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布衣锦华 > 正文 第一四八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正文 第一四八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华玖心中惊的不行,华家一群人还算计着让县令和他们一起坑华锦,结果看看吧,通兆县的新任县令居然是华锦认识的人,而且对她都十分恭敬,太过惊悚的华玖连秦安煦是称呼华锦为师叔都给忽略了。

    秦安煦听说了以后也点点头“父亲也侄儿说过华家的事情,既然是断亲的关系,本就是没有关系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也不该找到师叔身上,这事情侄儿心中也有数的!”

    华玖在一边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听着,华锘听着秦安煦这么说,也是道谢“师兄事情那么多,倒是难为他一直想着我们这点小事情,回去和你父亲说我和姐姐都谢谢了!”

    “师叔客气了,都是一家人!”秦安煦笑着答了,又看着华锦“六师叔今日叫侄儿过来,可只有这一件事?”

    这才是重点,如果只是见人,明日出城的时候把人带过来看一眼就是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人物,特意把他给叫来,应该不仅仅是这么一点事那么简单。

    华锦点头“也没有其他,不过是怕你年纪轻,又面皮子薄,以后做官的时候看着一些刁民,以为我这个当郡主的,怕被落了什么面子之类的,便做了什么人情出来,今日便提醒你一句,咱们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大的土地,其实县官是最多的,也是最重要的,以后你管着一方水土,便切记四个字,秉公执法!”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道理你父亲怕也是教过你的,所以旁的我不多说,只记得我与你师叔与人已经是断亲了,这断亲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你也知道的,你年纪小,也没有管过事,如果不知道怎么做,便先好好的看着,送信到京城给你七师叔,他如果做不得主,还有我在呢!”

    华锦这话说的,现场的所有人,大概除了华玖都听明白了,眼看着自己出面的事情都结束了,又对华玖说道“本郡今日也乏了,小锘,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你了!”

    “好,姐姐去休息吧!”华锘客气的说道。

    一边的秦安煦仔细品了一下味道,察觉出来了滋味,不过也怕自己理解错了,准备一会儿问问七师叔,回去再和父亲说一声,这便绝对是万无一失的了。

    不过一会儿功夫,华锦便迤逦着裙摆带着一群人离开了,这里面只剩下三个人在,华锘看着秦安煦笑了“之前我和你爹一直都在前面,之后就回来了,还是要恭喜你的!”

    “嘿嘿,师叔客气了,这时辰不早了,不如?”伸手请华锘与他一起,他今日的确不少的事情,也不能留太久。

    华锘知道是什么意思,吩咐了一句“时辰不早了,你们带着人先用饭,之后等我回来!”又看着华玖“你一路也辛苦了,姐姐事情忙,先回去休息了,你先吃饭,我再与你说话!”

    “是,少爷!”奴婢们这么答应了,华玖也是点点头,他现在脑子还有点糊涂,得仔细寻思一下之前的事情,还有之后自己该怎么做,以及,到底之前华锦说的是什么意思。

    “师叔,今日六师叔的意思是,那华家闹了什么事情,我便直接处理就可以,不用寻什么人情,是吗?”秦安煦一边走一边问了。

    华锘便把之前华玖说的华家要做得事情告诉秦安煦,果然,秦安煦知道华家这些算计之后也是气的不行,更是觉得可笑“这些人也是无知的很,不说县令是我,就算是和师叔没有关系的,也不会傻到和他们一起算计一个郡主,以前我只是听着父亲说过师叔们和家人的事情,倒是我低估了他们的无耻!”

    “你自然是不知这人无知的时候,便是什么蠢事都是做得出的,姐姐的意思是,那华家你就看着他们做错了事情,之后好好的给把人控制在通兆县,他们做的这事情算是伪造文书,这不是小罪,何况之前华玞就做过这么一桩事情,把那青楼的女子纳为妾室,这都不是小罪,所以你去了以后也可以先让他们做事的!”华锘说道。

    秦安煦以为自己是理解错了,没想到居然真的是这样的,如果这样的罪还秉公执法的话,这华家怕是没有多少活路了,如果不知道他们怎么算计华锦姐弟,秦安煦大概会觉得华锦这处理方式太过无情,可是现在听了,倒是好了许多。

    “我知道你怕是觉得我和你六师叔太无情了一点,其实如果华家什么事情都不折腾,以后他们过得怎么好都与我们无关的,本也是断亲的关系,我和你六师叔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哪有心情与他们这些人算计,只是这些人实在太过愚蠢又自以为是,不付出却只想着算计,而且,他们怕是忘记了,现在姐姐已经是郡主了,他们还把姐姐当以前那样的算计,实话说,如果他们不做,哪里有什么秉公执法的事情呢?”华锘也是下狠心了,跟姐姐比起来,华家所有人加起来都比不得她一个人。

    其实道理就是这样的,如果华家什么都不做,华锦是没有心情去找他们的麻烦的,但是他们自己做错了事情,就该自己承担后果不是么,而且,别以为华家人知道自己这是错的就不去做了,他们也知道这是错的,是陷害华锦的,可是他们想的也简单,如果华锦不跟着他们的节奏。

    他们就拼命把华锦毁了,也不让华锦一个人这么高高在上的得好处,这样真的是仇人,说什么家人啊,别说华锦了,华锘都已经忍不了了。让他们自己作死,自己去死得了。

    秦安煦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点头“那行,我知道怎么做了!”

    华锘又怕他不尽力,补充了几句“之后这段时间京城怕是要乱,你父亲应该也与你说过,你去了地方倒是好的,但是切记,不管怎么样,这段时间不能让华家有机会进京,否则不仅仅是我们有麻烦,怕是到时候连你父亲和其他师叔都要受到影响,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做,就快马送信到京城给我和你父亲,这一点,你不能松懈!”

    这话说的,就已经是非常严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