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剑宗大弟子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剑宗大弟子

    “树精,你找死!”

    孟凡手持白玉剑,宝剑吞吐三丈寒芒,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树精再次被砍伤,流出一大摊乳白色的树汁。

    “喳!”

    它哀嚎着,从地下拔出粗壮的树根,狠狠地朝孟凡抽来,速度快若闪电,力量也其大无比。尤其是树根上还闪着银光,被树精炼制成了武器,坚硬程度绝不逊于玄铁。

    同时,它整个树体都在发光,浑身晶莹剔透,针状的叶片哗啦啦作响,绿霞澎湃,氤氲蒸腾,它满树的叶子与枝杈都在闪耀神光,轰杀向前。

    “喳!”

    一条粗壮的树根缠绕住孟凡,而后满树的针叶化作尖刺,向他身体刺去。

    黄牛大惊失色,那粗壮的树根完全可以媲美一头蛇王,再加上满树的针叶化作利刺杀来,实在恐怖,就算是自己也不敢托大,只怕孟凡这次是凶多吉少。

    “兄台莫慌,我来助你。”

    那名白袍少年背负一个巨大的剑囊,只见他伸手一招,数把宝剑便从剑囊中飞出,齐齐斩向缠绕住孟凡的树根。

    “咔嚓”

    树根被数把宝剑斩断,孟凡脱困而出。

    只见他伸手掏出一个储物袋,打开储物袋的开口,四道巨大的火龙便从中飞出,咆哮着杀向树精。

    火克木,木遇火即燃,尤其是修炼多年的树精,它体内木气极重,最是惧怕火焰。

    “喳!”

    树精连忙将地下的树根全部拔出,化作两只脚,疯狂地朝有水流的地方狂奔而去。

    “我跟过去看看。”黄牛嘿嘿一笑,向着树精逃跑的方向追去。

    “刚才多谢兄台出手相救。”白袍少年自然明白对方是为了救他才被树精抓住的,所以很感谢孟凡仗义出手,深深地施了一礼。

    “不,不,不。应该是我要谢你的援手。”孟凡也弯下腰,深深地回礼。

    “我看兄台年岁不大就已经是藏神境修为,是否准备参加剑宗今年的收徒大比?如果要参加今年的大比,兄台可要抓紧了,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开始了。”白袍少年善意地提醒道。

    他有着一头如云般的鬓发,一双睿智的星眸和一袭白袍,整个人显得极其朴素,就好像是要上京赶考的白脸书生。

    “今年并不准备参加剑宗大比。”孟凡笑着回答道,而后又有些惊讶地说道,“听兄台刚才说的话,莫非兄台已经是剑宗弟子了?”

    白袍少年微微点头,而后微笑着说道:“在下不才,靠着祖上的庇荫才混到个剑宗弟子。”

    “兄台的年纪应该也不大吧,十三还是十四?”孟凡惊讶地说道。

    “还有三个月就十五岁了。”

    “那就是十四岁喽。厉害啊,十四岁就成了剑宗弟子。不,今年的收徒大比才刚刚开始,也就是说是十三岁就成了剑宗弟子。厉害啊,厉害啊。”孟凡做微微震惊的表情。

    正所谓夸人不折本,舌头打个滚。谁都爱听恭维的话。

    白袍少年被孟凡夸的反倒有些害羞了,笑着岔开话题,“我叫解海,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我叫房五。姓房,在家排行老五,所以叫房五。”

    与此同时,黄牛也赶了回来,手上还提着一根水桶粗细的树干,被他当做武器来回显摆。一看就知道是刚才那只树精身上的枝干。

    “他姓牛,喊他牛大就行。”孟凡指着变化成人形的黄牛说道。

    解海盯着黄牛身上被穿成紧身衣的黑袍,笑而不语。片刻后才恢复过来,笑着说道:“牛兄真是英雄气概,一看就是头角峥嵘之辈。他日必会一飞冲天。”

    黄牛一听对方夸自己头角峥嵘,就像见到知己一般冲到对方的面前,握住解海的手,深情款款地说道:“还是你有眼光。”

    孟凡笑了,黄牛可不就是头角峥嵘嘛,头上两只大大的牛角。虽然变化成人形之后看不出来罢了。

    “不知房兄和牛兄是要往哪个方向走,说不定我们还同路呢。”解海把手从黄牛那抽了出来,说道。

    “我们要去神武岭中部。”

    “中部吗?”他犹豫了一下,随后对着孟凡和黄牛说道,“不知两位有没有听说中部区域的消息?”

    “什么消息?”

    “据说这几日中部局域每当夜晚便会有神光闪烁,直冲云霄,似乎是至宝出世前的迹象。”解海说道。

    “还有这事?我们只听说武王府的人聚集在中部地区,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宝贝,这才准备赶过去,看看能不能捡些漏子。”孟凡说道。

    “武王府吗?这我倒没有听说。看来要抓紧赶过去了,不然被武王府的人抢了先可不好。”解海眉头一皱,似乎不是很喜欢武王府。

    “实话告诉房兄吧,其实外界根本没有至宝出世的消息,我只是为了试探一下房兄和牛兄,确定你们没有心存恶意。其实是五十年前,我族中一位前辈曾在神武岭发现端倪,留下指引,故此这次我直接就来到了这里,要赶到中部区域去。”

    解海继续说道:“五十年前,武王也曾来过这里,而且得到逆天机缘。如果我族前辈能在这发现端倪,那武王很有可能也发现了端倪。这才派出武王府的人前来寻找。”

    “刚才你仗义出手相救,之后我却不信任地试探你,令我心存惭愧。这样吧,你们与我同行,我也许能送你一场大机缘。”解海有些惭愧地说道。

    孟凡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警惕之心是很正常的,完全不用在意。

    解海一听这话,对孟凡的好感度蹭蹭地上窜,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房兄真乃豪杰啊。”解海夸道。

    “解兄才是真英雄。”孟凡回应道。

    一路上,两人谈笑,互相夸奖,令解海越发觉得这个少年十分对自己的胃口,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感觉很舒服,很中听。

    孟凡也表现得很慷慨激昂,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言称,解海的事就是他的事,以后有什么难关大家一起闯。

    两人越说越投机,最后勾肩搭背,都快好成了一个人。

    黄牛跟在后面不停地诽谤道:“男男授受不亲。这两人性别取向有问题,老牛我可不搞基。得离他们远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