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九二章 注定的棋子

正文 第一四九二章 注定的棋子

    第二日秦安煦带着新婚的妻子,被赵氏亲自送出城,而秦尚任这个父亲则是按时去了皇宫里面行事,二二三和三十七两个人则是非常有效率的把于兰花的儿子救了回来,没有受到一点点的为难,也不知是本来她把孩子藏得好,还是说宁嫔那边没有时间去管她的事情。

    因为就连华锦也瞬间忙碌了起来,之前所有的积累已经到了一个程度,刘仁厚被砍了脑袋,家人也都充军了,刘仁厚这些年在东南沿海做得那些事情,哪怕世家想要遮掩,华锦也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大家族一向是家大业大的,到了这个时候,也知道有些人,有些事情是不能继续支持了,所以壮士断腕,注定的牺牲,但是他们做事,刘仁厚这些人的事情也是一点也没有牵扯到自己的身上。

    之后就好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刘家不知是什么心思,一直在反对慕容桓亲自带兵围剿倭寇的,这次也突然就松了口,慕容桓也根本一点也不耽搁的,定在了九月十五正式带兵离开。

    不说别人,杨贺和华锦这些日子几乎每日都是在宫里面吃饭的,所有抗倭的一些事情,她都有参加,而一直关在宗人府的云姬在经历了许久的冷淡之后,这些日子也经常被提出来,为的是了解吴牛岛的具体信息。

    云姬十分的配合,该说的都说,眼底里也都是带着希望,因为华锦让杜寒和她说过,等陛下正式出兵的时候,就会把她带出来,华锦之前也承诺过保住她一命,她这个人的存在几乎已经所有的功能已经用尽了,刘仁厚这步棋是她最大的用处,至于通倭的世家,华锦手里有名单,也不需要她说什么了。

    知道自己要获得自由了,云姬每日都充满了希望,至于杨贺,这次慕容桓没有让他一起去东南沿海,想也知道,杨贺本来在军中就已经十分受到爱戴了,他既然是为了兵权,又怎么会让杨贺也去。

    而华锦也借助现在这个形式,着手将自己的人安排在了军中,一切都没有任何的问题,甚至有几个人因缘巧合的被慕容桓看重,都视作自己的亲卫,华锦的渗入计划顺利。

    因为要打仗了,所以到处的事情也是十分的多,宁嫔这些日子也不知是忙着什么,也没有找华锦的麻烦,不过华锦想着,如果宁嫔是有心思的,这些日子怕是比什么人都要忙一些才对。

    华玖是在第二天就回了通兆县,这件事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关注,也没有其他的消息了,连续忙了七八日的时间,华锦连听她于兰花的话的时间都没有,这些日子倒是收到了通令候府的几个帖子,华锦也知道这是催促她呢。

    宁淏这几日也正式又上班了,毕竟他那个伤也不能一直不好,只是这七八日的功夫里,他和九公主之间的绯闻倒是传的热闹,他已经慢慢被人信任他和九公主是可以真的成的,这其中最开心的倒不是别人,而是周存英,要知道之前刘太妃可是打主意要把九公主许配给他那个唯一的宝贝儿子,他可不愿意娶个祖宗回来,是公主不说,还是个不怎么被喜欢的公主,不懂理,和别的男子牵扯的公主。

    现在看着宁淏居然被拉着了,他好几日都特特的用一种恭喜的表情和宁淏说话,让本来就郁闷的宁淏心里面下了决心,以后怎么也得好好教训一下这老东西。

    他在刘家获得的成果还是不错的,虽然只有七八天的时间,在慕容画的口中已经确定这刘家的确是有个清客的,具体是谁还不能确定,但是目前华锦和宁淏都猜测有可能就是那个柳昭文,但这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却大概还需要一点时间。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除了慕容桓自己想出征之外,这京城里面的几个大的势力,华锦一方也是必然的,另一个势力必然是宁嫔,这个女子对慕容桓的影响力不容小觑,还有就是刘家似乎也是有了什么心思。

    而周存苇那里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自从人去了以后,到目前为止,一点点的消息也没有,秦尚任和张璞现在看着这京城里面的情况,也只有一个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一日偏殿议事之后,华锦又单独的留了下来,这次可不是慕容桓主动,华锦现在已经十分引人注意了,就是不留着她单独说话也够了,这些日子华锦也对他的出征十分的配合,但是华锦这度掌握的不错,虽然会说话,但是有些话她会让云姬来说,不让自己优秀到慕容桓警惕她的程度,现在她这个名声和地位她都需要,不能因为被慕容桓忌惮就改变,影响她自己的计划就麻烦了。

    “怎么这些日子还不够你忙的,你不会现在这是要跟我邀功吧?”这几日一切顺利,慕容桓又得了几个人才,心情也是好了很多,之前因为中毒,醒来之后便偶尔会觉得头疼疲惫,现在看着倒是好了许多。

    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现在看着华锦也这么开玩笑,华锦倒是看着他的脸,有些话倒是不能说的,自己的决定,这后果总是要自己承担的。

    “陛下如果想好好奖励臣,臣虽然觉得差点资格,也少不得厚着脸皮受着了!”华锦最后也只是轻松的笑着说道,有些事情,她不该知道,也不能知道。

    宁淏和华锦甚至还有宁嫔都知道,在这场两个女子的博弈中,从来就没有慕容桓这个人的身影,他不知这是两个女子的斗争,更不知的是,他一直只是这其中的一枚小小的棋子,曾经他以天下为棋,所有人都只是被他利用的工具,也得到了他想得到的。

    而现在,他自己也只是一个棋子而已,宁淏之前就说过,有时候想想慕容桓也是很悲哀的,更厉害的是华锦他们家乡的女子!

    华锦听着也只是笑笑不说话,其实哪里是女子厉害呢,只是被瞧不起惯了,便有些女子自己也瞧不起自己了,但都是生而为人,女子又比男子弱到哪里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