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末日风云录 > 第四章 各方动静
    凤凰城的这几天是白卉末世以来最开心的一段的日子。

    繁华的大街上有数不尽的美食,商店里有各种新奇的物件,美发、洗浴、按摩、看电影、泡酒吧、逛赌场,末世前所有的娱乐活动这里几乎应有尽有。

    对于还在生死线上挣扎的末世人类而言,这里是销金窟,是人间天堂!

    白卉之所以玩得开心还因为消费的时候得到了所有商家超乎寻常的礼遇和关照。

    究其原因只是因为李晓飞陪在她身边,更深层次的原因则说来话长。

    凤凰城最具知名度的人物自然是城主迟华,但排名在迟华之后的却并不是易风冷、宋钰或是女神一般的肖瑜,而是秦雨柔。特别是在凤凰城的广大商家眼中,秦雨柔甚至比迟华更具影响力,是财神爷和保护神一般的存在。

    秦雨柔没事就拉着谢晓丹、段江凝在街上闲逛,秦雨柔出手阔绰,而且只要她在街上出没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敢闹事,甚至连佣兵、冒险者说话的时候都自觉压低了声音。

    李晓飞和金宇则是秦雨柔等人的两大铁杆跟班,因此街上的商户没有不认识李晓飞的。对于李晓飞带过来的女孩自然是VVIP的照顾与尊崇,白卉因此得到了从未享受过的满足感。她没想到这个小胖子在凤凰城具有如此强大的影响力,却不知道李晓飞是狐假虎威借得秦雨柔的光。

    更令白卉满意的是所有消费都不用自己花钱,李晓飞全都抢着帮着付了。李晓飞可是凤凰城有名的小财主,经常跟着迟华在外闯荡随时都能猎杀变异凶兽,手中大把的一阶进化晶核。金宇、段江鹏他们去“凤凰人家”耍愿意带上李晓飞最重要一方面的因素也是因为这个小胖子有钱,因此白卉吃吃喝喝这些花费对于他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李晓飞之所以这么热情的陪着、哄着白卉,则完全是一个误会。迟华那一天追肖瑜走得匆忙,晓飞听出了迟华着重强调的“招待”两个字,却将意思完全理解反了,真就把白卉当迟华的亲小姨子招待了。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李晓飞对白卉如此的大方、热情,白卉觉得这个小胖子是凤凰城最可爱的人,而且对女孩子又照顾、又体贴,简直越看越喜欢。

    而李晓飞则对漂亮女孩完全没有原则,几天的功夫就让互生好感的两人黏糊到了一块,谁也离不开谁了。

    迟华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无心之举不但让李晓飞迅速走出了失恋的困扰,还成就了一对欢喜冤家。

    当迟华来通知白卉收拾一下准备出发的时候,白卉竟一时愣住了,小丫头已经乐不思蜀的将安安的事忘了个干净。

    迟华不得不又重复了一遍,要带人将安安接回来,白卉和胡静自然要陪着一起回去。

    白卉的下一个动作立刻让迟华大跌眼镜。

    白卉一转身扑进了李晓飞的怀里,搂着晓飞的脖子开始放声大哭,“我不要回去,我不想离开你!”

    在周围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李晓飞脸上的表情又是尴尬又是得意。李晓飞低声劝了半天,白卉依然小孩子一般搂着李晓飞脖子不松手。

    迟华只得宣布李晓飞这次也跟着去,并且接安安回来的时候白卉也可以跟着一起回来,白卉这才破涕为笑。

    迟华哭笑不得的摇头,真是一物降一物,让迟华都感到头痛的丫头,竟然被李晓飞这个傻小子阴错阳差的给收了。

    做通了肖瑜的工作之后,迟华这几天又安排了一下凤凰城的重要事情就准备动身去接安安。

    既然当初许诺了安安去跟安嘉城提亲,迟华这次准备先礼后兵。如果安嘉城不同意他跟安安的亲事,迟华同时做好了动手强抢的准备。

    有了上次势单力薄被龙城众人群殴的教训,这一次跟迟华同行的除了晓飞和燕莺之外,还特意带上了仇英、玄琪和阿宝,路子牛从内务处选了十名特战队员随行。

    临出发前又额外带上了高一鸣,三年多的时间高一鸣虽然长高了不少,也更加精明了,但仍然一副瘦小的样子。有他在送个信儿、打探一些消息格外的方便。

    回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迟华再一次悄悄的离开了凤凰城。

    ......

