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月夜不寐,愿修燕好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月夜不寐,愿修燕好

    “神武岭最近不太平。只因为前些日子有人在一处兽皇洞穴盗走了一件逆天至宝,导致兽皇发狂,将那附近的村子都夷为平地。虽然之后有巨擘出手镇压,但至宝出世的消息还是散播出去,吸引了五湖四海的天骄们前往,要探一探神武岭。听说连剑宗弟子都被惊动了,组团来神武岭寻求机缘。”

    “还有皇城的天骄也要来,甚至放言,谁敢提前染指神武岭的至宝,他便杀谁。总而言之,神武岭现在就是一个火药桶,各方势力都想要分得一杯羹,都想得到至宝。”田驹心有余悸地说道。

    “如果房兄执意要前往神武岭,那我们也只好在明天分别了。”田驹微微作揖,向孟凡表示歉意。

    “前往剑宗,不是要横穿过神武岭吗?”孟凡翻出地图,距离剑宗最近的一条路便需要横穿神武岭,否则便要绕路数千里,很是耽误时间。

    “没错,不过为了安全,家族已经事先安排了车马在神武岭旁边等候,只需要从旁边绕行便可。不会耽误很多时间的。”田驹解释道,“狐媚儿也是这个打算吧,选择绕行,而不是横穿。”

    狐媚儿微微点头,开口说道:“已经在神武岭前安排了飞行工具,准备从上方绕行。”

    她又看了看孟凡,满怀不舍地说道:“明天就要和公子分别了呢,小女子真的很舍不得呢。”

    天色渐暗,终于寻到一处破旧的寺庙,庙中殿塔壮丽,依稀能见旧时繁华,只是蓬蒿满庭,早已失了当年气象。

    殿中一尊高坐的佛像,已经斑驳的不成样子,金漆褪尽,成了泥胎石塑。

    “今夜,我们便在这里修行吧。明天就要分道扬镳了。”田驹的兴致不高,没有多说什么便随便找了间屋子住了进去。

    在他看来,孟凡执意要前往神武岭就是一种错误,最后能不能活着走出来都不好说,自然也就没了结交的想法。

    孟凡也只是和狐媚儿寒暄了几句,便找了间屋子住了进去。倒真没注意狐媚儿选的是哪间屋子。

    月光清冷,沿着破损的窗棂洒入屋内,夜风低吟着划过屋外的走廊,此情此境,真是美不胜收。

    等到夜深人静之时,突然听见房门发出“吱”的一声怪响。孟凡还未入睡便被惊醒,抓起枕在头下的纯钧宝剑,警惕地喊道:“什么人?”

    只见在月光的照耀下,此人的影子婀娜多姿,前凸后翘,甚至比寻常女子还要美艳。

    “深夜寂寞,感君独居,月夜不寐,愿修燕好。”狐媚儿走进房间,笑语嫣然,脸上含羞带怯。

    孟凡看着飘进来的女子,有些入神。狐媚儿本来就是个古香古色的大美人,又在月色的照耀下,浑身像是沐浴着一层银辉,简直就像是下凡的仙女。胯下不由得一硬。

    但是在孟凡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凡小子,五年元阳不破的约定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没有修炼第二幅大帝观想图,体内的阳气勉强可以抵抗女帝的阴气。若是元阳被破,体内阴气盖过阳气,你就等着变人妖吧。”

    孟凡浑身一个寒颤,立刻惊醒,非常义正言辞的拒绝道:“狐媚儿姑娘,我这个人很传统的。家里还有未过门的妻子等着我呢。”

    狐媚儿站在月色里,微微侧头笑道:“修道之路漫长,何不寻些乐子。公子放心,小女子不是那种喜欢纠缠的妇人,明日我们依旧分别。多年后再相见,忆起今夜的姻缘,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孟凡苦笑连连,没想到狐媚儿这女子竟然如此开放,竟然想玩一夜情。可惜自己现在的身体不适合陪她玩,还不能被破了元阳,否则就惨了。

    他只好连连摇头:“我自幼多病多灾,身体阳气不足,怕是满足不了狐媚儿姑娘。”

    说简单点就是我肾虚,别来害我。

    狐媚儿反倒是掩嘴而笑,“只听男人说自己阳气过盛,还未曾见过有男人愿意承认自己阳气不足呢。”旋即脚步轻移,来到床边,一只手已经开始去脱自己的鞋袜了。

    “公子体格健壮,又是童阳之身,怎么会阳气不足。”

    孟凡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大喊道:“你不懂,我阳气早泄,干那种事不行的。”

    狐媚儿又扑向孟凡,笑语嫣然,“行不行,还需小女子亲自来断定,公子就从了小女子吧。”

    孟凡猛地一跳,想要躲过她,但没想到脚下竟然被一道白绸死死绑住,让他逃脱不开。

    “蛟龙绕体!”

    孟凡轻喝一声,两条腿迅速闪烁出蛟龙纹路。再一用力,直接把白绸扯断,逃掉了。同时朝着窗外大声呼喊道:“田兄救我,田兄救我!”

    狐媚儿轻吁一声,显然是没想到孟凡竟然能如此轻松地挣破白绸。

    “我已经在屋子周围布下了隔音阵法和限制阵法。公子你就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从了小女子吧。”

    又是数道白绸从狐媚儿的身后飞出,冲向孟凡,看样子是要把孟凡五花大绑。

    孟凡为了自己的清白哪能屈服,纯钧宝剑迅速出鞘,一道道浩然剑气冲出,将白绸斩断。

    狐媚儿眼中有流光闪烁,孟凡展现的实力越是强大,她心中便越是兴奋。

    她取出一面琵琶,手指挑抹,琵琶声幽咽,隐隐约约传到孟凡的耳中。曲声初为霓裳后六幺,感人至极。

    孟凡顿时便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好像就要晕过去一样。

    小狐狸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炸开,替他维持清醒。

    孟凡恢复了一丝清醒,心中立刻凛然起来,有人能将剑气藏于琴音之中,有人能将幻术藏于琴音之中,而有的人更加诡异,能够将剑气和幻术同时藏于琴音之中。让人听着优美的音乐,在美好的幻境之中被一剑一剑削去血肉。

    而狐媚儿的琵琶声与琴音相差无二,琵琶声声催人泪下,杀机暗藏。

    “公子,你若是再不从了小女子,小女子只好动真格了。”狐媚儿轻挑琵琶,笑着说道。

    孟凡知道她没有开玩笑,刚才她只在琵琶声中布下了幻术,还未动用攻击。若是幻术和剑气同时爆发,真的很难对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