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剑宗长老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剑宗长老

    “小友,该把匕首归还于我了。还有那雷灵也要一并归还于我。”灰衣老者轻轻盖着右胸处的伤口,话语冰冷的说道。

    “什么?”孟凡真想骂人,这个老家伙也太不要脸了。

    “你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了。”

    灰衣老者忍着伤口的疼痛,不耐烦的说道:“那雷灵是我先发现的,只不过被小人抢先一步夺去了而已,还请归还。”

    “马的智障!偷袭后辈就算了,还来明抢。你说话能不能更不要脸一点。”孟凡忍不住骂道。

    “小友,请把匕首和雷灵都归还。否则......”灰衣老者眼神阴冷,觉得“好言相劝”已经不行了,直接威胁道。

    他之前被人重伤,身受寒冰剧毒,需要雷灵这种至刚至阳的东西来疗伤。

    “马德,欺人太甚!”孟凡大骂,直接暴起,一个重伤垂垂的老东西而已,竟然还敢如此放肆。

    “小友,不要自误。”灰衣老者“好心”提醒道,同时伸出手掌,在自己身前的空气上连点数下。

    “咻、咻、咻”

    三道空气炮弹猛地从老者指尖射出,无形无色,肉眼不可见,躲不可躲。

    “滚!”

    孟凡的拳头瞬间爆发出晶莹的色彩,与空气炮弹硬抗,瞬间便引发了剧烈的爆炸。

    “轰!”

    气浪呈圆圈席卷开来,将四周的雷击石全部粉碎。

    而孟凡在这气浪之下,一连后退三步,脸色难看。

    “这就是灵神境的实力吗?可以勾动天地之力,化腐朽为神奇。”

    虽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上灵神境的修士了,可正面与灵神境修士硬拼却还是头一次。

    灰衣老者有些气喘,明显刚才一击让他的伤势又加重了。

    “该死,他竟然没死。”灰衣老者比孟凡还要惊讶,刚才他可是一点都没有留手,可孟凡竟然扛下来了,而且看上去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势。

    “北冥寒水印!”

    “烛龙杀!”

    老者再出两招,一手勾动冰寒之气,一手掌控火龙吐息,水火之力互相碰撞,化作两道巨大的法印。

    “三百雷动术!杀!”

    天地咆哮,霎时间此地便被无数的雷霆所覆盖,雷霆骤然扩散,似雪花飘落,“轰隆”作响。水火双印与漫天的雷霆碰撞在一起,就像是三颗核弹撞在了一起,在交界处竟然开始崩溃,连虚空都裂了。

    水火雷,三色交融,三色对抗,三色爆炸!

    “轰!”

    爆炸声之大,连远在千米之外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孟凡作为最接近爆炸中心的施法者,首当其冲受到了爆炸的冲击,直接被震飞出去,嘴角流出鲜血。

    而灰衣老者也不好受,本就身受重伤,又遭到爆炸的冲击,直接吐出一口乌血。

    “该死!”灰衣老者暗骂,本想着迅速解决掉孟凡,再找个安全的洞穴疗伤。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折了兵,伤势更重了。

    “不能继续和他纠缠了,再不疗伤我命危矣。”

    若不是他已受到重伤,真实战力十不存一,否则怎会到现在还解决不了孟凡。

    短时间解决不了孟凡,灰衣老者自然萌生了退意,不想再纠缠下去。

    “你我之间的恩怨,下次再算。”老者冷哼一声,就想退走。

    孟凡哪里能让他如意,若是让老者养好了伤,自己又怎会是他的对手?倒不如,趁他病要他命。

    “老东西,哪里逃!”

    孟凡的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雷霆长矛,声威恐怖,霸道无比。孟凡狠狠的将雷霆长矛朝灰衣老者掷去。

    灰衣老者眼神阴冷,伸手在空气中连点数下,五发空气炮弹便射了出去。

    “轰!”

    雷霆长矛被空气炮弹击碎,化作漫天的闪电,“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

    而灰衣老者则溜进了石林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该死,竟然让他给跑了。”孟凡愤愤道,觉得那灰衣老者定然记仇,等他恢复过来第一个就要来追杀自己。

    “他现在身受重伤,定然逃不远。要寻一处洞穴来疗伤。若是我能寻到他的藏身之处,说不定可以趁他疗伤之时将其击毙。退一步讲,就是没有将他击杀,也能拖延他疗伤的时间,换得一线生机。”孟凡并不准备放过那名灰衣老者,即便对方是灵神境的修士。

    他寻着灰衣老者留下的脚印和血迹便追了过去,可是不多远脚印、血迹便凭空消失了。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没想到那老东西的反侦察能力还挺强。”孟凡叹道,线索断了,继续追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就在这时,天边突然飞来一柄仙剑,剑上站着一名潇洒的年轻男子,男子双手背负,眉宇之间一股英气流转。

    御剑飞行,这是剑宗的不传之秘。

    千里御剑,瞬息而至。

    裹挟着一股呼啸破空的破空声,飞剑最终落在孟凡身前。

    飞剑悬停在地面上空约莫半丈之处,剑身上,潇洒男子着一袭纯白色长袍,双手背负,双脚悬停在飞剑剑身之上,显得格外英姿勃发、风流潇洒。

    “小友,请问是否见到一名灰衣老者,短发,鹰眸,行动有些佝偻。”潇洒男子微笑着问道,停顿了片刻之后,男子觉得自己有些不礼貌,便又开口道:“我是剑宗的执法长老,那名老者是剑宗必杀榜中的凶徒。小友若是见到,还望能尽数告知,我定会厚酬。”

    孟凡指了指正东方向,开口说道:“我曾在那见过一个相似的老者,不知是不是长老追寻的凶徒。”

    孟凡说的自然是先前偷袭自己的灰衣老者,不过却装作只是无意见过。

    “好的,多谢小友。这块令牌便送给你吧。”潇洒男子从腰间取下一块令牌,要送给孟凡作为报酬。

    孟凡连忙推诿,言道:“长老是代表剑宗在惩凶除恶,是好事,我岂能收长老的东西。再说了,还不能确定就是那名凶徒。还请长老速速收回令牌。”

    一块令牌就是再值钱也是有价的,而剑宗长老的人情却是无价的,更何况是如此年轻的剑宗长老,他的人情更是珍贵。

    男子大有深意的看了孟凡一眼,觉得这小子很对自己的胃口。

    “好,我也不强人所难了。那多谢小友了。”男子谢道。

    “长老,前方的石林中有那人留下的血迹,可以顺着血迹寻找。”孟凡提醒道。

    “好好好,小友真是帮了大忙了。”男子笑道,感谢孟凡的帮助。

    “应该的,应该的。长老若是发现那名凶徒,千万不要和他废话,直接一剑击杀。像这种亡命之徒最善于巧言令色了。”孟凡又提醒道。

    “小友提醒的对。”男子御剑而去,意气风发。

    待年轻男子走远,孟凡才转过身去,继续朝着自己原定的方向走去。

    突然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懊悔不已。

    “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