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二四章 联手御敌

正文 第一五二四章 联手御敌

    本来华锦也是有点担心邱绍宗的死会不会对宁淏有什么影响什么的,毕竟那也是他血缘上的兄弟,只是没想到宁淏对这件事十分的平静。

    “不说这个了,柳相原和刘圆圆自然有自己的可怜之处,可是一开始可怜的他们,在有了更大野心的时候,便必须为自己做的选择承担后果,今日怕是柳相原也没想到九公主会带着刘苏过来找师兄你,看这个意思,怕是他对刘家也已经失去耐性了!只是不知这背后到底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华锦笑了笑说。

    这世界的可怜人不少,野心这东西也不是坏的,只要自己担得起,做便是了。

    华锦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宁嫔是不是也后悔过自己的选择,是不是会有捉襟见肘的感觉,又是否担得起自己现在的一切。

    “我今日过来,一边是和师兄说说刘家的事情,你多看着刘太妃一点,看看是不是也和宁嫔有什么联系,刘苏进宫的事情是必然的了,之后的事情就看看宁嫔到底护不护得住这位刘小姐了,今日我来,主要说说宁家的事情,现在邱绍宗死了,牵涉到了宁海,刘家那边为了争取到邱南冲,一定会想办法把罪名扣在宁海的身上!”

    “我已经留话给郡主府的门房了,直说如果宁怀远过来找我,就留着他,我见见他,之前我是不打算管着这个事情的,只是邱南冲这个样子怕是也不能继续留着了,师兄你看看怎么办,还是你想自己去处理这个事情!”

    虽然华锦知道宁淏对邱家一群人是没有什么感情的,也没有什么好感的,可是她也不能自己随便就处理了这家人,这可和她踹了人一脚是不同的。

    宁淏听着华锦这么说,也是想了一下“小六现在忙得很,邱家的事情还忙的过来吗?”

    “倒是无妨,毕竟宁怀远也不会放过邱家的!”华锦的意思也很简单,宁怀远哪怕为了护着自己的儿子,也得不能放过邱家。

    和刘家比起来,宁怀远的确是势力小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刘家现在需要邱南冲这个兵部尚书,但是楚流云的父亲已经进京了,兵部尚书这个位置已经定了是他,刘家现在怕是也在想办法怎么做呢。

    华锦之所以肯定宁怀远会来和她合作,就是因为,在这京城里面只有华锦看着是和邱南冲有仇的,也是知道宁家和邱家的关系,她之前狠狠的踹过邱南冲,如果邱南冲上位,嘉善郡主必然被他记恨。

    到了这个时候,宁怀远斗不过整个刘家,可是如果和华锦合作,却可以把邱南冲的罪名坐实,只要证明这邱南冲一家都是该死的,那么所谓的宁海害死邱绍宗也不用说了,至少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一开始的时候华锦没有接到柳昭文的消息,也是不打算管着这个事情,因为她自己这边还有宁嫔来对付,如果华锦算的不错,他们直接对上的时候也马上就到了,所以她现在有许多的事情和准备要做,不想麻烦。

    但是知道刘家的事情之后,事情有了其他的变化,所以才又想着见见宁怀远,不能继续放着邱南冲这么晾着,万一再影响什么,只是这一次华锦和宁怀远出手,想也知道了,是打算一个都不放过的。

    也就是说,也许在这一次之后,宁淏除了宁家,就真的失了一门真正的血亲,那邱家除了邱南冲,还有几个庶出的女儿,这些东西华锦不能不告诉宁淏。

    “哪有什么没有时间这个说法,只是这件事背后的事情我也不好不告诉师兄,宁怀远以为妹妹死了,便会更恨邱南冲,现在又涉及到了他唯一的儿子,如果我和他合作,邱家不会有什么好的,师兄也多考虑一下吧!”其实他们都知道到了现在,和华锦说的一样,邱南冲不能留着了。

    “对了,慕容桓密旨招了苏州知府楚大人进京,说是要就任兵部尚书的位置,今日楚姐姐和我见过,如果不出意外,兵部这边会是我的人了!”这意思就更明白,如果邱南冲真的被推上去,兵部这边就麻烦了,但是如果是楚大人,他们就是不做同盟,那也不会是给他们拖后腿的。

    “小六不用这么看着我,你说的我如何不明白的,你心里怕我不舒服,所以这样问我,可你却不知道,哪怕是现在,我怕也是这世界上最恨他的人,邱绍宗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母亲自然是有错的,可是邱南冲但凡是个负责的男人也不会如此,一味只哄着女子做了这等事情,最后又这般无情,如果不是小六,我现在又是个什么样子呢!”

    说话的时候宁淏的眉眼中有放开,哪怕是提起恨意也不再是那么的极端,他不是不恨,只是不会满心只有仇恨,他会去更多的去爱,而不是只想着恨,这已经是他的超然了。

    “而且小六别忘了,之前我便是想着让邱家彻底覆灭的,只是我那名义的父亲到底是技高一筹,让他给逃了,所以别顾及我,一点也不用,小六尽管去做就是了,你只记得,我的心里小六是我唯一的爱人,师兄弟们就是我的亲人,没有其他了!”

    他们之间,这么多年,这么多的事情,其实早已经不需要去解释太多,无论是什么都是可以清楚明白的,华锦的顾忌是为了宁淏着想,宁淏又如何不懂华锦的心意,因为理解,因为明白,所以不会有一点点的误会。

    华锦听着宁淏这么说,也没有什么意外,因为就像是宁淏了解她一样,她也是那么的理解这个人,喜与悲,所有的一切。

    “好,那我就去做了,刘家的事情现在也差不多了,师兄多关注一点刘太妃那里,如果不出意外,怕是马上这些人都会有一些动静了,今年这年恐怕是不会过得舒服了!”华锦看着时间不早了,就想着回去,离开之前还这么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