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二三章 人蠢就要多读书

正文 第一五二三章 人蠢就要多读书

    所以华锦才嗤笑“所以呢,刘家一开始就是刘家,还是李家一开始是李家,师兄别忘了,一开始的时候,这些个所谓的世家也都是个小小的家族而已,可是时间多可怕,一点点的就这么变成了毒瘤。”

    “永远不能忽略人心的贪婪,如果有了野心,便更明白,权力只有在自己的手上,才是最安全的,政治一途哪里来的稳固的合作伙伴,两口子都能互相扎刀子呢!”华锦知道宁淏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这太理想化了。

    看现在宁嫔做得这些事情吧,真的以为她自己可以控制所有人吗,疯狂的压迫下必然导致疯狂的反抗,她自以为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齐家是和她一心的吗,根据华锦得到的资料,这家人早就已经有了其他的心思,支持她的家主也陷入内斗。

    至于刘家就更好笑了,柳昭文这个人背后算计人是很厉害的,步步为营的好似毒蛇一样的把人吞噬,可是毒蛇再毒也不会是百兽之王,因为没有那个胸怀。

    柳昭文这个人自视甚高,也有些聪明,但是就是刘家现在他一个人怕是都不容易搞定,而且翻脸无情,就这样的人是宁嫔可以随便控制的吗,说不得现在又滋生出更狂妄的心思。

    为什么一开始华锦的计划也只是控制慕容桓一个人,因为没有谁比华锦更清楚,就是她这样研究人心的,并且总是比一般人了解的多一点的,也一样是只能算计一个人的人心,多了她也照样控制不了。

    她控制一个帝王容易,因为帝王也是个人,可是宁嫔没有那个能力,却试图以自己为纽带,控制两个大的世家,刘太妃,甚至还有军中的人,她想的很美好,可是人却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的。

    千万不要忽略这个时代的那些个直男的威力,他们骨子里都是不屑女子的,怎么可能会顺服一个女子的统治,一两个人可以压制,可是两个家族里面多少人,哪里是一句话的事情。

    真的以为管理一个国家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政治课本上还写着实事求是呢,不看看这时代的情况就想当然,只会乱了。

    华锦读了那么多的书,可以说之前的几年里面不仅仅是通读了这个国家的律法,对官场上的事情,还有地方等等都有了认识,就是这样华锦都不敢说自己当了皇帝就能做好,只能说不会做的更差,也是只能一点点的试探着去做。

    这可是个辛苦活,基本上不是被逼着到了一个无路可退的地步,华锦是不会这么做得,就是之前被逼着,她也只是想着自己背后当个土皇帝,甚至想着反正宁淏聪明,让他去做就是了,华锦这人的属性是懒。

    前世她就是个不求上进的,最颓废的时候工作半年,休息半年,赚够了就出去玩,所以也存不住什么,她是个绝对的享乐主义,只是她的享受建立在她自己努力的基础上。

    宁嫔作为慕容桓喜欢的女子,相信也是和慕容桓一起接触了许多,但是怕也是没有读过这个时代本身的书的,毕竟比起现代社会的知识爆炸,这个时代的书读起来真的是无趣极了。

    慕容桓也不会和王明他们这样把华锦放男子一样的教,其实一开始的时候王明也没有教华锦治国策略的意思,女子么,不用会那么多,可是没办法,华锦自己争气,偶尔听一耳朵学的东西就和宁淏认真学的差不多了,后来也被捉着专门学过。

    否则王明为什么经常感叹华锦只是个女子,如果是男子,直说华锦必然是治国之才,他为何那么失望,华锦如果只是作诗写字之类的哪里当得起王明那么的可惜,可惜她是个女子,甚至欣慰华锦和宁淏能够一起,这样华锦的才能不会被浪费,就是因为华锦这个人的胸怀的眼光就不是女子该有的。

    前世华锦就是个高知,书读的多,懂得也多,什么都涉猎,到了这个时代,华锦从来没有瞧不起这个时代的文化的著作的意思,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用不到学这些,她懒嘛。

    但是王明拉着她跟着一起学的时候,她也是很认真的好好学了,有了这些打底,华锦才能在前朝这么多的事情当中,完全不露怯,甚至可以碾压别人。

    慕容桓是这个时代典型的直男,对宁嫔怕是不会这么上心,宁嫔不会接触到真正的东西,所以只能利用现代的眼光来做事,而且,就连华锦有时候也会带着一种高高在上,觉得自己是有现代精神的存在。

    宁嫔接触的现代东西怕是更多,否则也弄不出来枪来,贬低本土的东西,最后只能是捉襟见肘的疲于应付,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偏要做大事。

    真的以为自己是吼住姐呢,现在她其实已经都扛不住了,这不是个想想就坐的事情,这是一个国家,这是千万的百姓,是可以玩玩就可以的吗,现代历史上起义的有多少,成功的有多少,宁嫔太想当然了。

    其实也不是不能做好,只要宁嫔可以好好的钻研这时代的脉搏,也是可以的。

    “所以说了,人蠢就要多读书,书读的多了,就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不会自大的以为自己可以做的多好,也更知道自己的能力极限在哪里,真不想承认她是我的老乡,虽然我老家的蠢人也是不少的,只是宁嫔这家伙,大概思想停留在中二时期!”

    “那真是一个又极端又愚蠢,又难以回去的单纯的,每每回头想想都觉得自己是个笑话的好时候啊!”华锦感叹着!

    宁淏则是笑了“小六一向都是最棒的!她这个样子倒是不错,怕是她连自己做的这些事情的反噬都难以支撑啊!”

    “可是她犯蠢,最后可能闹出大事情啊,这国家都可能就乱了,大家一起完蛋,谁也没有好日子,所以我讨厌和蠢人接收烂摊子!”华锦摊手,一开始她还以为自己的对手多厉害呢,现在也只能说,好吧,这可真的是个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