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 > 第四十九章 大概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只小公主?

第四十九章 大概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只小公主?

 
    “最近接二连三相助于我的那个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沙哑的男声在空旷的客厅里响起,“全身包裹在黑衣中的无名骑士啊,如果你肯实现本……本公主这卑微的愿望,就请取下你那漆黑如夜的面具,以真面目对我吧。”

    “如果这真是公主的愿望……”轻轻的微笑声响起,声音的主人用温柔的声音说话,“我愿将这张刻有丑陋伤痕的面孔,在月光之下呈现在公主的面前。”

    她撕下脸上遮挡的面具,精致面容暴露的同时,柔软的金发披散下来,诱人地披在身下之人的胸膛。

    妩媚的女人修长的手指抚摸上男人的脸,一双墨绿眼睛,一双水绿色眼眸,正“深情款款”对视。

    气氛一度十分暧昧,直到门口处传来啪地一声东西落地的声音。

    两人齐齐向外看去。

    黑泽银震惊地站在门外,就连自己吃到一半的巧克力掉到地上都没有察觉,他的手指在不间断地哆嗦,脑袋一片空白,觉得自己一定是进错了门,不然怎么解释他现在看到的这么不真实的幻觉!

    为什么一进门就看到贝尔摩德压在琴酒身上一副要滚床单的架势?不不不这不是重点反正他俩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关键从琴酒和贝尔摩德口中念出的那种羞耻到爆的台词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就是最近流行的角色扮演情景play?

    ……那为啥琴酒扮演的的是公主?

    ……总觉得自己好像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原来他们喜欢这种调调吗?

    “抱、抱歉。”黑泽银退后了两步,咽了一口口水,“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你们继续……”

    沙发上的贝尔摩德和琴酒也在这声之后倏然反应过来,意识到如今的状况时,一个人的唇角染上不可抑制的笑容,一个人的脸色却是唰得黑下,猛地推开压在身上的贝尔摩德,看向门外拔腿就跑的黑泽银。

    砰!

    黑泽银后脑勺被飞来的贝莱塔直接命中,身体一下子失了控制,摔倒在地。

    等他捂着脑袋坐起来时,低头的视角出现了一双鞋。

    ……

    客厅。

    鼻青脸肿的黑泽银坐在沙发上,忍笑的贝尔摩德帮他上药。

    “我就说那闷骚怎么会玩羞耻play,原来你俩是在排练剧本啊。”黑泽银一脸郁闷地伸手把吸管在牛奶里搅和,“不过贝尔摩德,你到底是抓住了琴酒什么把柄,让他说那种糟糕的台词?天知道我刚进来的时候受到了怎么样的冲击。”

    那画面实在太美,美到他都不敢看了。

    “A-secret-makes-a-woman-woma,so……”贝尔摩德浅浅笑着,柔软的指尖在黑泽银的脸颊上转动,晕开了紫黑色的药液,“小银还是不要多问的好,这是大人的事情哟!”

    好听的嗓音带着淡淡的魅惑色彩,让黑泽银识相闭了嘴,虽然的确还是很好奇……琴酒的黑历史……

    但是贝尔摩德要守住的秘密就绝对不可能让人知道,他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也无济于事,反而会觉得身体上的伤口更加隐隐作痛。

    下手真狠。

    黑泽银揉着有些酸痛的脖子,岔开了话题:“话说回来,你要琴酒和你排练的……是你新接的剧本?台词怎么这么黏糊糊的?你什么时候也想演这种散发着恋爱腐臭味道的话剧了?”

    “啊?”贝尔摩德眨了眨眼,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她刮了一下黑泽银的脸蛋,“不是哦,是园游会的剧本,这是帝丹高中的园子大小姐写的。”

    “铃木园子?”黑泽银怔了一下,“她给你写剧本?”

    “不是,准确来说是给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写的。”贝尔摩德说得顺溜。

    “那我就更奇怪了……”

    “在辞去报社的工作之后,我有了一个新身份。”贝尔摩德笑眯眯地把手按在胸口,“我现在是新出智明,长相帅气又善良仁厚的医生,在学生时代还多次扮演主角,有丰富的戏剧经验。”

    黑泽银:“……”

    “换了身份之后,我去帝丹当校医,去内科检查的时候被拦下来了。”贝尔摩德的声音听上去无奈,但从她的表情来看,她倒是乐在其中,“工藤不在,男主角骑士的位置空下来,他们班级的男孩子又脸皮薄,就邀请我过去了。”

    “这是剧本。”贝尔摩德指着沙发对面玻璃桌上用订书机装订好的剧本,“上面还说骑士要和公主热情地拥吻呢。”

    贝尔摩德说后半句话的时候语气欢快,尾音还微微上翘,脸上显出几分愉悦和期待。

    黑泽银:“……”

    “小银,怎么不说话?”贝尔摩德又把视线转移到黑泽银身上,见后者低着头沉默不语,微微挑眉,双目之中划过淡淡疑惑色彩,“我说错什么了?”

    “没事。”黑泽银静下心,就是问道,“原来的新出智明呢?”

    “既然我现在是他,那么他的下场……”似乎没想到黑泽银会问这种问题,贝尔摩德怔了一下,而后脸上便是流露出魔女的戏谑笑容,“可想而知吧?”

    “……哦。”黑泽银继续用吸管搅拌牛奶,眼神有些漫不经心,“可别用人家的身份乱搞。”

    “你这句话……是在担心新出智明的声誉,还是在担心毛利兰的清白?”黑泽银觉得贝尔摩德脸上的笑容更加扩大了一点儿。

    “都有。”

    “你倒是坦诚。”贝尔摩德看到黑泽银的表情,忍俊不禁一笑,伸手揉了揉黑泽银的头发,“放心啦,其实我只是被邀请去看他们排练罢了,男主角还轮不上我,据说那位铃木二小姐准备女扮男装亲自上呢。”

    “园子么……”黑泽银的脑海里浮现出笑容灿烂的铃木园子的脸,倒是点头,“她五官蛮精致的,如果发型换了姿色肯定也不输小兰,反串一下倒是很有看点……但那种恋爱剧,也真亏你那么上心。”

    “我就是拿来逗弄逗弄琴酒的呀。”贝尔摩德舔了舔红唇,魅惑笑了笑,“你不觉得琴酒念台词的时候超可爱吗?恼羞成怒的样子也是……”

    黑泽银翻了一个白眼。

    也就只有你会觉得那种恶魔可爱,他刚才可是被按在地上摩擦,毫无还手之力挨了一顿揍!现在翻白眼都能扯动伤口……还有……

    “你帮不帮我涂药了?”黑泽银把吸管放到嘴里,一边喝牛奶一边含糊不清地说话,“不帮我回房间睡觉去了……”

    “呃……抱歉……”贝尔摩德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话太多了,尴尬笑了笑,继续帮黑泽银包扎上药。

    气氛变得融洽起来,两人开始闲聊一些寻常的、值得开心的东西。

    不过后来贝尔摩德又把话题拐了回来,她问黑泽银:“想去看看园游会的排练吗?”

    “不去。”黑泽银咬着巧克力棒,他宁愿在家里宅着,落得一个轻松惬意。

    “小银啊。”贝尔摩德笑得温柔,“我给你一次机会再说一次。琴酒还在楼上呢,需要我把他叫下来吗?”

    “……”黑泽银的嘴唇动了动,一脸无奈,“我去。”

    他悲哀地发现自己软的硬的都能吃……是不是太不挑食了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