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他很温柔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他很温柔

    “这个理由,不够。”孟凡冷哼一声,眉宇间满是果决之意。

    似乎田安筠的这个条件根本不能打动他。

    “不够?”田安筠苦笑一声,娥眉舒展,“也是,你甚至都不愿与我结成道侣,又怎会愿意收我做婢女。”

    她真的感受到一股心累,放眼望去,凭自己的美貌与身姿,不知道有多少人争着抢着想要一亲芳泽,可孟凡却一点也不稀罕。

    不由得苦笑连连,心想道,确实是自己太高看自己的价值了。以至于有一股认命的情绪在心底油然而生。

    “我不要你,我要你体内的那道魔功。”孟凡安坐圆木椅之上,双眸若星河流动,又若空无一物,深邃无比。

    田安筠心头顿时一喜,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这简直就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你说真的?可你要那魔功做什么?”田安筠连忙问道,甚至有些怀疑孟凡是不是在骗自己。

    对方不要自己作他的婢女,也不要结为道侣,反倒是要求一个显得有些鸡肋的魔族功法,这令田安筠感到很奇怪。

    “其实你完全可以收我做婢女,然后再要求我将魔功献出来。”田安筠说道。

    在这个世界里,奴仆的一切都是主人的,不论是性命、身体还是财富,全部都归主人所有。所以之前田安筠说愿意为奴为婢十年,可以说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收你做婢女有什么用?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还要每天提供饭食。”孟凡很不在意的开口说道,说出的理由直接令田安筠大跌眼镜。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孟凡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不能轻易让他人知道,就连现在的身份还都是莫城主给安排的假身份。

    “那魔功如果没有魔尸相辅,修炼成半吊子的模样,就会像我这样整年被魔纹困扰。一到月圆之夜便会魔纹爆发,陷入无边的杀戮意识之中,不能自拔。即便是这样,你也愿意?”她的意思是自己已经被这魔纹困扰多年,不愿看着孟凡也陷入这样的痛苦之中。

    “我既然敢应下来,自然是有把握。怎么?我都不怕,难道你怕了?”孟凡嘿嘿笑道,令田安筠一阵恍惚。

    心想道,面前的这个少年不简单,心性老成,做事沉稳,日后怕是会有一番不小的作为。

    “好,我答应你。”田安筠很果断的答应下来了,连孟凡都不怕,自己怕什么。

    而后她便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圆形的铁牌,铁牌上有一个童子。童子顶生七髻,左眼细闭,下齿啮上唇,现忿怒相,背负猛火,六足六臂,赫然便是之前田安筠魔化时背后显现出来的古怪魔王。

    魔王通身青黑色,一脸六臂之相,发垂披肩,愁眉瞠目,两眼一张一闭,眼睛一仰视一俯视,咬紧牙根,嘴角两侧露出两虎牙,牙尖一上一下,现大忿怒相,上衣斜帔,下着摆裙,盘坐于石座之上,纳身于烈焰之中。

    六臂皆持武器,右手第一持利剑,次手持宝棒,再次手持钺斧;左手第一持魔刀,次手持金刚箭,再次手持锡杖。

    其容貌凶狠魁伟,就像是魔中之王,可使一切恶鬼妖魔见而生畏。

    “这是我在从前的一次探险中,从一处山洞中得到的魔族铁牌,其上记载了魔族无上神通——不动冥王经。传闻此神通乃是魔族大帝,不动冥王所创。其内包含八句魔族真言,十四道魔族根本印,一百多种法术变化。可以说是魔族功法集大成之作,所以修炼起来的危险也是极大。”

    魔族多精修炼兵之道,但这并不妨碍其中出现一些惊世绝艳之辈,创造出举世皆惊的无上神通。就像人族中也会出现强大的炼器师、阵法师、丹师一样。

    “将铁牌贴在眉心处便能得知魔经的修炼方法,不过我劝你,暂时不要修炼,等做好了万全之策后再去修炼。否则就会陷入同我一样的后果之中。”田安筠好心奉劝道。

    孟凡连连点头,将铁牌收好,他自然知道滋事体重、轻重缓急,绝不会冒失的修炼这招魔族神通。

    “接下来,师兄是准备继续待在小妹的房里还是......”田安筠俏脸微红,双眼迷离,气息急促,意味深长的说道。

    孟凡微微一笑,端起早已凉透了的茶水,一饮而尽。突然大笑一声。

    “好茶!”

    “多谢师妹的招待,那在下就不打扰了。师妹早些歇息。”

    话毕,夹着尾巴迅速的逃走了。

    田安筠呆了一下,伸手将孟凡用过的瓷杯拿起,嗅了嗅上面残留的唇香,嘴角狡黠的一笑。

    “茶里,我也下药了。”

    ......

    第二天,天尚未放晴,孟凡便被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吵醒。

    “谁啊!大清早的,吵死人了!”孟凡躲在被窝里,不耐烦的抱怨道。

    “孟兄,快起床啦,这都几点了。快快起床!”

    “孟兄,我昨夜想到如何破解你的招式了,快起来陪我练练。”

    “孟兄,早饭我都给你备好了,快开门啊!”

    不是国斯年等人,还能有谁。

    “咚、咚、咚”的敲门声不绝,吵得孟凡无法安睡,只得下床开门。

    “吵死了,我才刚睡下,你们就来吵我。”孟凡睡眼朦胧的抱怨道,虽说修道之人可以通过冥想、打坐来恢复体力,可毕竟孟凡的修为还太过浅薄,不可能常年靠着冥想、打坐代替睡眠,有时候还是需要一定量的睡眠时间。

    孟凡刚一打开房门,国斯年等人便鱼涌而入,紧紧的盯着孟凡,细细打量。

    “孟兄方才说刚刚睡下,莫不是昨夜一直在“劳作”,不曾休息。孟兄,不是我说你,这种事情要细水长流,千万不能硬来。”那名年纪尚轻的少年嘻嘻的笑道,故作老成的说道。

    “就是,就是。春宵虽好,可也需节制。莫要因小失大,舍本逐末,荒废身体啊。”国斯年语重心长的说道。

    “孟兄,我这有一副偏方,可保你一夜七次,且第二天依旧精神抖索,要不要试试?”

    “孟兄......”

    “孟兄......”

    几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吵得孟凡都想动手打人。

    “滚滚滚!都给我滚出去!”

    孟凡将三人轰了出去,又将房门狠狠的关上,并从内部上了锁。

    三人还有些犹意未绝。

    正好,田安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三人连忙将她团团围住,双眼冒光,有些八卦的问道:“师妹,昨夜孟兄对你如何?”

    田安筠被三人猥琐的表情吓到了,向后躲闪了一下,怯生生的回答道。

    “孟师兄,昨夜。”

    “对我很温柔。”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