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二五章 千刀万剐不足

正文 第一五二五章 千刀万剐不足

    “郡主这是怎么了?”华锦是从侧门回来的,因为知道华锦出门了,一会儿会回来,所以茉莉和桔梗都守着这里等着华锦。

    自从知道华锦会有危险以来,她们每次都不放心华锦单独出去,让华锦心里面感动又觉得好笑,今日华锦这样自己一个人出门,她们也是在偏门等着,结果看着自家郡主这进门之后还捧着脸呢。

    “没事!”华锦捂着自己的脸,她倒是越活越回去了,刚才离开的时候宁淏不过就是捧着她的脸说了一句话。

    好吧,华锦得承认,自从考中了状元之后,宁淏这少年越发的成熟稳健,魅力加成,她这老黄瓜有时候也是承受不住这么撩的。

    看着自家郡主这脸蛋红扑扑的样子,又想着郡主是去见的谁,茉莉和桔梗哪里不知道这怕是与宁大人有关,看着两人关系这么甜,她们也是开心的,只是奇怪难得看着自家郡主这样,毕竟她们是知道的,华锦这人脸皮厚。

    虽说是知道的,可是她们也不敢真的笑话一下华锦,所以茉莉也不说什么“郡主,宁阁老家送来了帖子!”

    其实今日华锦吩咐了说如果宁阁老来了怎么样,她们也觉得奇怪,毕竟之前宁阁老也只是她们听着自家郡主在宫里面看过,或者是在外面见的,这人是从来没有说上门的,结果虽然不是华锦说的亲自上门,倒是送了帖子过来,也让她们觉得自家郡主料事如神。

    华锦压下心里被宁淏撩拨的羞涩,听着茉莉这么说以后也是笑了“倒是难得他沉得住气,回复他们,就说本郡也没什么功夫,如果有事就说清楚了!”

    这政客做得久了,这脑子里弯弯绕绕的多了,明明是他宁怀远求着华锦的,倒是还敢和她摆着姿态,她还能惯着这什么臭毛病,就是联手也得分个主次,这个时候她更不会主动,她倒是看看,宁怀远真的会让自己的儿子也到牢里走一圈不成。

    “是!”华锦这个态度很明显了,茉莉于是也吩咐下去,反正主子想什么,要做什么也不是他们做下人的可以管着的,反正他们相信郡主不会害了他们就是了。

    华锦自去休息不提,那宫里面却有点不同的动静了。

    “放肆,他好大的胆子,那邱南冲本宫说了有用的,是谁给他的胆子这么挑拨,给本宫准备一下,本宫现在就要出宫!”昕雪苑新做的比之前那个结实了许多,可是也拦不住这人发怒的声音。

    “娘娘,现在这宫里面也是看着严实,陛下如果知道了……”夏欣然也是上前劝说,自从陛下要出征之后,她们这位娘娘便越发的喜怒无常起来。

    有时候半夜她们便能听着宁嫔娘娘恐怖的冷声诅咒,好似在和什么人说话一样的,她们到了夜里也不敢出门,只隐约听着便骇人极了,何况这昕雪苑虽然不大,可也是一处宫殿了,一向人少,又种着许多的植物。

    白日里阳光明媚便是清爽的,到了夜里便好似鬼魅一样的,阴森森的恐怖,今日这样一个没有月色夜里,看着宁嫔那样一张看着精致完美的不像是人该有的脸,一片白色不说,更是红唇好似厉鬼一般。

    夏欣然她们每个人都心里面只哆嗦,素来外面的人见了自家这个娘娘都觉得是多么的美貌的,可是她们却知道这娘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一开始被重用的时候还有些欣喜,可是知道的越多,她们便更是只能在这一条船上,必然是不能摆脱的,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不是自己就是这么忠心,就能换一条活路。

    这宫里面的下人都活的不容易,可是她们却比任何人更为不易,今日宁嫔知道陛下下旨要请人进宫之后就已经是发了一通火,洗澡也洗了比之前多的时间,出来的时候还是一身冷气,那身上之前都是遮掩的好好的疤痕也露了许多,她们几个惊悚的不敢抬头看,更不敢提醒。

    之前她们就亲眼看着宁嫔把那看到她身上疤痕的宫女生生的挖了眼睛,那刀子十分的锋利,至今她们都记得那宫女的惨叫,这昕雪苑看着娇花照月,最是风雅的地方,连有些不知道真相的宫女太监都暗自议论说宁嫔这样的好样貌,也不知是怎么得罪了陛下,可是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在陛下面前的宁嫔那温柔的样子都是假的,真正的宁嫔是魔鬼,来自地狱的恶鬼。

    “滚!”夏欣然也是不敢不说,她其实现在对慕容桓虽然也是怕的,可是却未必比得上对宁嫔的惧怕,因为慕容桓只会干脆的要命,可是宁嫔却是个折磨人的。

    只是夏欣然也是知道宁嫔在做什么的,之前宁嫔也不是不能出宫,可是也不是说随着她的喜欢,而是要看着陛下的同意,今日陛下下旨之后就一直没有过来,所以她不能不说一声。

    “娘娘息怒!”夏欣然带着人跪下来了“娘娘您也说了,大事未成,陛下是个谨慎小心的人,如果知道娘娘擅自离开,还不知有引得什么,不过是一些女子进来,也不是多高的位分,就是来了,娘娘想把她们怎么样还不容易么,随着娘娘想怎么揉捏都可以的!”

    一番话也算是说的有道理了,夏欣然现在也知道自己是脱不开了,富贵险中求,既然已经如此了,便更是专心只帮着宁嫔,如果宁嫔成功了,她便是富贵逼人,现在的这些个委屈又算什么呢。

    宁嫔的手狠狠的攥着,之前便崩裂的指甲随着她的动作又是碎裂“华锦,华锦,你千刀万剐不足!”

    这声音随着宁嫔嘶哑的声音说出来,不大,可是却带着森森的寒气,夏欣然几个跪着,不敢再说一句话,他们都知道,这宫里要进人的事情,是那个嘉善郡主提议的,他们更知道的事情,嘉善郡主就是华锦,也是最近宫里面一直传说的,陛下心中真爱之人。

    “娘娘息怒!”几个人一起又是重复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