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月色醉人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月色醉人

    田安筠羞涩的离开了,其他几人却围了上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孟兄,佩服,我这个情场老手都不得不甘拜下风。”那名年纪尚轻的少年双手抱拳,眼中露出敬佩之意。

    国斯年则重重的拍了拍孟凡的肩膀,一脸猥琐的笑道:“欲擒故纵,孟兄这招玩的可真好。”

    方才田安筠与孟凡虽然独自来到了角落,虽然田安筠说话的声音非常轻,可怎躲得过几人的“顺风耳”,一个个耳朵冒神光,偷听两人的悄悄话。

    几人都在羡慕孟凡的桃花,连连夸赞,程乐水也跟着后面夸了几句,可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与妒忌之意。

    说话时有些酸酸的。

    “都什么跟什么啊!是不是这几天没练够?来来来,我们一个个来,我亲自指导指导你们。”孟凡撸起袖子就要“指导”他们。

    众人一哄而散,纷纷逃了出去。

    在孟凡离开的几天中,咸丰城的众人也与来自其他几座城池的选手交上了朋友,以至于很多其他城的人都知道了咸丰城来了个大美女,名叫田安筠。

    那生的真叫一个妩媚妖~娆,尤其是胸器傲人,早已成了众人暗中追求的对象。

    许多优秀的男士早已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今天,众人听说自己心中的女神竟然邀请一个臭男人去她房里坐坐,而且还是晚上。

    众人顿时就火冒三丈了,要去找孟凡兴师问罪。

    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鬼都知道要做些什么。

    “不可能,我的田师妹怎么会邀请一个男子深夜作客!”

    “这个孟平是谁?老子要弄死他!”

    “这不是真的!谁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行,我要破坏这次行动。”

    立刻便有许多田安筠的追求者来向咸丰城的诸位师兄弟打探消息,没想到的是,打听到的消息更加令人震惊。

    据传,两人在几日前便已经共处过一夜,可能还是赤身裸~体。

    顿时众人便炸了锅,几乎成为了一场风暴,席卷整个追求者的圈子,各种议论与哗然,惊呼与失声,陆续出现。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老子忍不了了!”

    “好白菜被猪拱了,我要挽救我的田师妹!”

    “这个孟平一定是用了什么下~流的手段,这才逼~迫田师妹就范。不行,我得亲眼看看这个家伙,问候问候他。”

    众人气势汹汹的找到正在用餐的孟凡,一把将饭桌掀翻。

    整座饭菜都落到了地上,全糟蹋掉了。

    “听说你叫孟平,对我的田师妹有非分之想。我今天就是来警告......”

    那人话还没说完,便迎来一个拳头,拳头快如迅雷,势如闪电,一拳砸在那人的面门之上,直接轰飞出去数十米远,将沿路上的石柱、树桩都给撞断了。

    那人倒地,牙齿全部碎掉,晕死过去。

    “那混蛋打人了!”

    突然人群中传出一道愤怒的惊呼声,瞬间点燃了前来兴师问罪的人群的怒火。

    “揍他!”

    “踹死他!让他半个月下不了床!”

    “为了田师妹,揍他!”

    “为了田师妹!!”

    一群人直接冲了上来,挥舞着拳头,抬起鞋底,对着孟凡冲撞而来。

    只听见“乒里乓啷”一阵碗碟碎掉的声音,饭店的房梁摇了一摇,被众人冲击的快要垮掉。

    饭店老板躲到了桌子底下,心中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每年只要快到了城比的时间,整个洛安城的秩序便特别混乱,像这种酒楼、饭馆被人强拆的现象经常发生。索性的是,事后都会有人过来负责,将酒楼、饭馆重新修好,还会赔偿一笔不小的钱财。

    一群修道之人就在小小的饭馆里发生了火拼,简直就像是一群地痞流氓在厮打一样,毫无美~感可言。

    “为了田师妹!”

    “为了女神!!”

    “揍他!!!”

    这一仗怕是整个城比期间最大的一处混战,也是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混战。二三十人群殴一人,结果还能输掉,这个结果真的让人大跌眼镜。

    孟凡是人来揍人,拳来还脚,以一双肉拳、肉腿将众人打服了,一个个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哀嚎漫天。

    现场还有不少没有动手的,亲眼目睹了孟凡如何以一人之力打趴下二三十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后悔跟来。

    “你们也是来兴师问罪,打抱不平的?”孟凡收拾了一群人后,冷冷的看向剩下的人。

    所有人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双股战栗,连连摇头,撇清关系,声称自己只是打酱油的。

    众人都心惊,暗暗想道,真是看走了眼,这个孟平太厉害了,绝对不能招惹。

    孟凡失了吃饭的兴致,独自回到了客栈。

    在咸丰城众人的注视下,推开房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还要欲擒故纵吗?会不会有点过了?”国斯年猥琐的笑道。

    “这是害羞,害羞,男人第一次难免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只要等我们一离开,保准他就会偷偷溜进田师妹的房间。”那名年纪尚轻的少年肯定的说道,似乎他很了解这种状况。

    “嘿嘿,我还小,不懂这些东西。”国斯年猥琐的笑道。

    少年白了他一眼,在心底讽刺道:“就你这张老脸还装嫩,真是要吐了。”

    ......

    入夜,待众人各自回到房间,客栈里显得格外安静,静到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被清晰的捕捉到。

    突然寂静的夜被一道房门的“嘎吱”声打破。

    孟凡推开房门,走了出来,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透过走道上的阁窗,他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如今夜色正美,月色正明。

    有道是月好佳人醉,如此美的月色可不太适合男女女正正经经的谈论事情。

    “咳,田师妹让我晚上去她房间坐坐,怕是有正经事情要谈,我不太好拒绝。只是这月色有点醉人......”

    孟凡在原地停留了好久,确定周围无人之后,这才大步迈出。

    一大步还未踏下,便又小心起来,点着脚尖,避免发出噪音,惊醒了其他人。

    在田安筠的房间外,孟凡背着双手,又抬头看了一眼醉人的明月,轻咳一声,淡淡开口。

    “田师妹休息了么,师兄我应约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