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一六章 刘苏是谁

正文 第一五一六章 刘苏是谁

    这些日子宁淏也算是对慕容画的脾气有了一点拿捏的,虽然宁淏自己也不懂为何九公主怎么就看上了他,还这么的执着,真的是他完全一点好脸都没有给过慕容画的,比起对华锦的殷勤,这根本就是两回事,但是慕容画就和着魔了一样的,依旧是追着他不放。

    说实话,但凡他能知道慕容画喜欢自己什么,他也可能去改的,可惜没有,慕容画的喜欢来的莫名其妙,没有一点点的痕迹。

    至于现在慕容画的所谓的威胁,宁淏也完全不怕了,因为他知道慕容画对他是有要求的,她不敢真的逼着宁淏到极限,因为慕容画也知道宁淏是个说到做到的事情,他答应了不和华隐秀见面,这些日子也的确没有见过华隐秀,即使华隐秀现在病的十分厉害。

    之前九公主亲眼看着宁淏的师弟过来骂他,说他怎么这么不知变通,哪怕悄悄的去看看小六什么的,宁淏虽然十分痛苦,可是依旧是拒绝了,只说让师弟照顾好小六,说自己和小六的缘分到了什么的。

    慕容画看了以后一边觉得宁淏的确是答应了就去做了,另一面,也明白现在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如果逼的太狠,之后的事情的确就不是她能想象的了,只要她贪心宁淏这么人,这个问题便是无解的,她不敢逼迫宁淏。

    慕容画这个人,用华锦的话来说,的确是没有脑子,但是虽然对其他的事情没有智商,可是对男人她还是稍微有点脑子的,就好像是什么都能做好,理智的女孩华锦在感情里面其实是有点迟钝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了。

    慕容画在男女感情上倒是还能有点智商的,也大概只在这方便能聪明一点吧,可惜挑错了对象,看上了宁淏这个一心只想着华锦的,也许慕容画看中的也是宁淏的这种只看着一个人执着吧。

    只想着他把对华隐秀的心思都用在自己身上,那么便是没有再好的了,可惜这只能是她的一个妄想。

    “你……”慕容画见到宁淏如此油盐不进,也是咬牙恨恨的。

    宁淏也是瞪眼“你可以试试,我说到做到!”

    慕容画怕的就是宁淏这一点,她心里何尝不委屈,她到现在也不懂,自己一个女子,怎么就比不上个硬邦邦的男人,男**阳调和才是规矩不是吗,怎么到了宁雅川这里,他就只喜欢那个男人,就因为华隐秀会写诗作词的吗,她也可以啊,这些日子她都有努力读书了,可是那些个书本文字什么的,她看了也看不进去啊!

    每次听不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说的是什么,她心里面也很委屈的,也努力了,可是为什么宁雅川一点点都不理解,她真的有努力做到最好了啊!

    宁淏冷哼,好似没看着和慕容画在一起的那位刘小姐一样“公主没事就先离开吧,我累了!”

    慕容画那叫一个郁闷啊,气的不行,宁淏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也是让她没有办法,刘苏本是着急的过来找公主求救的,哪里想到九公主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后居然就带着她来了这里见宁淏,她与宁淏也只是这些日子多见了几面,也不是多么熟悉。

    何况她想着之前也被警告过不要与宁淏多亲近的,她心里发虚,对宁淏也是不敢多说话的,可是哪想到慕容画进门之后就和宁淏这么吵起来,她在一边又是着急,又是尴尬的,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反应才是对的。

    现在看着这个情况,也只能过来拉着慕容画“你这是做什么,我来找你是为了我的事情的,你二话不说就把我给带过来了也罢了,现在就是为了让我看着公主和人这么别扭的吗,公主也想想,现在宁大人都已经是答应了与那华隐秀不再见面联系了,你又何必这样逼着人,以后人与你成亲了,慢慢也就淡了,何况那华隐秀还不知活到什么时候呢!”

    刘苏也只是为了安抚慕容画,毕竟现在她指望着慕容画,所以顺着说了几句,这话说的其实也不算错,现在也不是一个人在说那苏州有名的天才少年华隐秀怕是不好了,说已经是病重,现在甚至都有人传说过不了这个冬天的话来了。

    所以她也不过是拿着这些大家都传说的话出来劝说慕容画,却哪里想到,宁淏虽然不是华锦那样有空间所以五感比人都要强烈许多,可是也是跟着华锦一起吃着空间出产的,耳朵也是好用的很,尽管刘苏是小声说的,可是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刘苏说话的时候,就好似感觉到一个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想去看看是谁的时候,那个方向却有许多人,而且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好像是她的错觉一样。

    慕容画本来也是气的不行,只是就是宁淏这么对她,她也是没有其他的想法,反而觉得刘苏这话说的很是中了她的心思,便拉着她的手“姐姐不用担心,你这事情,我一定会帮你的!”

    刘苏一脸的感激,心里不由得想起那人和她说的话,和九公主好好相处,九公主身份贵重,人又不是多么聪明,到关键的时候可以帮她,现在看来还真是的。

    宁淏在一边看着刘苏也在的时候,心里早就算计开了,今日他在宫里做事的时候还没有得到其他的信息,只是看着本来应该做事的宁怀远突然说自己有事,提前离开了,他也只是以为是宁怀远家里有什么事情,他自己事情也多,倒是也没有多么上心。

    即使知道了宁怀远是他的舅舅,宁淏本身也不会对这个人更多的担心,大概是这么多年来,本来也不是他生命中的人,而他本身也是个稍微有点冷清的人吧。

    所以现在看着九公主把刘苏给带过来找自己,宁淏只是猜测是因为陛下的那道圣旨,之前他去刘家的时候,也看出来大家对这刘小姐的尊敬不是假的,只是不知不是那种真心的尊敬,而是没那么自然的感觉,还有说送刘苏进宫的事情,似乎也是个禁忌话题,不容许被下人提及。

    宁淏只要一想,今日这情况怕是和这事情都是有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