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一八章 聘则为妻奔为妾

正文 第一五一八章 聘则为妻奔为妾

    只是,刘苏和宁淏都忘记了一边还有个慕容画,只见慕容画拉着刘苏“你干什么逼着她,姐姐胆子小,你别吓着她,姐姐和柳公子是互相喜欢的,就是没定亲怎么了,那皇兄也不能这么拆散他们!”

    慕容画也是理直气壮的很,觉得自己说的这话再是没错不过的“有情人怎么可以被这样就拆散了呢,皇兄那么多的女人,干什么非要姐姐进宫啊!”

    宁淏都想为慕容画这话鼓掌了,她是怎么做到自己光明正大的破坏宁淏和华锦,一边又说着什么有情人不能拆散的话呢,小六那话说怎么说的,别既当又立,理都给她一个人讲了啊!

    “公主居然还懂这个道理,真是让我叹为观止,既然公主这般的相信,不如亲自去和陛下说,看看陛下可不可以成全一对有情人!”宁淏这话说的讽刺极了。

    “对,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没有定亲便和人私相授受的有情人,我今日算是知道为什么公主之前可以那样的拆散我和小六,原来是这般想法,有情就好了,不定亲也是真爱,就该被理解!”

    宁淏这人说话刻薄的时候也是一点都不客气的,因为慕容画这话说的就是个笑话,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宁淏喜欢华锦,也从来是和老师提前就说过了,也是在长辈那里过了明路的,只是因为他守孝,所以不能真的直接定亲。

    因为作为男子本来就该对自己心爱的女子如此的负责的,不问长辈,那就是不遵循礼仪,那就是违背伦理,也是害了女子的名节,多喜欢都是没用的,宁淏的母亲当年不就是被这所谓的真爱洗脑,最后的结果也是十分的明白,宁氏一辈子都在阴影里面不说,连宁淏自己都受到的影响,什么真爱,都是不负责任的想法。

    慕容画说这样的话宁淏自然会怼,即使他看出来刘苏和柳昭文之间根本不是慕容画的说的那样单纯的互相喜欢,被身份阻挠什么的,怕是柳昭文和刘苏都知道慕容画这人傻,所以故意这么哄着利用她做事而已。

    真为刘太妃伤心,生了一对儿女都是个蠢的不说,还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利用,偏自己被利用了都不觉得,真是悲哀,所以当母亲的别太聪明了,说不定儿女就报应回来。

    慕容画怕是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人这样利用,还这般帮着刘苏说话,现在听着宁淏如此不客气的说自己,慕容画的脸上也是一阵青黑“你什么意思,你到底帮不帮?不是说你什么状元才,不是被皇兄信任么,为了当官不愿意当驸马,怎么你就这点本事啊?”

    倒是难得慕容画居然还能知道这激将法怎么用,可惜的是,宁淏不吃这一套“公主慎言,我是不喜欢公主才不要做驸马,和我是否做官没有什么关系!”

    论起打脸来,宁淏也是不必华锦差的,而且是直接打脸,以前他倒是和九公主还客气过,可是慕容画这人的脑子大概是有点问题的,这话如果说的曲折了,她是不懂的。

    “你……我不管姐姐也没有什么错,你必须帮她!”慕容画被这么说了,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胡搅蛮缠。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外臣,天子家事如何是我可以管的,倒是公主是陛下的妹妹,比我有资格多了,公主自去进宫和陛下说就是了,陛下怎么还不给你这个妹妹面子吗?”宁淏看了刘苏一眼,心里想着,今日得过去让小六查查这刘苏和柳昭文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刘苏被宁淏这么一眼看过去,只觉得自己的那些个心思便被看的个清楚,这人和柳哥哥都一样的,很厉害,刘苏心里这般想着。

    “我要是能进宫说,我还找你干什么,你就说你帮不帮吧,你如果不帮,我就真的找你那个好师弟去,看看他愿不愿意帮忙了!”慕容画又拿着华锦来威胁宁淏。

    只是却忘记了,之前宁淏就已经不被她威胁了,何况现在刘苏显然是利用慕容画,而且是隐瞒了实际的情况,最重要的是,这刘苏是小六特意要给弄进宫去的,宁淏自然不会帮忙。

    “不可能,我也劝说一下公主和刘小姐,这素来年轻人的婚事都是长辈做主的,就是家里没有了长辈,那也是要有媒妁之言的,如果没有,总也该知道聘则为妻奔为妾,这古往今来的规矩都是如此的!”

    “别跟着公主的时间久了,便也学的什么老子天下第一,什么都自己由着自己的性子就好,圣旨怕是已经入了刘家的门,刘家虽然势大,可抗旨不尊的罪名怕也是担不起的!”

    宁淏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的,也是说的刘苏脸色泛白了,她看着宁淏一副要守规矩的脸,听着他说什么聘则为妻奔为妾,也是连涨得通红。

    “明明不规矩的是刘家,我没有和人私奔!”说完之后刘苏的眼睛都红了,一直落泪,直接就跑了出去。

    慕容画看着她这样,也是跺脚“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公主这话说的,好像我不这样你就能放过我一样,慢走不送!”宁淏完全不在意慕容画怎么威胁自己,赶苍蝇一样的把人撵走。

    等着九公主的人都已经走远了,宁淏才皱眉,看刘苏的反应,这期间倒是有许多的内容,没有私奔,所以是正经的在一起,还是说,柳昭文和刘苏其实是有定亲的,如果是这样的,那刘家又是为何这样呢?

    “有人吗,去郡主府送信,就说我有事要和郡主说,让她过来一趟!”宁淏想着要见华锦。

    “师兄找我有什么事情要说吗?”哪想到宁淏自己才说完,便见到华锦一身白衣,眉目如画的就站在宁淏小院的门前。

    “小六,你怎么会过来,快进门,用饭了吗,想吃什么,我让他们去准备!”宁淏一见到华锦就满脸的微笑,哪有之前对慕容画的冷言冷语。

    华锦进门“看着师兄和佳人谈的愉快,小六也不忍打扰呀!”

    “怎么这般怪声怪气的,她们也算得上什么佳人,比不上小六的一分!”宁淏这样见了华锦就开心的不行了,见她揶揄自己,也笑着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