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一九章 收网的时候

正文 第一五一九章 收网的时候

    一边的罗氏和丫鬟见到华锦进门,也是意外了一下“不是说华公子病着吗,怎么看着好似挺好的?”

    “外面的消息从来夸张,可能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吧!”听着丫鬟这么惊讶,罗氏说了一句,便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小六你怎么就这么过来了,可有人看着?”宁淏看着华锦身后居然没有跟着人,也是有些疑惑的。

    一般来说,华隐秀出门身边也会跟着人的,不是杜荃就是杜若,今日倒是没有人跟着,一个人过来的,虽然知道华锦应该也不会遇到什么,宁淏也是问了一句。

    华锦笑了笑“也不是别的,杜若和杜荃都在训练,而且杜若的身世怕是有点什么问题,不方便出来,我自己也挺好的,这时候了也没几个人看到,便是看到了也没什么,反正也没多少日子了!”

    这话说的,宁淏也是严肃起来“你的意思是,刘家,还是周生那边有消息了?”

    “这话却是不少,坐下来说吧!”华锦拉着人进门。

    说话的功夫还把她手里提着的食盒交给一边的书墨“去把菜热了来,再让厨房煮点粥过来,这日子越发冷了,喝点热乎的舒服!”

    “是,小的这就去办,郡主和大人先聊着!”书墨笑眯眯的行礼之后就下去,知道郡主来了就是要单独和少爷说话的,也不打扰。

    华锦倒是看着他这样有些奇怪了“他这是怎么了?”

    以前可没见书墨整天这笑得和个二傻子一样,今日怎么就这样了,难道是遇到什么喜欢的姑娘了?

    宁淏也是无奈的摇头笑着“自从知道咱们明年秋日里就要成亲,他便是这样了,估计得过些日子才能好!”

    书墨也是很小就跟着宁淏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十分忠心,也的确是心里面只想着宁淏一个人的,现在看着宁淏和华锦的感情好,也要成亲了,整天乐呵呵的,他这每日都跟着宁淏进宫,之后在外面候着跑腿的,许多人见他这样,还以为他是因为宁淏马上要当驸马了,他也知道这事不能说,所以也不告诉别人,自己一个人傻乐呵。

    华锦都觉得无语了,要说起来,她似乎是唯一一个对这件事没有多少感觉的吧,其实两人在一起就是了,婚姻也不过是个形式而已,约束两个人关系的是感情,而不是其他的,不是吗?

    “他倒是个忠心的!”华锦扶着宁淏的手坐下,看着这房间里的一副丹青,想了一下“今日发生了一件事,若说起来,倒是和师兄有点关系,但是又不是很大的关系。”

    宁淏过去给华锦倒茶,听着华锦这么说,回头笑着“小六你怎么也和我卖关子,什么有没有关系的,这京城里面,除了师兄弟和小六你,还有什么与我相关的,我可能听师兄说有什么事情!”

    之后反应过来一般的“可是邱家出什么事情了,其实今日我倒是也有一桩事情和你说说呢!”

    把杯子放在华锦的面前,宁淏也坐下来,华锦想了想,直说了“和邱家倒是有些关系,邱绍宗死在了牢里!”

    宁淏皱眉“死了,这个时间点,突然就死了,不对吧!”之后又想起来“不是宁阁老动手的吧,他不至于做这样的事情啊!”

    一个阁老,要扳倒邱家也不是多难的事情,没必要做得这么明显,落人口实,还挡了自己的官路,而且“不能是他,我今日看了宁阁老送上来的折子,弹劾的就是邱南冲,如果已经是做好了扳倒邱南冲,他针对邱绍宗也没意思,毕竟邱南冲倒了,他也落不到好处来。”

    这件事是今日宁淏不小心扫到了,之后便知道不知是怎么想的,之前一直对邱南冲不做什么的宁怀远突然就这样了,他还想问问华锦,这背后是宁怀远一个人的想法,还是背后其实有慕容桓在背后的指使。

    听着宁淏说起,华锦也点头“是,宁怀远没有那么蠢,但是宁海却未必,我得到消息,今日去看了邱绍宗的有两拨人,先是宁海,之后是刘家的人,都是直接表明身份的。”

    最后的字眼华锦说的特别清楚,看着宁淏也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笑了“师兄也知道了对不对!”

    “好一记挑拨离间,只是这人是谁呢,和刘家的仇怕是不小!”果然宁淏也想到了。

    其实道理非常简单,宁海的年纪小一点,也没有入官场,做事冲动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华锦是见过宁海本人的,看着不是那么冲动的人,所以突然过去见邱绍宗,不一定是为了什么事情,华锦更多的是觉得他只是为了奚落都是有可能的。

    因为宁海哪怕是自己傻,总不至于想弄死人也自报家门,告诉人家自己去了,害死人了,宁怀远如果只教了这么一个儿子出来,他还放着这个儿子到处去找自己妹妹的行踪,他就不是能自己到阁老位置的人了。

    何况华锦手下的人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宁海做事的风格,这事情不是宁海能做出来的,至于他到底是去做什么,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有趣的是刘家的人,刘家现在还要用邱南冲,而且态度也是争取他继续做兵部尚书的,突然之间杀死他的儿子,这是合作的意思吗,这是故意分裂吧。

    所以宁淏也说了,这其实是有人在挑拨离间,想让刘家和邱南冲之间出现问题,而能动用刘家的人,把这事做下,这人必然在刘家有很高的地位,并且对刘家可谓是恨之入骨。

    如果是一天之前,怕是华锦也不能确定这个人是刘太妃还是别人,但是在今日,华锦得到了一份调查来的消息,也已经非常确定这人到底是谁了。

    看着华锦一脸的淡定笑容,宁淏和她相视一笑“柳昭文!”

    “是,或者说,是柳相原!”华锦补充。

    多少日子的所有努力,在今日,也可以说,所有的拼图都已经完成了,只差了平远县的事情,但是华锦心里对平远县也有了猜测,并且已经派人过去了,所以,一切的事情,也终于快到了,收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