    西南,天锦城。

    一座座小木屋建在高大的榕树之下,一条条胡子一样垂下的气生根又将小木屋几乎完全遮蔽。即便是在空中也发现不了在片巨大的榕树林之中竟然隐藏着一座城市。

    如果说末日凤凰城是一座金属之城,华夏龙城是一座山中之城,天锦城则是一座神秘之城。城内没有百姓,甚至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具体位置,只知道它隐藏在深山密林之中。

    末世之初,余建明手下的部队在猎杀变异凶兽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了这片变异的巨大榕树林。

    林中每一颗榕树都高达四五十米,树干坚硬得寻找斧锯都无法轻易锯断,动物和人类的尸体埋在树下很快便会被树木消化吸收,连一点骨头不剩。更奇异的是在榕树密密麻麻的气生根中有几根格外翠绿,这些根刀砍不断火烧不燃,坚韧无比。

    余建明将部队的营地搬到了这里,用特殊手段砍伐了树林中央的一些树木,用砍下的树在榕树林外围竖起了木墙,在榕树下搭起了木屋,凭空建起了一座天锦城。而那些奇异的气生根正是神藤战士藤甲的材料。

    一座普通的小木屋内。

    余建明正躺在一张藤椅上闭目沉思,一个年轻的女兵半跪在藤椅的一头,一双玉手轻轻的揉着将军的肩膀。

    余建明圆脸微胖,额头宽阔、眉毛稀疏秀长、面目柔和,颔下无须却已是一头白发,此时在躺椅上完全不像一个虎狼之气的将军,更像是一和蔼的邻家老者。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年轻的参谋踩着木制的楼梯来到了屋外。

    参谋一探头,见将军正在小憩,便在门外停住了脚步,犹豫着是不是现在进去。

    女兵冲参谋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打扰将军。

    听到脚步声停在了门外,余建明一扶躺椅的扶手坐了起来,“有急事吧?进来说。”

    “将军,紧急军情。秦立人师长所部遭到凤凰城军队伏击,全军覆没。”

    余建明愣了一下,随即不动声色的问道:“秦立人、谢光远他们人呢?”

    “秦师长自杀成仁,乔横被凤凰城强者围杀。”参谋抬头看了一眼余建明的表情,“谢参谋、谢参谋......”

    “谢光远怎么了?”余建明的声音中已带了一丝怒气。

    “谢参谋投降末日凤凰城了。”

    嘎巴一声,坚硬的木制躺椅扶手被余建明一下攥折了。

    参谋吓得就是一哆嗦,还半跪在躺椅之后的女兵一下坐在了地上。

    “末日凤凰城!先杀我儿,今又毁我大将,此仇不共戴天啊!”余建明紧攥着拳头,拳头上青筋暴起,簌簌的木屑从拳眼中掉落。

    “将军,龙城的人中午已经到了。”参谋小心的提醒了一句。

    “来的是谁啊?”

    “是一个叫毕信的将军。”

    “好,我现在就去见他。”余建明大步走了出去。

    ......

    东北,一座奢华的地下宫殿之中。

    一个年轻的女祭司上半身趴在宽大的主教宝座上,垂下的长发挡住了女祭司的面容,圣洁的白色祭司袍被掀到了腰部以上,露出雪白的臀部。

    杜克.巴里胖大的身躯在女祭司身后用力耸动着,一边耸动一边用大手啪啪的拍打着雪白的臀部。每一巴掌下去就在臀部上留下一记红色的手印,身下的女祭司便发出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喘息声。

    淫靡的喘息声、啪啪声从宫殿中阵阵传出。

    百里无恙急匆匆的走进了宫殿之中,对于主教宝座上的这一幕早已见习以为常,只是微微一笑便垂手站在了一旁。

    杜克.巴里感觉到有人走进殿堂,连头也没回,冲刺的动作更加猛烈了,拍打的更加用力了,女祭司的头被猛烈的冲击撞到了椅背上。

    杜克.巴里一声大吼,身子一哆嗦,一泄如注。女祭司则趴在宝座上一动不动了。

    杜克.巴里转过身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微微的汗水,“比钟离玉华还是差了点啊,钟离玉华可惜了。”

    “钟离大祭司这么早就回归主的怀抱,确实是教会的巨大损失。”百里无恙面色悲伤的说道。

    杜克.巴里盯着百里无恙的脸古怪的笑道:“钟离玉华死了恐怕最高兴的就是你了吧,大祭司的位子终于空了下来。”

    百里无恙立刻一脸的惶恐,“无恙只是诚心的侍奉主,为主教分忧,绝没有其他非分之想。”

    杜克.巴里将主教座位上的女祭司拎了起来,随手丢在一旁地上,转身坐了上去,“好啦,在我面前就不要装样子了。钟离玉华这个蠢女人不但害死了自己,还毁了我们的神仆计划,失去了这次翻身的机会,我们还不知道要在地下躲多长时间?”

    百里无恙上前一步,将身子躬得更低了,“主教大人,我认为我们之前接连受挫是因为我们冲得太往前了,教会的武装力量毕竟无法和军队正面抗衡。我有一个计划,我们不用冲在前面,就能达成主的意志。”

    杜克.巴里立刻来了兴趣,“哦?什么计划你说。”

    百里无恙微微一笑,“在我说计划之前,主教大人需要先见一个人,顺安商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