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一五章 谁怕谁

正文 第一五一五章 谁怕谁

    华锦这边话闺蜜闲话,却说宁淏这边,宁淏这些日子也着实繁忙了一点,他是天子近臣,看着职位不高,可是这皇帝忙起来的时候,他便是没有个正经闲的时候,这都还是看在他和华锦的关系不一般,已经减低了他的存在和工作的基础上了。

    其实宁淏一直觉得慕容桓看着他的眼神是很复杂的,那其中可能蕴含的东西十分的复杂,宁淏只假作不知,倒是无意识的表现了自己的痛苦,适当的让慕容桓感受到自己现在可以和所爱的人在一起的愉快,免得他总觉得宁淏比他过得好。

    华锦知道宁淏这么做的时候还好笑呢,有时候男人的醋也是来的莫名其妙的,她和慕容桓之间,哪里还有其他的可能呢!

    其实宁淏也就是这么一说,他这么做也是避免自己的存在影响华锦做什么,只是这朝廷的事情就已经不少了,这些日子以来九公主也是纠缠的紧,这位公主可是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看着华隐秀这些日子以来一直病着不出来,据说已经是快死了,宁淏也没有去看他那个心爱的师弟。

    虽说宁淏对她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慕容画也是十分的愉快,每天恨不得天天跟着宁淏,还时不时的邀请宁淏去参与她自己所熟悉的人组织的聚会,都是一些个不食人间疾苦的少爷小姐,做得无病呻吟的姿态,如果不是有自己的目的,宁淏哪里有那个心情与这些人牵扯。

    之前他去了刘家参加酒宴,那一天也是正式见到了之前华锦口中说的那位刘小姐,也是据说的和华锦有些相似的那位刘小姐,结果自然是十分的失望,相貌不一样不说,那故作姿态的气质便也是差了许多,不过看慕容画似乎是和这刘小姐比较投缘。

    除了这刘小姐,他还见到了那位柳昭文,之前宁淏与柳昭文也是有过见面的,毕竟都是这京城的读书人,就是不熟悉,总是在一些场合擦肩而过的见到过的,那一日一起宴饮的时候,他总算是见到了这个被华锦怀疑的人,之后便越发疑惑柳昭文在刘家的身份。

    这些日子宁淏一直都在想办法查明刘家的心思,九公主还是比较配合的,最近刘太妃似乎是很忙,都不怎么管她。

    “你怎么又来了,又有什么事?我这些日子每天进宫做事,你别过来麻烦我!”宁淏远远的看着九公主的人就在自己家门口,也是不客气的很。

    隔壁的罗氏现在也是每日在家养胎,张玉友这些日子也是忙的很,毕竟皇帝要出征,这期间牵扯的人也是很多的,可以说现在大家都是跟着一起忙活,之前看着九公主过来还看看热闹什么的,现在都已经习惯了。

    “奶奶,那九公主又来了,真是让奴婢叹为观止啊,居然这么上赶着自己找男人,公主就是不同!”罗氏的丫鬟一边过来拿着针线过来做活,一边说着。

    罗氏眯着眼睛小憩,听着丫鬟这么说,也是慢悠悠的道“公主嘛,老子天下第一,有什么不敢做的,这皇家也真是让人看不透了,宁大人可是已经在苏州定亲了的,倒是替宁大人的未婚妻觉得难过,说不得真的被这刁蛮公主抢了亲事呢!”

    “不是吧,就是公主也不能坏人的亲事吧,既然说了是定亲了,那必然是已经在衙门里面记档了,总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吧,就是皇帝也不能随意就给人把这亲事拆了吧!”丫鬟有些惊讶的样子。

    罗氏淡淡的“罢了,大人也说了,现在京城里面可是乱的不行,我们还是好好的养着胎,不管发生了什么,总有爷们顶着,宁大人到底会如何,也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丫鬟也只是八卦一下,见自己的主母如此说了,也不再多话,低着头继续做事,罗氏则是闭着眼睛,想着这些日子嘉善郡主怕也是忙的很,她现在听着这外面的风言风语并不少,也是有些担心郡主,希望不要再有什么大事才好。

    “宁雅川你是什么意思,我来看你怎么了,还是你只想你那个好师弟来看你,可惜啊,你那个师弟身子不行,怕是快病死了,活不了几天了,哈哈!”九公主本来是有些着急的过来的,结果被宁淏这样的不客气,也是立即就反击。

    即使知道这九公主说的师弟是华锦,华锦一直都是好好的,今日上午在宫里面还一起见面过,但是现在听着九公主这么说华锦,宁淏还是忍不住的一阵怒气,看着九公主“你再说一句,就给我滚出去!”

    “宁雅川,你再说一次,你让我什么?”九公主在一边疯了,她是公主,哪里被这么对待过?

    之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捧着她的,之前宁淏虽然不给她好脸色,可是也没有这样直接骂人的,现在居然这么直接让她滚,慕容画的脸色阴沉沉的,每次都是这样的,只要是和那个华隐秀有关,这个人就一定会是这样的,那个人怎么不去死,那个人死了,就再也不会在宁雅川的心里有痕迹了,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阻碍。

    “我让你滚,公主又能如何,你如果再这样诅咒小六,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宁淏自己说这话的时候都觉得酸呢。

    如果不是碍于身份,如果不是没有到时候,如果不是这慕容画还有用,他必然要亲自结果了她,没有人可以伤害他的小六,即使只是言语上的诅咒,如此的侮辱他,如此的羞辱小六,宁淏的心里恨到了极致,眼神也是冷的吓人。

    “好啊,宁雅川你好大的胆子,你羞辱公主,你以为会如何?”慕容画气急了。

    “辱人者恒被辱之,公主哪里值得我尊重!”宁淏在慕容画的面前那是连基本的规矩都是不讲的,反正他怎么做慕容画也不会把他如何。

    “宁雅川,你以为我不能把你如何是不是,好,来人,去把华隐秀给我抓来,本宫要好好的和他说说话!”慕容画也会威胁了。

    宁淏看着慕容画,冷笑“你敢,我就死在你面前,我倒是看看逼死朝廷命官的公主又能是什么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