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面子问题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面子问题

    两柄长剑劈砍不停,发出“铮、铮、铮”的清脆金属碰撞声。

    就在两人纠缠不清之时,又一柄闪着黑光的锋利宝剑杀了出来,剑上的黑光如夜色一般,将宝剑笼罩,隐藏了声息与轨迹。

    “铮!”

    黑白两柄宝剑合力杀向白玉剑,终于压制住了它,逼着它退回到自己主人的身边。

    “堰彦城的人可真是英雄好汉,刚才四人对付我一个,现在又来两人对付我。难道堰彦城就只会以多胜少,以强欺弱不成?此事传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堰彦城的名声?”孟凡冷笑道,这两人的实力不俗,拉出任意一人都能击败许多同辈之人。而且这两人配合十分默契,一人持白剑,一人持黑剑,一明一暗,着实不好对付。

    两人终于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眉头紧锁,似在思考什么问题。片刻之后,白剑的主人堰旭尧对着黑剑的主人说道:“彦师弟,你先带着他们去寻医师,看看能否将断指接上。”

    黑剑的主人有些犹豫,却被堰旭尧瞪了一眼,顿时没了脾气,幻化出一掌大手将四人托起,出了门,迅速朝着医馆的方向狂奔而去。

    “现在便只剩下你我二人了。”堰旭尧冷冷的盯着孟凡,握剑的手不由得又紧了几分。

    “怎么?师兄还有赐教?”孟凡看着脸色冰冷的堰旭尧,见他并无离去之意,便出言问道,同时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赐教不敢,只是他们四人毕竟是我的师弟,无论他们之前犯了怎样的错误,都应该由我的师门来惩戒。而你当着我的面断去他们一指,完全不将我的师门放在眼里,这个帐我还得跟公子算一算。”堰旭尧寒声言道,他的衣衫在那一刻猛地鼓起,磅礴的修为犹如潮水一般自他的体内倾泻而出。

    同时一股恐怖的剑压也在那一刻朝着孟凡的面门压来,排山倒海一般。

    孟凡轻笑,排山一般的剑压在他的面前应声而碎。而后他向前踏出一步,看着堰旭尧冰冷且杀气的脸庞,淡淡的说道:“师兄的意思是,我孚了师兄的面子?”

    “不是孚了我的面子,而是完全没有将我的师门放在眼里,孚了师门的面子。”堰旭尧冷冷的说道。

    众人不由得在心底诽谤道,“别扯虎皮做大旗,狗屁的师门面子,就是害你丢了面子。”

    孟凡淡笑,而后看向堰旭尧,问道:“那师兄的意思是?”

    “留下四根手指。”堰旭尧提着剑,磅礴的修为和恐怖的剑压,“轰”的一声朝孟凡倾泻而来,要将他生生压在地上。

    孟凡身躯一震,同样爆发出磅礴的修为的修为之力,同时周身间弥漫出一层淡淡的电芒,噼里啪啦,若雷神下凡一般。

    “既然师兄要谈面子问题,那我便和师兄好好谈谈。”孟凡以修为之力对抗修为之力,在气势上不输分毫。

    “他们对我师妹轻薄,既孚了我师门的面子又孚了城主的面子。”孟凡哪有师门,完全就是在瞎扯,反正对方又不知道。

    “又出言辱骂我等参赛者,既是孚了参加城比各城的面子又孚了举办城比的人皇的面子。”

    “此等罪状,我只是留下他们一根手指,难道不算是轻的吗?”

    堰旭尧脸色难看,打断孟凡的话,大喝道:“黄毛小儿,伶牙俐齿。”

    孟凡被骂却是毫不在意,反而笑着说道:“现在师兄又孚了我的面子。”

    “哼。”

    堰旭尧不再多语,眸中浮出一抹戾气,提着长剑栖身而上,只见他的身子一震,一道磅礴的修为便化作一柄柄剑气袭杀而来。

    此人至少浸淫了剑道数十年,已经能够做到无剑而有剑的地步。

    “咻、咻、咻”

    数柄白色的剑气激射而出,带着破空声,威力恐怖。

    孟凡又怎能束手就擒,一手托着剑气葫芦,葫芦口对着堰旭尧,无穷无尽的剑气便冲出,迎上了他幻化而出的一柄柄剑气。

    剑气也是有分别的,像堰旭尧的剑气是以自身修为幻化而出,威力强大,但对施法者的消耗也极大,最多幻化出数柄便是极限了。

    而孟凡的剑气是葫芦自身孕育,对持有者的消耗也相对较小。虽然每一柄剑气的威力不大,可却胜在数量极多,接近于无穷无尽,一时间竟与堰旭尧幻化出的数柄剑气打了个难舍难分。

    “哼。”堰旭尧见一击不成,便再出一击,手中的长剑爆发出璀璨的光芒,若破开天际后的第一缕光,璀璨耀眼,明亮无比。

    “轰!”

    一道长五丈的门板一样的巨大剑芒从剑上涌出,轻轻一动便将整个客栈砍碎一半。

    客栈老板躲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心中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每年到了城比的时候,客栈便会被“强拆”好几次,如果不是每位城主都腰缠万贯,随便打赏一点小钱便能将这客栈修好,他才不愿干这种提心吊胆的活计呢。

    五丈长的巨大剑芒喷吐不停,朝着孟凡狠狠砍来。

    因为剑上的力量太强大,导致房屋摇动,青瓦破碎,地板开裂。

    许多幸灾乐祸的人皆退出了客栈,退到了门外,将此地留给两人。

    “死来!”堰旭尧的这一剑之威,凌冽如寒风,急速如雷霆,眨眼间便来到孟凡身前。门板一样的巨大剑芒,铮铮而鸣,将孟凡额头的留海吹得倒伏,紧紧贴在额头之上。

    眼看着,这一剑就要砍中孟凡的胸口。

    可孟凡依然昂首战在原地,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就在门板一样的剑芒即将砍中他的一瞬间,一**日自他的体内升起,伟大而庄严,璀璨且夺目。

    体内生阳,是为仿天地之造化,夺日月之光辉。

    乃称不朽不灭。

    “轰!”

    他体内的大日疯狂燃烧,一股奇异的气势也在那一刻忽dìpáng礴了起来。就像是万古前的阳光穿越了时间的阻隔,洒在他的身上。

    以掌为刀,重重的挥出,一刀砍在巨大的剑芒之上。

    只听见一声“咔!”

    剑芒连带着长剑一同折断,掉落在地上,声音非常清脆。

    堰旭尧瞬间傻眼了,这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反。

    而后一道闪着晶莹神光的巴掌猛地扇了过来。

    “吧!”

    堰旭尧被一巴掌扇飞,牙齿都碎了几颗,模样好不狼狈。

    “身为剑修,连剑都断了,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