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二二章 徒有野心

正文 第一五二二章 徒有野心

    武则天登基可以说是在朝中已经经营的足够,所以受到的反对自然是有的,可是支持的人也不少,最后她自己当皇帝也是比较顺利的,和那个时候大家也思想的开放程度,还有大家的都已经接受了那个天后都不无关系。

    这种一点点的发挥自己的能力,之后时机成熟了再登基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是华锦,除了这个她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其实这就是一种和平的温水煮青蛙,等着时机,如果要做到这一点,宁嫔需要支持,这个支持不能只是一两个人,而是足够大的势力,刘家是最大的世家,齐家也不差,还出过一个大儒,为了那个孩子,他们也会支持。

    可是孩子么,大了就有心思了,反正这古代的医疗水平,一不小心就没了也不是没有的,大权在握,孩子没了,到时候她就是女皇,这大燕也是她一个人的,新的帝国!

    宁淏苦笑的看着华锦“小六,我现在好奇你的老家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了,怎么就能养出小六你这样的女子,又有宁嫔这样的女子?”

    “师兄这么说我怕是不大开心的,师兄要拿着我和宁嫔看做一起,小六怕是不敢应承的,我可没有她那么蠢!”华锦不客气的道。

    没错,华锦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宁嫔怕是也知道前世的武则天是怎么当上女皇的,那么一个传奇女子,怕是不读历史,看看那些电视剧也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做了什么才当上帝王的,如果换了华锦,她也未必能有其他的办法,毕竟就是华锦自己不认,这个社会对女子也是天然的瞧不起的。

    别说是当皇帝了,就是华锦这个女子在儒林的那点名声,还不是被这些个酸儒不承认吗,宁可睁眼瞎也不承认华隐秀就是嘉善郡主,死也不承认的掩耳盗铃,这就是这个社会的现实。

    所以必须先改变观念,比如华锦之前做的那个秀玉书院其实就是一个种子,华锦也只能这么一点点的渗透,因为这不是那个思想开放的大唐,而是相对保守的一个时代。

    宁嫔最愚蠢的一件事是,自以为扶植了刘家,或者是利用别人控制了刘家,刘家就会和之前支持慕容家那样来支持他,但是却忘记了世家这种东西在这片土地上盘踞数年,已经是毒瘤了,连慕容桓这个已经当了皇帝的登基之后都在想办法削弱世家的势力,想办法增加自己的权力,为此甚至不惜自己冒险出征。

    好好的皇帝不当,万人之上,至尊的位置稳稳地,慕容桓为什么还要这么折腾,他一开始登基的时候可没有人想着把他给弄下来,是他一直不断的打压世家,世家那边才有了反击的意思。

    如果他想和世家和平相处,就不会折腾这么多,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慕容桓和先帝都清楚,世家已经威胁到了君权,世家如果好好的,他们的位置便只是个看着高贵,实际上根本是个空架子的位置。

    宁嫔是慕容桓的枕边人,不说别的,慕容桓这么多年筹划这些的时候,宁嫔但凡不是个傻子,也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思了,可是她一边自己想着要做帝王,可是却选择了保留现在已经有的体制,心甘情愿的做个傀儡皇帝,华锦可没有这个心思,她只想把皇帝变成自己的傀儡。

    宁嫔自己怕是也知道这样其实也是饮鸩止渴,只是她心思重了,报复心更重,所以想着背后操纵更多的人为自己所用。其实也是一点点渗透,只是没有算计到人心。

    “好吧,小六说的不错,是我表达的不好,宁嫔的确是有心,只是无力!”宁淏听着华锦这么说,也是同意,这不是故意的诋毁,有这个心思的确是厉害的,只是人不是有心思就够了的。

    “可不是么,要是换了我,我可不会这么干,辛辛苦苦的把皇帝都搞死了,自己坐在那个位置上,只当个傀儡,那怎么行,我就是祸国,那也得是我亲手祸害的,反正这青史上留名的也已经是自己了,不过我倒是看着她只看着这位置的光鲜,看不到这其中的辛苦,这可比上班痛苦多了。上班还能请假呢,大不了辞职,这位置坐上去了,除了死,根本没别的可能,被人一直盯着也是烦躁的很。”

    “所以了,如果是我,我倒是想当个纨绔皇帝,找几个愚忠的大臣,我就天天应卯,每天遛狗逗猫的,应该也不错!”华锦这话说的,一边的宁淏都有些哭笑不得的。

    “小六,我才说了你那个老家的女子都这么有想法追求,你现在就说自己努力了以后做昏君,这是什么啊,你努力到最后,就是为了当个昏君的吗?”宁淏觉得大概自己一辈子都不能理解华小六的想法了。

    华锦翻白眼了“忧国忧民的明君很难做好吧,束缚太多了,人活着拼命努力不就是享受生活吗,我好不容易到了那个位置了,自然就是到享受的时候了啊!”

    “那百姓呢,你就不管了?”宁淏也是无奈的问了,他记得华锦是个挺有想法和胸怀的女子,比一般的男子都厉害。

    华锦听了以后若有所悟的点头“所以我还是不要做皇帝吧,这位置就适合那些脑残,有自虐倾向的,我适合当个纨绔!”

    “小六,你对自己的认识真的是一点都不明白啊!”宁淏很想说,觉得自己是和做纨绔这件事,真的是小六同学的一个误会。

    “哎呀,说这个干什么啊,我也不想当皇帝啊,现在说的是宁嫔这家伙真的是徒有野心,折腾了半天,居然还想保留之前的方式!”华锦觉得他们似乎又歪楼了,说道。

    “其实也不见得,刘家自然是盘踞多年的毒瘤,可是如果是新的世家就不同了,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也没什么谁被利用和傀儡的了!”宁淏想了一下,其实宁嫔也不是没有想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