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一七章 所以定亲了没?

正文 第一五一七章 所以定亲了没?

    宁淏对刘苏也是有关注的,这关注自然不是男女的,在宁淏的心里和眼里,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比华锦更好的女子了,别的女子和华锦比起来便只不过尔尔,何况这刘小姐即使装的大方规矩,可是却有些小家子气。

    想起之前华锦分析过柳昭文这个人,也说了这刘小姐也是有点奇怪,现在看来,也许他们之前疑惑的事情,今日可能会有个解答呢!

    刘苏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实话,她今日面对的事情的确是紧急的,可是她却不想被宁淏参与,如果她知道慕容画要带着她过来见宁淏,她都不会来的,可是到了现在,有些事情也不是她能挽救的,特别是九公主的性子,根本不是她能控制的。

    “公主愿意帮我,我心里自然是感激的,只是没有必要多么麻烦宁大人了,宁大人事务繁忙,我们先回去,回去再说!”刘苏还是想挣扎一点。

    宁淏觉得很有意思,之前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刘苏似乎是有意识的避讳着他,这是很奇怪的,他跟着慕容画去和这些年轻人聚会,即使大家也知道他是寒门,可是见慕容画和他亲近,也都是把他看做是未来的驸马的,虽说心底也是瞧不起的,说话的时候也多有讽刺,可是到底也是知道他不管怎么的,宁淏也进了他们的圈子。

    之前还有几个驸马过来与宁淏说话什么的,觉得他们是一样的,在大家都是这个态度的时候,刘苏一直都是十分忌惮他,尽量远离他,不说话的态度,这就有点奇怪了不是吗,说句不好听的,宁淏可不是华锦那样名声在外,大家知道的他不过就是个小小翰林,状元之才,这样一个形象必然不是被人担忧害怕的,可是刘苏明显因为什么忌惮着宁淏这个人,这就有点意思了。

    刘苏这么想着离开,只是一边宁淏看着,慕容画的个性可不会离开,特别是之前他这么直接撵人了,现在慕容画就会故意不离开,小女孩的幼稚,以为这样自己就没有输的厉害一样的,不说她所谓的喜欢是不是爱情,但是在感情的世界里,先动心的就是弱者。

    在宁淏的面前,慕容画这辈子也不能是赢的,除非她脑子里的水突然都没了,智商也突然高了,否则就没有可能,所以什么自己没有输,她其实一直都是输的。

    “不用,他是本宫的人,自然得帮我出主意,你这个事情本来我是可以跟我母妃说的,让母妃和陛下说一声就好了,只是母妃这些日子病了,我都好些日子没见到母妃了,哥哥那人不靠谱,他是状元,经常见皇兄,肯定知道怎么做!”慕容画果然不接刘苏的话茬,拉着她看着宁淏。

    宁淏一脸的冰冷,即使好奇刘苏到底是不是为了进宫的事情过来的,也是不露出一点的姿态。

    刘苏也是快哭了,她是个小女子,本也不懂太多的,以前不过是被人警告了做事,现在眼看着拦不住,不由得着急的看着外面,似乎想看着有人能帮自己一样的,可惜,她期待的人似乎没有出现,她也只能失望的低着头,不知所措的缴着帕子。

    宁淏也看出来她这副慌张的样子了,不由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刘家的人觉得刘苏像华锦,根本是完全的不同吧,而且之前似乎也没有这样,今日却露怯了一般,就是那个肖云的娇蛮的样子都有一点华锦的模样,刘苏是真的今日完全没有那个感觉了。

    想到之前的时候他见到刘苏的时候必然也会见到的一个人,宁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所以刘苏是因为那个人在所以才会有底气,气质也会显得好许多,有华锦那种即使出身不高,可是却自信的模样。

    只是华锦这个人是非常的自信,所以那一身的气质和凛然都是来自于她自身,便哪怕是对着皇帝,她也是一样的有气势的,可是刘苏却不同,她的自信不是来自自己,所以现在身边没有了那个人,她会慌张的找人,找不到之后便直接没有了一点点的气势,变成了懦弱的小女子。

    所以刘苏和柳昭文是什么关系,为何看着这般的亲密不一般,刘苏怎么如此依赖柳昭文呢,还有刘家之所以突然不送刘苏进宫了,是因为发现了这个女子其实不是陛下喜欢的类型,还是因为其他?

    如此诸多的疑惑,刘家的秘密似乎也掐在了这两个人的身上。

    “你不用怕,他也就是对他那个宝贝的师弟才会那样,其他的都没事,我帮你问他!”慕容画看着刘苏这么低头不说话,以为她是害怕,拉着她安慰了一句,又看着宁淏。

    “宁雅川,要我不找华隐秀的麻烦也可以,你帮我解决姐姐的事情,皇兄不知道这是发什么疯,今天突然传旨说让刘姐姐进宫,不是说现在都忙着出征的事情,居然还有时间想着这些,刘姐姐有喜欢的人了,她不能进宫!”

    慕容画说的理直气壮的,宁淏看着刘苏和九公主“刘小姐有喜欢的人了,可定亲了?”

    “定了……”刘苏被人宁淏这么问的时候,下意识的点头,之后有摇头“没,没有,我没有喜欢的人,我就是不想进宫!”

    宁淏哪里会错过她之前的回答,有些皱眉“刘小姐,这事情再简单不过了,如果你已经是定亲了,即使是陛下也不能随便就把你接进宫,只要拿着定好的婚约,让刘家进宫和陛下说明,陛下必然是可以理解的!”

    他说完之后,便看着刘苏抓着帕子的手更紧了,慌忙的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有定亲,我就是不想进宫,没有别的!”

    宁淏的眼神越发深沉了,看着刘苏“刘小姐定亲的对象是哪位,柳昭文吗?”

    一句话便试探出来,刘苏听了以后突然抬头看着宁淏“你怎么知道的?”

    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说的,马上又捂着嘴“宁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没有的事情!”

    她这样的遮掩水平,别说是宁淏了,一般有点智商的人也瞒不住的,何况是宁淏这样的细心谨慎有精明的,此时看她如此,也十分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