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八九章 都是苦命人

正文 第一四八九章 都是苦命人

    “郡主,要不要奴婢过去听她少爷都说了什么?”眼看着华锦就这么出来了,一边的芙蓉上前说道。

    华锦正准备回去好好休息呢,听着芙蓉这么说,也是笑了笑“不用,交给少爷处理就好了!”

    虽然是这么想着,华锦还是回来把容嬷嬷从空间里面放出来,让她多去关心一点,好说也是有经验的老人了,至于她自己,百合和海棠几个伺候了她更衣洗漱,之后便吩咐了一句“如果少爷过来找本郡,就说本郡乏了,休息了,有什么事情明日下午再过来!”

    “是!”几个贴身的丫鬟行礼之后退下,华锦自己一个人进了空间。

    才进来就差点被个人影吓了一跳,却是之前被华锦扔空间里面的嬷嬷于兰花“叩见郡主!”

    “嬷嬷这是哪里学的规矩,本郡这里可不兴这跪礼,你先起来吧!”华锦看着她居然和自己下跪,说道。

    这一日也是忙活的很,即使是一向有体力的华锦,也是有些疲劳,于兰花之前已经被容嬷嬷安抚了许多,且现在看着这个空间,也知道嘉善郡主不是一般的,更是对华锦心悦诚服。

    “如果不是郡主,奴婢这一条命怕是已经没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郡主受了奴婢的礼吧!”于兰花这跪拜的还真不是做作,她知道如果不是之前容嬷嬷过来,她怕是已经死了。

    尽管她心里面也清楚,如果不是一开始的时候容嬷嬷找了她,她也许也不会被人灭口,可是她既然有了这些秘密,其实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现在有了嘉善郡主,她也有了托庇之所,心里是真心感激的。

    华锦皱眉看着她“你有什么所求的,便直说就是!”

    这人也不会无缘无故这样的,人么,总是有私心,这空间的束缚自然神奇,可也不是说就限制了人本身的追求的,这于兰花今日这一跪,想也知道是有事情的。

    于兰花嘴唇动了动,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奴婢也没有什么本事,郡主是个怜贫惜老的人,奴婢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不过只有一个儿子,求郡主能护的他周全!”

    可怜天下父母心,于兰花三十岁出宫,年纪也已经是不小了,她命也是不好,回来之后家里看着她在宫里得了不少的家资,好思谋着贪了她的钱财,把她嫁了一户人家做了填房,说起来她也不知算是好还是不好,那人虽然是年纪大了一点,但是也是颇有家资,对她也十分尊重。

    她也不是那等求高的性子,之前的正室没有儿子,她嫁过去没有多久就添了一个儿子,原本也是日子过得好好的,她都知足了,只是天不遂人愿,她男人五年前突然染病去世,这也罢了,有地有房子,她一个人把儿子养大也是可以的,可也不知怎么的,莫名她那片地便被刘家看上了。

    这刘家巧取豪夺,把原本她的地硬生生的低价买了回去,之前好好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没有办法,她只好回到京城继续给人做个教养的嬷嬷,只是她毕竟嫁人了一段时间,在宫里面的时候也不是那等品级高的女官,不怎么管着大事,所以都只是一些普通人家请她。

    因为带着儿子也不是十分方便,毕竟她这样的教养嬷嬷是为了教育小姐规矩的,住在主家也省去不少嚼用,所以她便把儿子放在了寺庙养着,她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怕连累了儿子,毕竟她也只有这一个儿子而已,所以见了华锦才就算知道不合适,也还是求了。

    华锦听了她说的话之后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不得不感叹自己这吸引人的水平,怎么到她身边为她所用的,都是苦哈哈的,没有一个过得好的,其实某种程度来说,也证明现在的大燕也真的只是表面的光鲜罢了。

    其实这件事对华锦来说不那么复杂,而且,于兰花就这一个儿子,如果华锦救了她的儿子,以后她便会为她所用,不会再兴起其他的心思,所以华锦听了以后便道“二二三,三十七!”

    这空间不小,二二三这些人正围着跑圈呢,于兰花她们来的时候他们还是依旧,就是华锦来了,他们也还是继续自己的训练,一直到华锦说话。

    看着华锦不过轻声说的,却是每个人都听得清楚,脚步匆匆的过来“郡主!”

    “你们去寺里把她的儿子接过来!”说完之后,华锦就把于兰花他们三个都给弄空间外面去了。

    揉着脑袋,华锦觉得自己该休息了,正要走路便感觉自己的大腿被抱住了,黑白的大毛团子依旧是延续它抱大腿的习惯,明明是凶兽,最爱的居然是卖萌,华锦戳了一下它的脑门“毛团,自己玩去,否则让你出去卖苦力!”

    毛团子在空间里面待的久了,这智慧显然有所提高,华锦只一句话它便明白了,想着上次被主人弄出去掰那铁条,毛团非常自然的怂了,一边松开爪子,一边把爪子放在脑袋上,恭送华锦去休息。

    华锦看着它那副模样就忍不住笑,又见到这些训练的人疲惫了,挥挥手,那空间的湖泊又升起旋涡,每个训练的人都享受了水鸭子的洗礼,之后华锦才晃荡着去休息了。

    另一边二二三和三十七这么突然被扔出来了,也是莫名的很,幸亏他们也是听清楚了华锦的命令,问了于兰花在哪个寺庙,又是个什么形貌之后,便急匆匆的出门,却正好遇到了送了秦安煦出门回来的华锘,见他们急匆匆的,便知道是做正事的,也没有多问什么,自己坚定信心去处理自己该面对的事情去了。

    华玖看着这一桌子的山珍海味,这京城的秋日里已经是冷了,华锦只着薄袄已经是她自己身体好的,那身体不好的,却是已经穿着厚实,京城毕竟地北,到了这深秋,绿色的菜就已经是少见了,所以看着这桌子上翠绿的菜蔬,便已经是新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