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惹不起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惹不起

    所谓帝统家族,指的就是祖上曾经出过大帝以上的人物,而且至今尚有完整的大帝传承留下。大帝传承也有区别,有的大帝在死之前会给家族留下一件帝级武器或数件伪帝级武器,也有的大帝会选择给家族留下自己的精血、神气,还有的大帝会选择留下一副自己的画像或是塑像。

    前两者的家族往往经历数万年时间的流逝,便会逐渐衰弱于历史的长河之中,而最后一种的家族却能屹立数万年不倒,代代皆有才人出,与当时的天骄级、妖孽级人物共争大道。

    而大帝观想图就往往藏于大帝留下的画像或是塑像之中,需要家族子弟自己去体会,若是成功观想到大帝便会一步晋升为家族重点培养对象。

    这也就是为什么帝统家族会如此重视大帝观想图的原因。会对偷学自己家族大帝观想图的外姓之人进行疯狂地追杀。

    数万年来,经常能听到有哪位不要命的妖孽偷学了帝统家族的神通、法术,但几乎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偷学到帝统家族的大帝观想图。

    所以老妪会以为孟凡是哪个帝统家族外出历练的子弟。恐惧地逃跑,要知道大帝观想图可不仅仅有镇压自身气运和打磨修为的能力,更是具有恐怖的破坏力和威力。

    一副大帝观想图,便是一尊大帝,可想而知带给老妪的影响力有多大。

    更何况还是罕见的女帝,简直就是在心境和心灵上对老妪造成了天敌般的畏惧。

    老妪身受重伤,仓皇而逃,孟凡却不能停下来休息,他要趁今夜城主府大乱,城门口疏于防范逃出城去。

    拖着同样身受重伤的身躯,朝城门的方向狂奔而去。

    ......

    “站住!停下来接受检查。”城门口大部分的卫兵都被调去城主府,或搜捕孟凡,或拼命救火。

    留在城门口的仅有三四名懒散的卫兵,而且修为都不是很高,蕴灵境中期的样子。

    孟凡取出之前打败荀子卿得来的大明王枪,银枪挥舞,几招便将卫兵全部打倒。

    随后沉气提力,手上猛地将银枪朝城门刺出。

    只听见一道巨响。

    “轰!”

    巨大而坚固的城门就这样被孟凡一枪刺破。

    穿过城门,孟凡趁着夜色迅速朝着山林间逃去。

    ......

    几日之后,城主围剿韩家,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发现,铩羽而归。

    刚一回到震北城就看见有木匠、石匠在修补城门,眉头一皱,沉声问道:“最近城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守城门的卫兵听见城主问话,赶紧将这些天来城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禀答。

    “有人侮辱雪儿?还跑到城主府盗取财物,还一把火烧了库房?甚至连孤婆婆都被打成重伤?”城主震惊了,究竟是何方神圣敢如此放肆。

    “什么!最后还让他一枪刺破城门,跑了!”

    城主真的是气急败坏,弃了马,飞身飞向城主府而去。

    “究竟是怎么回事?”城主一回到府邸便看见库房已经被烧毁。

    “爹爹,库房里面的宝贝大都无事。”南宫雪看尽城主回归,带着哭腔说道。

    城主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一把火是破坏不了库房里的那些宝贝的。要知道里面可是有容纳了一整条母河的玻璃球和火威恐怖的九龙烘炉,还有无数件同样不惧怕寻常火焰的宝贝。

    “可是你的女儿却是受了奇耻大辱,还有婆婆她也身受重伤,现在还躺在床上不能起身。”南宫雪抽泣地说道。

    南宫雪不明白,那个看上去可能还没自己年龄大的小子是如何打伤孤婆婆的。

    “嗯,我明白了。这就去看看孤婆婆。”

    城主来到孤婆婆的房间,推门而入。

    躺在床上的孤婆婆看见城主归来,有些惊慌地说道:“请城主治老身的罪。”

    城主却是连连摇头,将她安抚下来,“孤婆婆说的什么话,你为了我城主府做出的贡献难道就如此廉价吗?不过是一座库房而已,哪怕就是再加上库房里所有的宝贝,我也不会怪你。”

    孤婆婆终于放下一口气,说道:“历年来从大山各部落收集来的兽皮、兽骨、草药、玉石、标本,都被那贼子偷走了。”

    城主云淡风轻地说道:“一些粗鄙之物而已,被偷了还能再补回来。明年继续加重大山各部落的赋税就是。”

    孤婆婆又说道:“还被偷走了无数件宝剑、宝刀、铠甲等修士级以下的武器。”

    城主眼角有些挑了挑,却还是故作轻松地说道:“身外之物而已,我再向家族讨要一些来就是。”

    孤婆婆又开口说道:“还有九龙烘炉也被那贼子偷走了。”

    城主忍不住大叫一声:“什么!”

    强行忍下愤怒,开口说道:“偷走就偷走吧,反正我也用不上它。”

    城主看孤婆婆欲言又止,猜她肯定还有什么没说,于是故意表现出大度的样子,“孤婆婆还有什么没说,不妨一起说出来吧。”

    孤婆婆有些胆颤地说道:“那半张地图也被偷走了。”

    “什么!”城主彻底震怒了。

    “地图被偷走了!”

    “老夫来到这处穷乡僻壤二十余年,就是为了地图中的大帝宝藏。眼看好不容易有了另外半张地图的踪迹,现在竟然被偷了!”

    城主花了好一会才平复愤怒的心情,有些冷冷地看向坐在床上的孤婆婆,开口说道:“孤婆婆,你将事情所有的经过都告知于我,所有细节都不要放过。包括那小贼长什么样,身材如何,大概有多大,你有没有怀疑对象等等。”

    孤婆婆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城主。

    “你怀疑他是帝统家族下来历练的子弟”城主听完孤婆婆所有的描述,有些震惊地望着她。

    “没错,老身亲眼所见,他掌握有帝统家族特有的大帝观想图,不会错。”老妪肯定道。

    “那你可知他施展的是哪一帝统家族的大帝观想图?”城主问道。

    “不知。他的大帝观想图是位佛光宝气的女帝,威力恐怖的很。”老妪回忆道。

    “女帝?掌握女帝观想图的帝统家族可不多啊。”城主思忖道。

    老妪看着陷入沉思的城主,有些试探性地说道:“城主,有句话老身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城主回过头来,看着孤婆婆。

    “帝统家族。”孤婆婆有些恐惧地说道。

    “我们惹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