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零八章 你说谁死了?

正文 第一五零八章 你说谁死了?

    “不是那些人之前求了郡主帮他们和陛下说么,怕是要感激的不得了吧!”桔梗一边磨墨一边说着。

    华锦拿着毛笔在纸上画的随意“感激他们怕是没有的,但是本郡也不大在意他们如何,反正到底以后都是要恨本郡的!”

    之前慕容桓拟定圣旨的时候华锦就在身边不说,那圣旨的字还是宁淏亲自所写的,连那些女子都是什么封号,都是慕容桓随意说了,华锦特意提了肖云和那位刘家小姐,刘小姐一下子就从本来的一大堆贵人里面出头了,被直接封了昭仪,这一进宫的品级可是不低了,至于被华锦专门提过的肖云,别看也只是贵人,但是华锦已经让故意泄露出去,肖云是她推荐来的。

    毕竟,这么多人家里面,勋贵里面就他们一家,看着都已经是奇怪了,再有华锦这么一个提示,她都可以肯定,皇后必然对付刘家,而宁嫔也必然会盯着肖云,看看吧,只是这一个动作,以后慕容桓的后宫就要热闹了,只是她们能这么热闹的时间,怕也是不多了。

    “那些人自己求的这些,以后又凭的什么恨郡主您啊!”海棠在一边和百合拿着熏香给华锦的衣服熏香。

    华锦的空间里有许多的水果,她作为空间的主人,也是经常一身的果香,只是这香味毕竟淡了一点,所以百合和海棠总是喜欢给华锦衣服上也多熏一些果子和花的味道,让味道显得更好一点。

    现在听着华锦这么说她们也是不忿,不说别的,进宫这个事情是他们自己求得,总不能以后不好了都赖自家郡主吧,自家郡主是有本事,看出来以后这陛下的后宫不是那么简单的,他们自己没有那个智慧看出来,只能怨自己傻吧。

    华锦淡淡笑着“这人吧,但凡遇到了挫折,便都会想着办法把这原因找到,怨愤别人是再简单不过的,只是希望他们到时候倒是还能怨本郡,不过他们如果还能怨本郡,本郡怕是也已经不怕他们如何怨愤了!”

    她如果活着,这些人自然落不到什么好来了,如果这些人能好好的活着怨恨她,怕是她和宁嫔的这一场斗争里面,她便是必然输了的,那样她怕是就是活着,也必然是没有了踪影声息。

    这话说的深意满满,一时几个丫鬟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因为她们懂了,只是很无力!

    “肖云的确过分,不过郡主怕是觉得这肖云是有用的吧,否则也不会这般布置!”茉莉倒是觉得自家郡主那做事的风格,一向都是看着好似随意的乱做事的,但每次其实都是有自己的目的。

    茉莉整日陪着华锦一起进宫,总觉得,这肖云进宫怕是为了宁嫔的事情,反而对于皇后自家郡主似乎要淡了一点,大概知道皇后到底是追求什么吧!

    华锦被人这么猜测,也是不说话,笑眯眯的写字,此时也是午后,这么久的时间了,倒是难得看着华锦可以这么自在悠闲的样子,之后便看着婆子进门来报“郡主!”

    华锦的身形不动,依旧落笔自在“什么事?”

    “刚才门上的小厮说了,到现在已经有六七家来门口这边看过了,只是都没有进门,看着都是接了圣旨的人家,通令候府的人也来了,一直没有走!”这婆子看着老态,其实是个相貌显得老的,说话也是利索干脆,便把门口的事情都说了。

    华锦放下笔笑了“这帮子家伙求人帮忙的时候都是不错,只是这卸磨杀驴的行为本郡还是也看不惯的,难道他们是怕我整死他们有罪恶感,所以都这么的不出乎意料?”

    茉莉几个看着华锦这样,也只有一个表情,他们家郡主又在说他们听不懂的话了,就是这么久了,她们还是不能马上和郡主的想法能一致,大概天才和平凡人之前就是有着这么大的差别了吧!

    那婆子也不懂,但是她和茉莉这些大丫鬟一样,也知道郡主这话不是和她们说的,所以低着头不说话,华锦就是自言自语的,其实她也没打算要这些人感激,说实话,华锦一直觉得自己这人吧,有点太重义气。

    她这也不是抱着好心思给这些人家铺路了,本就是打算了好好的把人给算计了的心思,这万一他们这真的是千恩万谢的,她这岂不是也受之有愧,想害他们她都会有那么一点罪恶感了呢!这样其实挺好的。

    至于这些人过来看郡主府的反应什么的也是正常的,毕竟这事情她一直也是没有给过实际的答应,就这么突然之间的居然成了,这些人的心情怕是也很复杂。

    华锦挥手让婆子退下,那婆子也是恭敬的下去了,原本想着进空间看看那些人在训练什么,也去睡一觉休息一下,今日这一场她吼了好久,有点伤啊!

    谁知道她这挥手要吩咐茉莉几个呢,就看着容嬷嬷带着一个人脚步匆匆的又来了,华锦也看到来人了“有趣,本郡这难得有着半日的清闲,这事情来得倒是颇多,罢了,倒是让本郡听一下,这又是什么事情!”

    茉莉她们也看着容嬷嬷的脸色似乎也是有些严肃,又见了华锦这般轻松的模样,到底也兴不起其他的心思,只过来扶着华锦坐下,芙蓉给华锦倒了一杯奶茶,一时间,也是满屋子的奶香的甜。

    “郡主,要紧的事情!”容嬷嬷进门之后说道。

    华锦有些惊讶“咱们这府里现在有什么不是要紧的事情,说吧,到底是怎么了!”

    这话说的倒是不差的,这些日子他们嘉善郡主府里面出的事情都是要紧的大事,不过今日容嬷嬷要说的也的确不小,只是之前还有些紧张的,现在看着华锦一脸轻松的样子,容嬷嬷才也放松心情“刚才杜宇他们派人过来说,邱绍宗死在牢里了!”

    华锦一直端着茶杯和奶茶的动作听着这话猛地一顿“你说谁死了?”她这边都还没动手,怎么会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