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九九章 小六的算计

正文 第一四九九章 小六的算计

    一般这个情况,庚帖也拿来了,亲事也定了的,孙氏也该差不多就行了,顾氏都想着说几句话就把这事情过去呢,谁知道孙氏居然这么不给面子,劈头盖脸的骂了过来。

    “倒是难得大小姐那样的聪明规矩!”孙氏最后冷哼一声,带着人直接不打招呼就走了,不用想也知道,今日肖家和杨贺他们家是不会再好了,这亲结的,莫名其妙不说,好像还把关系弄得更差了。

    孙氏今日这叫一个过瘾啊,大声的把人也骂了,出门都已经坐上马车,走了挺远了,才突然捂着胸口,笑起来“我算是知道每次小六骂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之前在家准备惠儿的亲事,这心里面焦躁的很,今日这么骂了一顿,突然觉得自己神清气爽的,可惜这样的机会难得,还是小六想得开啊!”

    孙氏以前总是碍着自己的身份,也不好说什么,而且她是武将家的女儿,嫁的杨贺虽然也是武将,可是杨贺是读书人啊,虽然也打仗,可是和那些粗暴的汉子还是不同的,她这一点点的也收敛了自己的脾气,今日倒是找回自己一点了,只是这种事情也只是偶尔,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和华锦一样,抹黑自己跟玩一样,对这名声也是完全不在意。

    其实孙氏和赵氏她们也想过,华锦现在有了宁淏,名声多不好总是不愁嫁人的,可是以后他们的孩子有这样名声的父母,可怎么嫁人啊!娶媳妇都不大容易。

    后来证明的确是她们想多了,华锦和宁淏的孩子不仅仅不愁这个,还被人追求的很,排队打架的程度,只能说,华锦的确是彪悍的存在了。

    徐深听着孙氏在笑,总也明白过来味道了,下车之后便在孙氏旁边问道“通令候府是有什么不好?”

    “能有什么不好,落寞的勋贵,还能更落寞吗,就是小六那边嫌麻烦,想着因这事和他们闹一桩,省的她这好心帮了肖家那位二小姐,之后还要负责一辈子!”孙氏把华锦给的理由告诉徐深。

    徐深听了以后点点头“这倒是他们能做出来的事情,小六也算是帮着不少的忙了,今日居然这么说小六,也难怪小六如此了!”

    徐深觉得这家的人品太差了,华锦用自己的面子把肖云送进宫,如果没有华锦,就肖家现在这模样,怎么可能轮到他们,可是看看顾氏刚才是怎么说华锦的,字里行间也都是鄙视,徐深听着都生气,也不知这样的人家怎么有肖蕊那样的姑娘。

    孙氏看着媒人都记录好了,这亲事就是定了,赏了媒人银子,媒人喜气洋洋的说了好多吉祥话就离开了,之后就是侯府那边定下成亲的日子,现在天也冷,估计怎么也要过年之后了。

    “你心里明白就行了,那样的人家也没必要当正经岳家看待,那一家也就老侯爷是个明白人了!”孙氏这么说道。

    徐深想了一下“小六做事可不会那么简单,这么撇开关系,怕是这侯府还有一点其他的,罢了,拜托嫂子,这亲事既然已经定了,还是尽快就把婚期定下吧,免得再生什么事端出来!”

    孙氏倒是没想到,徐深会说这样的话出来,因为杨贺也是说了几乎一样的话,所以孙氏也是打算尽快和老侯爷把婚期定下的,联系肖蕊之前遇到的事情,也的确尽早定亲的比较好。

    “你想的周到,那你让你爹娘也早早在苏州准备,虽说这定亲的事情换个庚帖就可以了,成亲却还是要在苏州的,京城的事情,有我们在呢!”孙氏也答应了。

    徐深认真行礼“多谢嫂子!”

    “客气什么,当初我和你师兄成亲的时候你才多大,一转眼也是要成亲的人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只是连你都成亲了,倒是小四在你之后了!”孙氏客气几句,就和徐深分开了。

    徐深想了一会儿,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别的事情,于是转身去找华锘去了,华锦那边他就是找了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华锦不想说的事情谁都没辙,不过华锘就好说话多了,说不定知道呢。

    另一边,孙氏才走,顾氏就翻了桌子“杨孙氏!”她这发火,所有的下人都低着头,不敢说什么,她气鼓鼓的又道“来人,把大小姐叫过来,她自己的亲事,总不能不告诉她吧!”

    下人出去之后,有丫鬟过来给她胸口顺气,她脸色依旧阴沉的“你说,这事情那丫头是不是知道?”

    “不会吧,杨家和嘉善郡主的确是有些交情,但是也只是因为华隐秀而已,看着也没有多些亲近,这些日子据说她一直在绣嫁衣,也不与人见面之类的,怎么也不会连杨夫人都被她利用了吧!”一个婆子这么说道。

    “是吗?”顾氏还是有些怀疑。

    “可不是,现在看来是杨夫人和老侯爷给定的亲事,之前据说老侯爷就不满意夫人您把她许配给郡主的弟弟,侯爷突然自己这么给大小姐定亲,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大丫鬟也说道。

    顾氏觉得这样比较合理,之后就是脸色一变“遭了!”人一下子起来“来人,把二小姐叫来,给我换衣服,备车,去嘉善郡主府!”

    “夫人,没有送帖子,直接过去怕是不见得遇到人吧,而且,是不是?”大丫鬟提醒了一句。

    “让你准备你就去,哪里这么多废话!”顾氏今日被这样的一番变故气急,一巴掌就打了一向最器重的大丫鬟。

    她都这般生气了,那丫鬟又哪里敢说什么,肿着脸去做事了。

    “姐姐你是不是以前就知道自己是要嫁给谁的,还是和那徐公子已经是有了默契,以前祖父总说姐姐是最有规矩的人,今日你和我去见祖母,你就是这么有规矩的吗?”肖云进了肖蕊的院子就大声嚷嚷。

    引得一片喧闹,不说肖蕊了,她贴身的丫鬟也已经是怒了“二小姐这是说的什么话,这些日子大小姐一直在房里绣花,您哪里听着这么不像话的话,不说替大小姐说话,还当真一般的过来说这些话,二小姐也过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