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五零四章 放屁的你弱你有理

正文 第一五零四章 放屁的你弱你有理

    大家都没发现的是,之前一直是气势强盛的华锦在这个时候气势已经弱了一点,只是语气依旧咄咄逼人,一边肖云之前也是被吓得不敢说话,之后看着华锦这么不珍惜这本来她的嫁妆不说,还这么的不客气,也是气的不行。

    “郡主就是多尊贵也是得讲理的,母亲也给你赔礼道歉了,也说了今天的事情不是故意的,是祖父心疼姐姐给她定了亲事,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如果郡主觉得姐姐好,就去和杨夫人说啊,她不去找祖父,不去提亲,姐姐也不会定给别人!”肖云也是大胆的很。

    也或许是在华锦刻意的引导下,她之前不知多少时候都被人说着让她学着华锦做事的风格,她的心里到底不能说是没有一点不忿的,一开始是不忿,之后久了便觉得自己也比华锦不差,现在看着华锦来了脾气,她这脾气也来了。

    “我还想问问郡主呢,如果不是郡主一边应了我们,一边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这些日子陛下都要出征了也没有办这件事,母亲也不会一直不说提姐姐的亲事,这事才出了意外的,现在这个样子郡主怎么不去找那个截胡的杨夫人,倒是拿着我们出气,不就是看见我们侯府比不上人家吗,这事但凡郡主早点办了,也不会是今天这样的,我们还要过来被郡主这么为难,这是什么道理!”

    一开始肖云说话的时候也是心虚,只是人么,有时候一句话说的次数多了,久了,就连自己都觉得是真的了,她这一口气说了许多,倒是她自己的真实想法了。

    一边的茉莉她们真的是目瞪口呆,居然还有这般倒打一耙的人,不说别的,这些日子自家郡主连自己的事情都没得忙,几乎每日都在宫里面,那皇帝既然是打定了主意,哪里会给人其他的时间,华锦每日都是帮着他做事不说,这期间还有诸多的自己算计。

    连罗氏这些日子都特意送信过来关心郡主了,谁不知现在嘉善郡主是这京城里面的大忙人,备受陛下的信任,可是看看这肖云说的什么话,只是恨不得直接说是因为华锦答应了她们不尽快做事了,这简直是倒打一耙,不讲理了。

    而且,现在看肖云说话的语气,还把这个说的理直气壮一样的,茉莉她们倒是今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奇葩,顾氏在一边听着女儿如此说话,其实也是心里认同的,只是看着华锦那越发看不清楚,阴沉的面孔,到底也还是胆怯的很“云儿!”

    肖云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已经是说痛快了,但是听着母亲说话,看着华锦那阴沉的脸,也是突然身体冰冷,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闯祸了。

    “郡主,云儿年纪小不懂事,只是一时生气而已,郡主您……”顾氏试图解释。

    “好,真是好,本郡今日倒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倒打一耙,什么叫做没有廉耻,本郡不过是想找个合适的日子在提这事情的,平素本郡倒是听惯了一些人私下议论本郡是个没有出身的,没有礼仪的,今日本郡倒是见识了,这京城里面的女儿家居然都是这么自己过问自己的亲事的,这样的还没有定下,连几日的功夫都等不得着急,真是好有礼仪,还一个勋贵家的大家小姐!”华锦这回不咆哮了,她语调阴沉的看着肖云。

    “肖小姐再说说,本郡到底还有那些错,本郡也好好听听,看看本郡怎么可以改的更好一点!”华锦看着肖云,这么说道。

    肖云不知为何,之前看着嘉善郡主咆哮发怒已经是怕了不行的,可是现在的华锦明明不是之前那样大声的咆哮,反而是好声好气的平稳的说话,但是却好像比之前更可怕一样,她更发现了,现在的嘉善郡主和之前她们见过那个说话带着笑的,客气的郡主是不同的。

    原来嘉善郡主是真的特别厉害,也真的是特别的凶悍,那些个传说都是真的,这么厉害的女子,难怪大家都不喜欢她,议论她,陛下肯定也不是真心喜欢她的,谁喜欢这么厉害的女人啊,一定是这样的,否则陛下应该早就娶她了。

    都这么时候了,肖云的脑子里也不过是男欢女爱的一系列的思想而已,完全不知道现在自己到底面对的是什么。

    她被华锦吓的内心一边觉得鄙视,一边又是怕的直哆嗦,嘴唇颤抖的说不出话来,一边的顾氏看着女儿之前闯祸的本事一流,平白学了郡主的那口才,却被一吓就说不出话来,也只能上前“郡主,云儿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看着母亲这样,心里难受才这样的,不过是小孩子的话而已,不能当真的,郡主位高权重,心胸开阔,就不要和个孩子计较了!”

    芙蓉都气死了,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郡主的身边就总有这么自以为是的人,就因为郡主厉害,因为郡主以前是村姑,所以就不能有胸怀天下,就各种怀疑,就因郡主厉害,所以就不需要被怜惜疼爱,就因为郡主的地位高,他们弱,郡主就必须得原谅他们。

    放屁,都是人,凭什么你弱你有理,你穷你高尚,郡主的地位是自己拼来的,郡主的财富是自己赚来的,比不得郡主是自己没本事,小人之心的揣度郡主的是自己小人,关郡主什么事。

    她就知道这几个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郡主哪次不是好声好气的对她们,还帮忙她们,总是顺着她们的心思的吧,结果她们呢,居然这么对郡主。

    “是吗,果然还是个孩子,本郡这样的身份,是不该和她计较的,孩子吗,也不着急嫁人的,不是吗?”华锦听着顾氏这么说之后,也是满脸的讽刺,这些人还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也是好笑,这家人和华家那些人倒是一样的,难道这勋贵人家几代传下来,一个个的都养成了傻子不成?

    “来人,给本郡更衣,本郡现在进宫面圣,好好的和陛下说一下通令候府的小姐年纪小不懂事,不该早早的定下亲事,还是要长大一点,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以后,才好谈什么嫁人的事情!”华锦转身就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