄堇的朋友,一起回忆他们的经历,虽然她人不在了,却依然有很多人记得她,甚至还有很多年轻人,喜欢她。

    每个人看到海松的时候,都是带着祝福的笑容,祝福他跟薄堇相爱相知,笑着说他们的爱情是华夏最美的正能量。

    三个儿女,还有孙子孙女,在游轮上跑来跑去,每一个人,都很温暖,都很快乐。

    最后一刻,外面燃放起漂亮的烟火,海松站在人群里,看着周围的衣香鬓影,看着天上绽放的烟花:

    曾经,他们对一切都低调,不愿做戏一般的给人看,示爱,求婚,领证,结婚,每一个女人生命中重要的节点,都是很简单的了事。每次他想要给她办什么,她都会拒绝,拿出金婚大办的借口出来。

    现在,她人不在了,他也要为了他,彻底的高调一把,风光一把,虽然,她或许,已经看不到了。

    那天夜里从游轮的现场回来,海松的神情淡然而幸福,儿女们却觉得,父亲好像,越来越远了。

    海松笑着跟孩子们告别,然后进了属于自己的房间,躺在曾经他和妻子一起睡觉的床上。

    梦里,他好像又看到了年轻时候的妻子,圆圆的脸蛋,大大的杏核眼,眨眼的时候带起长长的睫毛,对着她笑的很开心,他想,她是喜欢的,自己给她办的这个金婚盛宴。

    外面似乎响起了礼花绽放的声音,海松觉得自己的力气像是一下子全用完了一样,他伸手想要抓住梦里的妻子,她却只是在那里,让他抓不到。

    “你要好好的活着,下辈子做个小鲜肉,这样我就可以跟小鲜肉在一起了!”耳边是她离开之前,笑着说给他的话。

    “好,你先投胎,我下辈子做个小鲜肉,去追求你,你别嫌弃我年纪小啊!”

    “越小越好,不过不能太娃娃脸,显得我比你老,你要长的帅,又老成,不帅可不行!”声音渐消,要求却清清楚楚。

    “好的,我长的老成点,显得你年轻又漂亮!”

    “说好了的啊,你要不是小鲜肉,我可不应你的……”最后的最后,女人的声音慢慢的消失。

    “嗯,说好了的!”睡梦中的老人喃喃自语“八年,应该可以了,对不起,我真的,撑不住了……”

    金婚盛宴后不过两个月的时间,海松去世的消息,就传了出来,大家似乎早已经预料到,叹惋着,参加了他的葬礼。

    薄堇去世之前,就留下遗言说要海葬的,只是最后海松不答应,现在他们的父亲,也离开了,愿望也可以实现了。

    最后,他们的孩子们把两个人的骨灰混在一起,撒在海洋里。几个孩子似乎还能听到,老父亲笑着呢喃的声音:老婆,这辈子,我什么都应你,只有这个,不行。委屈一下你,再陪我几年可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