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先礼后兵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先礼后兵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白衣女子厉声拒绝,紧接着挥了挥手,示意将此人拿下。

    女子带来的一小队人对孟凡露出了不善的神色,纷纷抽出腰间的武器。

    酒楼之中硝烟四起,战争一触即发。

    “万事好商量嘛。你看我也就一个人,难不成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不成。我们不如先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孟凡将那名手臂脱臼的男子放开,人畜无害地对白衣女子说道。

    然而白衣女子无动于衷。

    酒楼老板是个和蔼的中年人,也跑出来劝和,“是啊,南宫大小姐,善亦福所兮。人家小哥都已经认错了,你就大人有大量坐下来谈一谈吧。”

    城主以南宫为姓,所以她很有可能是城主的女儿。

    没想到南宫大小姐竟然一巴掌打过来,将酒楼老板打得吐血倒飞数十米远。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狗奴才,本小姐做事岂要你指指点点。”

    孟凡大惊,好霸道的南宫家,酒楼老板不过是劝了一句,她就要打要杀,大骂别人狗奴才。

    孟凡叹了一口气,“合着之前在大山里的态度都是装的?”

    南宫大小姐傲脸一扬,“是又如何?”

    “城主府的人一直都是这样作威作福吗?你们是坐厌了城主的位置,想要换人吗?”既然讲道理行不通,接下来孟凡就要动手了。

    就连圣人都说,先礼后兵真君子。

    你给别人面子,别人却不给你面子。既然你不仁那也别怪我不义,大家就都别要面子了。

    “哈哈,终于忍不住了吗。”南宫大小姐冷笑道,“我们城主府就是这么做事的,你能奈我何?”

    孟凡脸上扬起一丝冷淡的笑意,手放在桌上,端起一杯尚未饮尽的酒。

    手一扬,酒杯倾斜,杯中之酒倾洒而出。“哗啦”一声,直接泼在了南宫大小姐的脸上。

    人群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显然没有想到一个看似柔弱的少年竟然敢做出这等行为。要知道南宫大小姐可是城主的亲生女儿,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谁敢惹她。更别提将酒洒在她的脸上。

    “完了,这货要倒霉了,估计不死也得送掉半条命。最可怜的是酒楼老板要被牵连了,估计今天之后,酒楼又要重新装修一番。”众人看向南宫大小姐,又看向孟凡,在背后议论纷纷。

    南宫大小姐原本灵动美丽的大眼睛因为愤怒眯成一道了缝隙,露出一丝冰冷的恶毒之意,就像是毒蛇般。

    “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是谁?”她冷冷地问道,心中很希望看到对方在知道自己身份后,那种态度上的反差。

    “不就是城主之女南宫雪嘛。”孟凡很老实的点了点头。

    南宫雪很诧异地看着她,“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还敢来惹我。是嫌日子过得太长,活的不耐烦了吗?”

    “我实在不明白,像你这样的废物,是从哪里借来的勇气。当日害我被神禽追杀不够,今日还敢羞辱于我。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南宫雪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戏谑之意,就像猫捉老鼠的那种戏谑之意。

    众人震惊了,合着孟凡这货还不是第一次招惹南宫雪。

    “真不知道该说他是后生可畏,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招惹了南宫雪一次不够竟然还敢再惹第二次。”有人评论道。

    孟凡却是叹了一口气,同样是以“雪”为名,为什么一个温柔娴淑,一个却乖张蛮横。

    “叹气了,后悔了?”南宫雪冷冷一笑。

    孟凡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在其他人看来他这是找死,“我是叹,你这样泼辣蛮横的性格以后嫁不出去。”

    “你找死……”果然,南宫雪的面色立即变得阴沉起来,甚至带着几分狰狞。

    “给我打!不要打死了,我还要把他挂到城门上以儆效尤,让所有人都知道和我南宫雪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南宫雪冷冷的说道。

    她一发话,手下的人便没有了任何犹豫,抽刀拔剑,带着呼啸之音,朝着孟凡砍去。

    “哼,好威风的城主府。”孟凡冷哼一声,将手搭在腰间的宝剑之上,猛地一抽。

    三尺寒芒爆射而出,一股浩然剑气冲到所有人的面前,将他们硬生生逼退三步。

    不要小看这三步,一步便是一道心灵上的巨坎。他们每后退一步,在心灵上便会多畏惧孟凡一分。

    而他们连退三步,等于是已经低了孟凡三道坎。现在孟凡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是不可战胜般的存在。

    “叮、叮、叮”

    一阵武器掉落在地的声音传出,南宫雪带来的这些人未战先怯,失去了战士的尊严。

    “一群废物。”南宫雪恶狠狠地骂道。

    刚才她没有抽出武器,自然没有被浩然剑气所针对,所以能够安然无恙。

    而酒楼外的众人还未看清孟凡出招,便见城主府的战士丢盔弃甲,全无战意。

    “什么情况,平时蛮横霸道的城主府卫兵竟然未战先怯。”

    “对面那小子是什么来历,莫非是哪一个不出世的道统培养出来的关门弟子?”

    “快看,南宫雪怒了,准备自己出手。”

    众人纷纷望去,果然南宫雪如今气急败坏,挥舞着粉拳便捶了上去。

    虽说是粉拳,但没有一人敢小瞧南宫雪的这一拳。曾经有人仗着肉身强悍,硬挨南宫雪一拳,结果被一拳打断骨头,在床上躺了数月才恢复。

    不过他们预料当中的结果并没有发生,南宫雪的粉拳到半途就停了下来,当然不会是因为她突然心生怜悯,手下留情。而是因为她的拳头上覆盖了一张手掌,这张手掌将拳头牢牢抓住,似乎很轻松,任由南宫雪涨红了脸,拳头也无法再进一步。

    “你放手!”南宫雪怒哼道,从来没人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握住自己的手。即便是战斗中也没有过。

    孟凡却是冷哼一声,“看来还是要对你小施惩戒,好让你涨涨记性。”

    只见牢牢抓住南宫雪的手掌迅速攀升起一层密密麻麻的电芒。

    正是掌心雷。

    不过孟凡并未完全施展开来,只不过略施惩戒。若是在掌中将雷霆之力全部爆发,南宫雪这条手臂就要彻底废掉了。

    一层电芒通过南宫雪的手臂迅速传遍她的全身。只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南宫雪整个人便瘫软下来,跌坐在地上。

    “我爹不会放过你的。”即便是被孟凡击败,南宫雪也毫无悔改之意,恶狠狠地威胁道。

    孟凡见她仍旧毫无悔改之意,心中不免一冷。

    “真要我废你一条手臂不可吗?”

    ();