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番外一 我的老婆是腹黑

正文 番外一 我的老婆是腹黑

    初次遇到我老婆的时候,她圆圆的脸蛋,澄澈的眼神,看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干净美好。我去帮她搬行李,她还把我粉丝说的话,当了真。

    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是我太天真,就算她是个包子,也是黑芝麻馅的腹黑包子。

    其实刚认识的时候,我没想过要跟她怎么样,从她进组之后,酒店门口总有来自不同剧组的演员,或者是导演之类的站在门口给她送花,大神薄宇的女儿,这样的名头后面,即使是再丑陋的面孔,也一定不乏追求者的,何况她长相并不错,白皙干净,很可爱的。

    久了,就总会看到她拒绝别人,每次的理由都不同,小鞠跟我开玩笑,说这个叫花式拒绝。但我看着,她应该是不想谈恋爱的。她很爱笑,但其实并不好亲近,与人也习惯性的保持距离,她其实自己都感觉不到,但我看的很清楚。

    感谢粉丝提前弄了一个什么让她照顾我的话题,所以在剧组,她就会分享自己做的一些花果茶,有一天一不小心风寒了,有些咳嗽,当晚她就给我送来了一碗川贝梨水,比起她的外表和年纪,她有着不相称的厨艺。

    她演技很好,年轻的女演员当中,没有几个可以跟她这样,从第一次对戏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为什么王安生要请她来,虽然她性格总是很淘气,但对于演员这份工作,这份敬业,却是很多人都比不上的。

    跟她亲近起来并不难,我们在一起拍戏的时候很多,久了,每次去上工的时候,若是她也去,就带着她,明明是家里娇养着的女孩子,每次跟其他演员坐大巴,也从不见她觉得不好,小鞠跟我说,真正的公主都是没有公主病的,我看着她,觉得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我三十岁的时候遇到她,那时候我已经有过两次恋爱了,虽然,结果都不太美好,哥哥嫂子还有阿璟他们都很担心我,觉得我虽然表面温和,但人太清冷了一点,每到这个时候,他们都要骂骂我的爸爸。

    我很小的时候跟着爸爸和继母生活,哥哥嫂子说接我的时候,我身上都是青紫,恨的他们把那个女人狠狠打了,其实那些事情,我真的记不大住了,只是手心处有个烟疤,我想,大概是真的吧。

    因为我对人总不太上心,其实我是在意的,只是在意的很不明显。后来我跟太太在一起了,薄堇这么说我,我觉得,这辈子最了解我的,只有她了,虽然,她是半开玩笑的说的。

    粉丝总觉得我自己会过的不太好,总觉得我照顾不好自己,其实我只是不追求那些东西,吃得饱就好了,有地方能睡觉就好了,这样就好了。后来我爱上我太太,才知道,其实不是不在意,只是,没有人让我想要珍惜自己。

    什么时候动心爱上她,恐怕已经说不清了,明明知道她的心里,也还有阴暗,却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她散发的阳光。她是很有魅力的女人,爱上她,并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发现自己动心,是因为那碗猪蹄汤,其实我也没觉得不爱吃,但之前确实是很少吃的。看她笑的跟个小狐狸一样,我便故意问她,这个是不是给孕妇吃的,她果然更高兴了,说这是给产妇喝的。我低着头假装不好意思的喝汤,却用全部精神看着她得意窃笑的模样。我爱极了她这样鬼精灵的模样。

    动心以后,我犹豫了,她只是把我当做朋友吧,若是,以后连朋友也做不成,该怎么办?她会不会嫌弃我太老?

    这些犹豫表现出来了,阿璟和小鞠看不过了,都过来劝我,说动心了就去追,说我都让女人惯坏了,每次都是被追,这次要追别人了,就怂了。

    我觉得他们说的不对,我不是怂,只是因为,没有这样动心的爱过,太在意了。

    追求她的确让我废了不少时间,实在她是个滑溜的小泥鳅,要抓她,有点难。有一度我甚至很郁闷,感觉她是故意拒绝我。还好不是,我们第二次合作的时候,她发现了我对她的心意,我跟她告白了。

    原来告白这件事,真的跟偶像剧里面演的一样,紧张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太太她虽然腹黑,但她却是比任何人都干脆,答应我的求爱,答应我的求婚,每次都是干脆的一个‘好’字,从不故意折磨我,爱上她,是我的福气。

    跟她在一起的日子,我才知道,什么是爱情,就像是我用心中最软的一块肉,把她牢牢的包裹在里面,舍不得她难受,舍不得她受伤,恨不能把她融进我的身体里,这样让她一直跟我在一起。

    小鞠和阿璟都说我遇到薄堇,遇到爱情,人都疯魔了,但爱情原本就该是让人痴狂的事情不是吗,我也是人,为什么不可以?

    后来她生病了,她爸妈跟我说,她一直被噩梦折磨,我早就知道,阳光的笑容下面,她隐藏着一些自己的故事,但我从不知道,这个故事,是长达二年多的不能入睡,长达五年的噩梦折磨。原来她的厨艺,就是这个时候会的,那曾经甜美的手艺,好像也带着一点苦涩。

    她是我捧在手心里爱着的人啊,我怎么忍心她这样痛苦,我却只能远远看着?决定结婚是一个看似冲动,但从决定追求她的时候,就已经认定的事情,我以为会很难,但她很爽快的答应了,我知道,她其实跟我默契的从在一起,就想要一辈子。

    哥哥和嫂子说,我这辈子要感激薄堇,是她把我从清冷孤独的世界里拉出来了,我笑而不语,我不会告诉他们,从跟老婆在一起,每年我都会很用心的感激上苍,把这样的好女孩,赐给我。

    我以为我不会失去她,但那场意外,现在想想,也很惊魂,她几次挣扎在生死一线上,我悲弱的只能在外面祈祷,祈祷上天不要把我再次推向冰冷,我已经习惯了温暖,回去了,我也无法生存。也许是我的祈祷有了作用,也或许是她用尽了所有挣扎着撑着,我们一起度过难关。

    我发誓,我会一辈子感谢上天的成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