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

    “虚空斩!”

    虚空子剑划破虚空而来,若一柄开天辟地的无上宝剑,锋芒毕露,裹挟着无尽的虚空气机。

    “浩然剑气!”

    孟凡当然不能坐以待毙,白玉剑也露出了它的锋芒,不再低调。

    一股金色剑气弥漫在剑锋之上,神光密布,激射出无数神芒,将白玉剑覆盖,几乎快要化成了一轮永恒的金日,向虚空剑镇杀而来。

    孟凡目光慑人,肌体变得晶莹无比,在无尽霞光映照下,若一尊战神。

    沈飞凡同样神识敏锐,目光如电,满头浓密的发丝飞舞,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神勇无敌。

    只听见他口中暴喝一声,手掌猛地用力,更加疯狂的催动着虚空子剑斩向孟凡,要将孟凡的手臂和宝剑卸掉。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危险了!沈飞凡本就是灵神境修士,即便他封印了修为,所能催动的法宝也要强过对手一筹。”

    “听说沈飞凡曾用这一招虚空斩,击败过无数剑宗弟子,最终走到如今的位置。”有少年惊叹道。

    “虚空剑配上虚空斩,威力至少要翻几倍,其破坏力可想而知。”一位老者也如是说道。

    “那名少年究竟要如何应付呢?”有人担心的问道。

    孟凡心头也有些吃惊,但也只是吃惊而已,远远算不上忌惮或是担忧。

    他左脚猛踏地面,引剑而上。

    手中的白玉剑爆发出璀璨的神光,同时无尽的剑气激荡而出。

    一柄,两柄,三柄......总共出现四十九柄白玉剑。

    四十九柄白玉剑在空中如游龙走凤,时而粗大,时而细小,穿梭不停。

    “这!”莫高歌双手扶在府门之上,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身躯因为太过激动而微微颤抖,轮盘境的修为抑制不住的泄露出来,令周围的人倍感煎熬。

    “青龙白玉剑!”

    当白玉剑出现的那一刻,莫高歌还以为这只是件仿品,没有太放在心上。

    但当孟凡使出剑四十九式的时候,莫高歌便再也压抑不在心中的激动之情了。

    “青龙白玉剑,剑四十九式,剑一百零八式,孟凡......孟北风!”

    他终于发现了其中的联系!

    莫高歌心中猜测道:“难道他是......”

    就在这时,程乐水、国斯年颤抖的喊道,将莫高歌的思绪打断。

    “城、城主。”

    莫高歌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轮盘境的修为不经意间泄露了出来,将身边的人全都压在了地上。

    他连忙稳定心神,将泄露的修为收回。

    众人这才爬起身来。

    “剑四十九式!”孟凡暴喝一声,手中的白玉剑也脱手而出,加入到漫天飞舞的宝剑当中。

    “剑五十式!”

    四十九与五十之间虽然仅仅差了一个一,可爆发出的威力却是大不相同,产生了质的变化。

    一柄柄白玉剑在空中阡陌纵横,时大时小,时隐时显。

    “杀!”

    孟凡与沈飞凡同时暴喝一声,展开了惊天杀局。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碰撞竟没有发生剧烈的大爆炸,仅震得无数烟尘飞舞,弥漫在整座擂台之上,遮蔽了众人的视线。

    “快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有人心中火热,大呼道。

    “别急,等我施展瞳术,来告诉你们里面的情况。”有人伸手在眼睛上一抹,双眼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如黑夜里璀璨的星灯。

    “我看见了,地上有赤霞洒落,那是鲜血!”瞳术者大惊,看来两人之中有人负伤了。

    “是谁的血?”围观的人都十分激动。

    有血流出,那边说明有人负伤,甚至可能已经被击杀。

    可究竟是谁的血?

    那名神勇少年还是沈飞凡?亦或者两者皆有?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呼吸都快停止了,都在想,若是换作自己,不论是面对孟凡还是沈飞凡,自己将会面对一个怎样的场景?

    自己会在第几回合中拜下阵来?

    “那名少年负伤了!”瞳术者大呼道,如实禀报里面的情况。

    “终究还是沈飞凡赢了吗?”众人心头一叹,难道沈飞凡真的就如此之强吗?

    “那名少年的肩头被砍中,流下了殷红的鲜血。”瞳术者开口说道,又突然连声惊呼,“咦!不对!血液源头的位置不对!”

    瞳术者惊呼,全力施展瞳术,要将里面的情况看的更清楚一些。

    “一口烘炉,一口烘炉抵住了虚空剑的斩击。少年虽然受伤,却并不致命!”

    而后瞳术者目光炽盛起来,紧紧的盯着那口坚固的烘炉。只见正是那烘炉挡在了孟凡的颈项处,抵住了虚空剑,让其不能继续砍下。

    “鲜血不是少年的,那便是沈飞凡的了。”众人再一次惊呼,比之前以为沈飞凡击败孟凡时更加激动。

    “让我看看。”瞳术者再次施展瞳术,看向沈飞凡。

    “奇怪,没有受伤啊。”瞳术者眉头紧皱,不由得奇怪道。

    很快,尘埃散去,众人的视线这才没有人遮挡。

    “血是从沈飞凡脚下流出的!”众人大呼道。

    因为沈飞凡正面对着众人,看不见背面,所以刚才那名瞳术者先入为主的以为沈飞凡没有受伤。

    “沈飞凡的背后中剑了!被划出一道好深的口子,都能看见里面的森森白骨了!”有少年大惊,终于发现了端倪。

    “竟然是背后中剑!”

    “原来地上的血迹是沈飞凡的!”

    “他死了没?”

    围观的众人心思不同,关注的地方也不同,但无不惊叹于孟凡的强大。

    “那名少年太强了。竟然战败了沈飞凡。”

    “他叫什么?今日注定要扬名!”

    此战之后,“孟平”之名很快便会在众人口中传开,传到咸丰城所有人的耳中,家喻户晓。

    “噗!”

    孟凡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肩头受到的伤竟不像众人所想的那般浅,有一股虚空气机顺着剑锋侵蚀到了他的骨头里,在不断腐蚀他的生机。

    “死!”

    沈飞凡凭着最后一口气,将手中的剑狠狠压下,要将孟凡劈开。

    “刷!”

    孟凡张口喷出一道金色剑气,剑气如此之近,如此之锋利,瞬间便割下了沈飞凡的头颅。

    “咕噜噜......”

    一道球形物体滚落的声音传到众人耳边。

    谁能想到孟凡的胸中竟藏着一道剑气!

    太出乎意料了!

    “吾儿!”

    “哥!”

    沈天干、沈飞凡双目赤红,内心悲痛无比。

    “吾儿!还吾儿命来!”

    沈天干突然发疯似的冲了上来,法相境的修为尽数爆发,掌中有一股神秘力量流转,杀机腾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